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运动前驱黄遵宪

Shici - - CONTENTS - 梅章炯

黄遵宪(1848—1905 年),字公度,别号人境庐主人。生于广东山歌之乡嘉应州(今梅县)。从小就受到了文学熏陶。10岁时的一天,塾师要小遵宪做诗,题目为“一览众山小”,他略加思索,挥笔写道“:天下犹为小,何论眼底山。”气度恢宏,笔力遒劲,其旧学根底之深,于此可见一斑。

1876 年黄遵宪中举;翌年,因同乡、新任驻日公使何如璋的推荐,被任为驻日公使馆参赞。那时日本经过明治维新,正在迅速崛起。对此,黄遵宪十分倾慕。在日本,他考察当地社会情况、政治措施、阅读西方启蒙思想家卢梭、孟德斯鸠等的著作,逐渐萌发了维新思想。他期盼祖国也能像日本那样通过维新达到独立、富强。他还著《日本国志》,书中着重叙述了日本明治维新后的改革及其成效。他不无担忧地指出“:日本维新之效成则霸,而且先受其冲者为吾中国。”书成之日,他感慨万千地写下《书成志感》诗: 湖海归来气未除,忧天热血几时摅。千秋鉴借吾妻镜,四壁图悬人境庐。 《吾妻镜》是日本的一部编年体史书。“千秋鉴”即《千秋金鉴录》,是唐代张九龄为唐玄宗编的历史故事十 章。很明显,黄遵宪写《日本国志》,目的就是要把日本明维新的历史作为中国变法图强的借鉴。

后来,黄遵宪又调任过驻美国、英国和新加坡的外交官,在海外工作近二十年。

1896 年秋,黄遵宪奉诏入京,被光绪帝破格召见。光绪帝问他“:西方各国为什么胜过中国?”他答道:“原因在于变法。”(见《人境庐诗草》卷九)黄遵宪热望光绪帝厉行变法,使国家富强起来。

中国诗歌的传统讲究“赋诗言志”,黄遵宪正是遵循这一传统,把他的政治理想———维新变法熔铸于诗歌之中的。他在《杂感》诗中写道:

……俗儒好尊古,日日故纸研。六经字所无,不敢入诗篇。古人弃糟粕,见之口流涎。沿司甘剽盗,妄造丛罪愆。……我手写我口,古岂能拘牵。即今流俗语,我若登简编。五千年后人,惊为古斓斑。

诗中反映出,黄遵宪鄙薄世俗儒埋头于故纸堆,垂涎于古人糟粕,把前人的创作视为不可企及的规范,剽窃模拟,拾人唾余,完全扼杀自己创作力的做法。他表示,写诗应写自己的思想,不受古人拘牵束缚;应以“流俗语”入诗成书,这会使几千年后的人,也惊叹为文采浓丽的佳作。他的这些见解是十分可贵的。

中日战争时期,黄遵宪写的《悲平壤》、《哀旅顺》、《哭威海》、《马关纪事》、《台湾行》等诗作,深刻揭露了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罪行,无情鞭挞清政府及其高 官,热情讴歌了左宝贵、邓世昌等爱国将领的英雄业绩。他在《台湾行》一诗中写道: 城头逢逢雷大鼓,苍天苍天泪如雨。倭奴竞割台湾去!当初版图入天府。天威远及日出处,我高我曾我祖父。艾杀(割除)蓬蒿来此土,……

成败利钝非所睹,人人效死誓死拒。万众一心谁敢侮,一声拔剑起擎柱。

1898年,黄遵宪因参与新政而被罢逐家居后,仿效鸦片战争时爱国诗人龚自珍辞官南归写《己亥杂诗》的做法,也写了《己亥杂诗》。诗中表达他坚信变法主张一定能实现的心情: 滔滔海水日趋东,万法从新要大同。后二十年言定验,手书心史井函中。

1900年八国联军侵略中国。黄遵宪写了《七月二十一日外国联军入犯京师》、《聂将军歌》等大量诗作,揭露帝国主义的暴行,歌颂爱国将领和人民群众的抵抗斗争,也抒发了自己忧国忧民的深情。他在《夜起》诗中写道: 千声檐铁百淋泠,雨横风狂暂一停。正望鸡鸣天下白,又惊鹅击海东青。沉阴曀曀何多日,残月晖晖尚几星。斗室苍茫吾独立,万家酣梦几人醒。

黄遵宪不但写诗,而且提出了改革诗歌的主张。认为在学习诗歌的基础上“,欲弃去古人之糟粕,而不为古人所束缚”(见《人镜庐诗草序》)。诗歌要反映现实,为现实服务。形式上不拘泥于格律,语言上应博采群经史书,直至方言俗谚。他的主张和实践,对当时以至五四时期的诗歌运动,具有先驱的作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