判囚40年 華裔重犯獄中多次自殺

World Journal (Washington DC) - - 紐約社區 - 記者劉大琪╱紐約報導

「我十幾歲一個人從中國來美,本想體驗各種味道,可現在卻只有一個苦的滋味。」華裔新移民來美後因缺乏對法律和文化的了解,又存在語言障礙,容易誤入歧途;有的最後不僅鎯鐺入獄,還揹負上長達數十年的刑期,被社會、朋友、甚至至親逐漸疏離和遺忘,失去生存的動力和勇氣,「在獄中自殺很多次。」

20多年前從福建偷渡到美國的張立勝(化名),來美不久便涉及團夥綁架案,雖然他沒親自實施「綁架」的行為,但最終仍被判重刑40年;至今他已服刑20年,接下來仍有20年的鐵窗人生要面對。因家人都在中國,自己也沒合法身分,入獄後張立勝一直希望美國政府能早些將他遞解回國,也請求早點被遣返,但法律規定必須坐滿40年才能遞解;20多年來父親曾專程從中國來美探望過他一次,但一想到自己出獄時已60幾歲,難再和父母見面,心中充滿絕望。在寫給基督教角聲佈道團的信中,張立勝這樣說:「我在美國沒有任何親人,以前的朋友也不聯繫了…父母年老之時,我本應該照顧他們,但卻在美國坐了牢,不孝讓我無法原諒自己,坐牢後自殺了很多次。」張立勝還說,坐牢讓他失去了一切,「包括我愛的女孩,以前的記憶像電影一樣在我腦海重複播放,我好累;我不是不堅強,而是要扛得太多,沒有人關心、沒有人講話,對家的思念讓我生不如死。」

另一位重刑犯陳琛(化名)雖未實施「強姦 」行為,但因同謀作案(aiding and abetting)犯下強姦罪,被判60年;他對法律缺乏了解,不懂同謀作案的嚴重程度,主謀認罪後十幾年便出獄,他卻因認為自己沒有強姦而拒絕認罪,以致一直無法獲釋出獄。起初陳琛也請過律師,但種種原因都未能成功,後來又錯過了上訴期;家人雖在美國,但面對外界的壓力和殘酷的現實漸漸沒了聯繫,「60年幾乎等於一生,應該就再也出不去了吧。」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