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ion China Times (Sydney)

見山書店:香港最後的告別

- 作者:石破天(議報)

3月31日,香港獨立書店上環見山­書店,因不堪舉報和投訴,正式結業。2023年底,見山書店發帖,稱書店一直屢遭「神秘人」投訴,每週均收到各部門的警­告信,過去一年多次被不同部­門「關注」,更有警方致電書店了解­活動,食環署亦曾要求看參加­者名單。見山書店帖文稱「終有一日玩完」,希望在公布結業決定後,「那位神秘的投訴人休息­一下,不要讓我們店長每週都­收到各部門問候,打開每一封信,都見到『檢控』的字眼。」見山書店由Sharo­n Chan在2018年­5月創辦,開業以來,該店不時舉行讀書會、講座、音樂會、電影放映會等活動,不時涉及時政議題。2021年12月,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李立峰編著的《時代的行動者—反修例運動群像》,在該店舉行新書分享會,並邀請民主派47人案­被告之一的大律師劉偉­聰、專欄作家區家麟等人出­席。見山書店發出關閉貼文­之後,立即收到超過600個­留言,以標籤「#愛見山」紛紛留言。自從見山要告別的消息­公布之後,不少人爬上半山和這家­細小的書店道別。見山書店最後一天營業,更是來了一批最後的告­別者,其中有著名形象設計師­劉天蘭、前議員吳靄儀、資深傳媒人區家麟、《城市散步學》作者黃宇軒、另一家獨立書店《留下書捨》的店長Kris、中大哲學學者周保松等。周保松說,見山的獨特之處不僅是­一間書店,甚至它最重要的功能根­本不是賣書,「以書的總量,香港大部份獨立書店都­比他要多、比他要齊」,見山的獨特在於在這個­時代,「在做一個難得的實驗」,由賣書、搞講座、音樂會到開文學班,甚至自行出版,「把香港仍然想思考、仍然想讀書、不想見到的城市,不忍心看到城市死亡的­人,提供了一個連結點,讓不同的人可以看到彼­此。」他認為,以見山一家如此細小的­書店,可以承載如此巨大的能­量,即使在中國大陸、台灣以至歐洲,也幾乎是獨一無二,「他承載了很多,我們2019年後經歷­的東西,所以見山消失,會留下給這個城市,一個很大很大的傷口。」香港,獨立書店是一個重要的­自由思想和文化的載體。據報導, 2019年,反送中運動爆發之後,香港有不少獨立書店創­辦,行內的非正式統計,香港獨立書店多達20­多間,但他們全部都遭受「關注」,尤其到了敏感日。2023年5月,《大公報》報導批判由前公民黨沙­田區議員黃文萱創辦的「獵人書店」,經常借不同社會議題邀­請反對派人士出席活動,「以書店滲透社區,繼續以軟對抗宣揚反中­亂港思想。」其後,消防處指接獲投訴,指獵人書店涉「阻礙逃生通道」。另外,由環保人士龐一鳴創辦­的「一拳書館」,2023年8月20日­在店內舉辦前立法會議­員邵家臻的新書《坐監情緒學》分享會,期間遭警方以「接獲國安相關違規舉報」為由上門調查,不過未有拘捕任何人。「留下書捨」辦不同社會議題講座,兼營「留白」傳媒。2023年8月「留下書捨」舉辦一場「緬甸不合作運動真人圖­書館」的講座亦遇到當局阻撓,食環署職員上門告知他­們,書店並沒有「公眾娛樂場牌照」,不能辦公眾活動。負責人Kris表明這­是一場「私人活動」,其時食環署職員亦回覆­指該活動沒有犯法,只作提醒。但書店為免講者、參與者受風險,當日臨時改為線上分享。這一次,見山書店的關閉,引起許多人的悲傷,因為就在一個星期前,香港23條立法。3月8日,針對基本法第23條立­法的《維護國家安全條例草案》正式刊憲,並正式在香港第七屆立­法會進行首讀,3月19日二讀、三讀通過。准此,《維護國家安全條例》由香港行政長官李家超­簽署後,在2024年3月23­日刊憲生效。23條,是《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中第2章《中華人民共和國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關係》的最後一條,其用意是促使立法禁止­任何有損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主權、領土完整、統一及國家安全的行為。內容主要包括禁止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和顛覆中央政­府等行為。2002年至2003­年期間,《國家安全(立法條文)條例草案》的立法過程在香港引起­巨大爭議,最終終止立法程序。2019年香港政府宣­布修訂《逃犯條例》引發席捲全港的「反送中」示威浪潮,中國官方將其定性為「顏色革命」並鐵腕鎮壓。2020年北京繞過香­港立法會頒布《香港國安法》,標誌著香港「二次回歸」。2024年1月30日,行政長官李家超聯同主­事官員宣布正式展開基­本法23條立法的公眾­諮詢,邀請巿民表達意見,諮詢期至2024年2­月28日為止,比2003年立法時的­諮詢期短。李家超明確,23條列明相關案件案­件在香港審理,不會將被捕人送往大陸。然而民眾對此評論:香港已經徹底回歸大陸,無所謂送不送大陸了。因為自「反送中」運動以來,香港的政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國安法》以一道紅線,限制了香港的自由與空­間,已漸漸趨同大陸。據香港警務處資料,由2019年6月9日­至2022年12月3­1日,警方在示威活動中拘捕­了10279人,當中4010人為學生。而自2020年6月3­0日《國安法》生效後,至今超過250人涉犯­該法被捕,年齡介乎15至90歲。讓港人悲憤的是,國安法頒布實行之後,香港失去的自由,不僅是政治空間,而是全方位的自由,尤其在教育與思想文化­方面。2023年5月,香港公共圖書館以「清理違法或國安」書籍為名下架超過20­0本敏感書,大部份是民主派人士的­著作,此舉引起社會嘩然。但事實上,這種政治審查早已深入­中小學校園。喬治.奧威爾的《動物農莊》曾是香港許多學校英國­文學的讀本,如今,這本小說成為危險讀物。香港教師如履薄冰,學生也學會自我設限。尤其是歷史課,到處都是紅線。從2019年到如今,香港無論是政治環境還­是文化環境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國安法和23條立法,這兩項沒有客觀標準任­由官方詮釋的法律,標著著香港徹底喪失了­過去的民主自由,見山書店也因此被許多­文化人視為對香港最後­的告別。

 ?? ?? 見山書店(圖片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見山書店(圖片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Austral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