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加壳应用的Android非侵入式重打包方法研究

ACTA Scientiarum Naturalium Universitatis Pekinensis - - CONTENTS -

黎桐辛1 韩心慧1,† 简容1,2 肖建国1 1. 北京大学计算机科学技术研究所, 北京 100871; 2.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 北京 100083; † 通信作者, E-mail: [email protected]

摘要 通过分析 Android的应用特点, 提出一种新的 Android重打包方法。该方法可以在不反编译、不修改原有应用代码的基础上, 实现对 Android应用的重打包, 并支持主流加壳工具。该方法利用多种新的代码注入技术, 引入额外代码; 加载Hook框架, 提供代码修改能力; 最后动态修改应用行为, 实现应用重打包。实现了原型框架, 并通过实验, 验证了该框架在多个Android系统版本及多个加壳服务上的有效性。既证明了现有加壳技术的缺陷, 又可以用于对Android应用的动态调试、防御功能部署以及应用修改等。关键词 Android; 重打包; 非侵入式; 加壳中图分类号 TP317

随着移动生态的不断发展, 移动互联网与百姓日常生活的关系愈发紧密, 移动安全也更加重要,相关技术不断涌现。因 Android 的开放性与绝对的市场份额, 其安全受到广泛关注。2017 年第一季度, Android 的市场份额达到 85%[1], 成为市场主流。同时 Android 生态中的安全威胁也在不断发展,据报道, 2016 年累计截获 Android 病毒 1403.3 万[2]。

保障 Android安全的一个重要技术是应用重打

包技术, 该技术可以修改已有应用的代码与逻辑。由于apktool[3]等开源工具的存在, Android 上重打包变得十分容易。

重打包技术广泛应用于防御中。例如, Autopatchdroid利用重打包技术来修补漏洞[4]; Aurasium通过重打包技术来部署规则, 实现用户态的沙箱[5]; Droidmonitor 通过重打包技术插入监控代码,进行动态分析[6]。但是, 重打包也能用于破解应用

和插入广告, 甚至注入恶意代码。2011 年, 21 款感染 Droiddream 的恶意应用出现在官方电子市场,一些应用就是由其他应用重打包, 注入恶意代码而来[7]。重打包恶意应用泛滥的一个原因在于 Android生态中有大量第三方电子市场, 但这些电子市场的监管不严格。

近年来, 为了对抗反编译及重打包, 出现 Android混淆、抗反编译[8]以及加壳等技术, 其中加壳技术最具影响力, 且效果最佳。常见的加壳流程是将原有代码加密, 在应用运行过程中将其还原。由于反编译后无法看到原有应用代码, 仅可见壳部分代码, 且修改壳代码易引发异常, 因此, 加壳技术可以有效地阻止重打包。

目前, 已有大量应用使用加壳技术来保护其应用代码的安全。例如, 梆梆安全已服务于超过 70万应用[9]。但是, 对于现有加壳技术对抗重打包是否存在缺陷还留有疑问。加壳技术虽然保护了应用, 但也增加了应用分析、病毒分析和防御策略部署等的难度。例如, Duan 等[10]收集了 9 万左右恶意应用, 其中 13.89%的恶意应用利用加壳服务来对抗分析。

面对加壳应用, 典型的重打包思路是先脱壳,然后使用传统方式修改代码, 实现重打包。这种方法的局限在于, 需要用正确的脱壳技术, 提取出原有代码, 并能修复脱壳后的代码, 从而保证应用能够正常运行。另外, 反射、动态加载等代码操作也会影响传统重打包的效果。

针对这种情况, 本文提出一种新的支持加壳应用的重打包方法。该方法在不反编译、不修改原有应用代码的基础上, 通过注入额外代码, 引入Hook框架, 然后利用 Hook 相关函数修改应用行为, 实现非侵入式的应用重打包。该方法能在不脱壳的情况下, 对 Android加壳应用进行重打包。通过分层设计, 提高了可扩展性。此方法可以用于动态分析、防御策略部署、应用修改等。本文在多款主流应用及加壳系统上进行测试, 证明此方法的有效性以及加壳程序在防重打包上的不足。

1 相关背景与研究1.1 Android 应用结构

Android 应用是一个以 apk 为后缀名的 zip 压缩包, 其中包含 Androidmanifest.xml、代码文件、签名信息和资源文件。

1) Androidmanifest.xml 是应用的整体描述性文件, 定义包名、权限、应用组件和代码入口等。一个 Android 程序可以在 Androidmanifest 文件的<application>标签中指定一个 Application 的子类作为应用的入口, 在应用启动时, 该类会被首先实例化并执行。因此, 可以将该类认为是应用的入口。

2) 代码文件包括 dex 文件和 so 文件。Dex 文件是由 Java语言编译而成, 包含 Dalvik字节码。so文件通常由 c/c++编译而成, 以ELF文件的形式存在,包含与处理器指令集相关的二进制代码。

3) 签名信息记录 zip 压缩包内各文件的哈希值, 并由开发者的私钥进行签名。利用工具, 可以验证应用的开发者信息。开发者也可以通过相关API 验证签名是否改变, 得知应用是否被修改。

4) 资源文件保存在 resource.asrc、res 目录及assets 目录下, 包括 xml 布局文件、字符串信息、图片和原始文件等。一部分加壳系统将壳的so 代码和加密后的 dex 文件放在 assets 目录下, 应用启动时动态加载并还原。

Android 应用执行时, 其进程由 Zogyte 系统进程复制而来, 加载了 libc.so 等动态链接库、系统framework 代码以及 Java 执行环境。在 Android 4.4及以下版本, Java 执行环境是 Dalvik 虚拟机, 解释执行 dex 文件中的 Dalvik 字节码。从 Android 5.0开始, Java 执行环境变为 ART 运行时, 会将 dex 文件首先编译成 oat 文件, 即从 Dalvik 字节码预编译为二进制指令。

Dalvik 虚拟机与 ART 运行时的一个区别在于是否支持多个 dex 文件: Dalvik 虚拟机不支持多个dex, 需要利用 Multidex 库, 将其他 dex 动态加载至内存中; ART 运行时支持多个 dex, 能够将多个 dex 文件一起编译, 生成 oat 文件。

1.2 Android 重打包技术

由于 Android 应用大多以 Java 代码编写主要逻辑, 因此修改由 Java 代码生成的 dex 文件是Android重打包的关键。Baksmali/smali[11]和apktool[3]等工具可以方便地将 dex 文件反编译为文本格式保存的 Smali 代码。Smali 代码是 Dalvik 字节码的可读反编译表示, 与 Dalvik 字节码具有良好的对应关系。同时, 每一个 Smali 文件对应一个 Java 类, 定位和修改代码十分方便。利用 Baksmali/smali 以及apktool 还能将修改后的 Smali 文件编译为 dex。应用的重打包流程通常为: 1) 利用 Baksmali/smali 或

apktool, 将 dex 反编译为 Smali 文件; 2) 修改 Smali文件; 3) 编译生成 dex 和 apk; 4) 对 apk 进行重新签名。

此外, 重打包还可以修改资源文件, 常见的方法是利用 apktool 工具, 反编译 apk 文件, 然后替换或修改其中的 xml 文件和图片等, 再重新编译成apk 并重签名。

1.3 Android 加壳技术

目前最常见的加壳方式为内存加密壳, 其基本原理是对原有 dex 进行加密和拆分, 保护应用的原始代码无法被反编译和修改。在应用运行中,对 dex 进行还原, 让应用可以正常运行。多数情况下, 加壳后的应用会引入一个新的 Application 子类作为应用的入口, 确保壳代码作为应用的入口。然后, Application 子类调用壳的 so 代码, 在 native 层实现 dex 的还原。

加壳后, 应用的 Androidmanifest 文件与原有文件在应用入口和组件方面会出现差异。因此, 脱壳后需要修复 Androidmanifest 文件。此外, 壳可能有许多防御特性, 如反调试、多层次加密、完整验证和签名验证等。部分壳还将原有Dalvik 代码直接转换为二进制的指令, 或者破坏 dex 的结构,即使脱壳后也无法直接运行。因此, 脱壳后需要对dex 文件做进一步的修复。

1.4 Android 脱壳相关研究

针对 Android 通用脱壳技术, 目前已有许多研究。DROIDUNPACK 通过修改 qemu 模拟器, 在应用执行过程中, 分析指令执行与内存操作, 提取解密后的代码[10]。Kisskiss 通过 ptrace 操作, 搜索并

[12] dump 内存中的 dex 文件 。Dexhunter 通过修改Dalvik 虚拟机和ART运行时, 在解密后的 dex 加载至内存时还原 dex, 并写入磁盘[13]。Appspear 选取合适的时机(如 Mainactivity 启动后), 提取内存中的 Dalvik 数据结构(Dalvik Data Strut), 重构 dex文件[14]。

然而, 随着加壳技术的发展, 部分通用脱壳技术已无法对某些壳进行处理[10], 如 Dexhunter 和Kisskiss。一些脱壳技术如 DROIDUNPACK 只能还原部分代码, 不能 dump 完整的 dex。因此, 先脱壳再重打包这种思路可能面临手工脱壳、脱壳失败、脱壳不完整以及 dex 需要修复等情况, 不能作为一种通用的方法。本文提出的重打包方案无需脱壳, 克服了上述缺陷。

同时, 现有通用脱壳技术虽然存在缺陷, 但可以还原部分应用代码, 如 DROIDUNPACK。这可以用于分析应用待修改函数, 然后利用本文提出的方法进行重打包, 并修改应用逻辑。

1.5 Android 重打包相关研究

在 Android 重打包方面, 目前的研究集中于Android 重打包技术、检测 Android 重打包以及基于重打包进行应用的修补和防御等。

Apktool[3]和 Smali/baksmali[11]是用得最多的重打包工具。Freemarket 将 dex 转为 Java 字节码, 并修改原逻辑[15]。Codeinspect 支持基于 Jimple 语法修改原有应用[16]。但是, 这些工具都无法处理加壳应用, 而本文提出的方法可以重打包加壳应用。

许多研究利用重打包技术, 实现对应用的修改,用于防御保护或动态分析。I-ARM-DROID[17]、Droidlogger[18]和 Droiddolphin[19]等技术利用重打包技术插入分析代码, 记录应用行为, 用于恶意行为检测等。Xu 等[5]、Chen 等[20]、Davis 等[21]以及李宇翔等[22]利用重打包技术向应用内插入代码, 用

[23] [4]于策略检查以及访问控制。You 等 、Xie 等 以及 Azim等[24]的研究利用重打包进行 Bug及漏洞的修补。

许多研究关注对 Android 重打包的检测, 如Droidmoss[25]、Juxapp[26]、Wukong[27]和 Andarwin[28]等利用不同方法的代码相似性, 检查 Android 应用重打包。此外, Droideagle[29]、View-droid[30]以及Resdroid[31]等也利用 UI相似性进行重打包检测。

2 方法设计

本文的初衷是设计一种新的重打包方法, 并且支持主流加壳服务加固后的应用。其中存在许多挑战: 一方面, 一旦加壳, 应用的原始代码会被拆分、加密等多种方式保护, 在执行过程中被修复和执行, 因此依靠反编译再修改代码的传统重打包思路不再可行; 另一方面, 脱壳、修改代码再重打包,看似直观可行, 但却依赖于能够完整正确地脱壳,并且修复原有应用。事实上, 即使能够脱壳也需要额外处理如下情况。

1) 大多数壳会修改应用入口, 额外添加其他组件, 在脱壳后需要区分原有代码和壳代码, 并修复Androidmanifest 文件中的相关内容。

2)许多壳对原始代码实现多层次的解密流程[10],一次脱壳也许无法完整地获取所有原始代码, 增加

了脱壳的难度。

3) 部分壳(如 360 加固)还将 dex 中的函数抽出,用 native 代码实现, 脱壳后还需将相关函数修复后才能重打包。

因此, 脱壳后再重打包是一项复杂且不通用的方案。本文考虑用不脱壳的方式对应用进行重打包。不脱壳, 就意味着无法对原始代码直接进行静态修改, 只能通过动态的方式修改应用。同时, 重打包意味着注入额外代码至应用中, 但应用的原始代码已被保护, 壳引入的代码也可能存在复杂的保护机制。如何注入额外代码成为关键问题。

2.1 方法原则

在重打包方法设计中, 我们采用如下的原则。1) 非侵入式与最小化修改原则: 重打包应用时,不反编译修改原有的代码, 即不破坏原有 dex 与 so文件, 而采取动态的方式修改应用逻辑。在该原则下, 重打包后的应用能尽可能地保持原有代码, 保障重打包后应用的正确执行。

2) 分层化与低耦合原则: 进行分层设计, 使不同模块完成不同的功能; 同时降低不同层次间的依赖性, 允许模块采取不同的技术或方案完成相同的功能。

2.2 总体设计

根据上述原则, 本文设计的重打包方法不反编译、不修改原有应用代码, 而是通过注入额外代码,动态地修改应用行为。该方法不仅支持主流的加壳服务, 由于未对原有应用代码进行修改, 还能绕过其他反编译对抗技术, 如基于 apktool bug 的反编译对抗措施。

本文重打包方法的总体架构包含 3 个层次: 代码注入层、Hook 框架层与重打包插件层, 如图1所示。

2.2.1 代码注入层

代码注入层是重打包方法的难点与基础。该层 能将额外的代码静态地注入应用中, 待执行应用时,在进程空间内动态地修改应用行为。代码注入的整体方法是修改 Androidmanifest 文件, 同时添加额外的dex或 so文件, 使得执行应用时既执行原有的代码(包括原应用代码和壳代码), 又能运行新注入的用于动态行为修改的代码。该层的设计遵循非侵入式与最小化修改原则,不破坏原有的dex与so文件, 仅修改Androidmanifest文件。本文共设计 4 种代码注入的方式, 以便支持不同的场景。由于方法的设计考虑了分层化与低耦合原则, 所以不同的代码注入方式不会对其他层的实现产生影响。同时, 为了避免代码注入层依赖Hook 框架层, 代码注入层会直接利用 Java 原生API, 绕过部分壳对应用的完整性检测。

2.2.2 Hook 框架层

Hook框架层提供动态修改代码的能力。在代码注入后, 加载 Hook 框架层, 允许上层根据需求修改应用行为, 从而实现重打包。目前已有许多开源 Hook 框架或热补丁框架, 本文选取其中一种框架用于实现 Hook 框架层。

为了遵循分层化与低耦合原则, Hook 框架层会提供一套接口, 供重打包插件层使用。接口屏蔽了内部实现的细节, 允许未来更换其他 Hook 或热补丁框架, 以便兼容新版本的 Android 系统或提供更稳定的代码修改能力。

Hook 框架层的代码作为额外的 dex 和 so 重打包至应用的资源目录下, 当代码注入层添加的代码启动后, 可以动态地加载 Hook 框架层。这样能降低 Hook 框架层与代码注入层的耦合性。同时, 也可以动态地更新, 从网络下载新版本的 Hook 框架层来兼容新的设备和系统。代码注入层添加的代码可以在任意时刻加载Hook 框架层, 但最好的时机是原应用 Application初始化之后, 原应用主 Activity 启动之前。此时,壳代码已完成对应用代码的部分还原, 允许 Hook框架根据重打包层的插件寻找待 Hook 的对象; 同时, 相关逻辑和原应用的主要逻辑还未被触发。

2.2.3 重打包插件层

重打包插件层是开发者利用 Hook 框架层的API, 根据需求开发插件, 实现对应用行为的具体修改。开发者不仅可以Hook应用内部的API, 还可以Hook系统API。

由于采用分层化的设计, 虽然代码注入的方式

在重打包后已经固定, 但 Hook框架层和重打包插件层均可以实现动态更新, 以兼容新的设备以及增加新的功能。

2.3 使用方式与方法优势

为了使用本文的方法进行应用重打包, 开发者需要明确待 Hook 的函数, 然后根据Hook框架层提供的 API, 编写重打包插件。分析过程中, 寻找需 Hook的函数可以有以下几种方式。

1) 利用动态 Trace 的方式分析程序, 了解内部的函数名。

2) 在动态调试环境下(如 xposed, frida 和 android jdb)遍历和搜索类名、函数名。

3) 进行不完善的脱壳操作, 然后分析dex。由于只用于静态分析, 所获取的dex可以是只包含部分代码的 dex, 也可以是有函数被隐藏在 native 代码中的dex, 无需考虑修复dex。

4) 直接 Hook 系统中的 Framework API, 避免分析应用代码。这是一种更通用的做法, 在针对应用添加防御策略时, 也推荐采用此方式。

确定需要 Hook 的函数后, 根据 Hook 框架层接口, 使用高层语言(如 Java)就可以开发属于自己的插件, 修改程序逻辑。

从上述方法设计与使用方式可以看出, 该框架具有以下优势。

1) 降低了重打包过程中对脱壳的依赖, 开发者可以选择不完善的脱壳方式, 也无需考虑修复脱壳后的应用。甚至开发者可以避免脱壳, 只通过动态分析或是 Hook Framework API。

2) 以 Java 等高层语言编写重打包插件, 无需像传统方式一样, 用 Smali 语法修改程序逻辑。

3) 支持反射、动态加载等操作, 这些操作传统重打包静态修改程序代码难以完成。

4) 具备对 VMP 壳的支持。由于框架不要求脱壳, 且可以直接 Hook Framework API, 因此也支持对使用 VMP壳保护的应用进行重打包。

3方法实现3.1术语约定

为方便后续论述的准确与简洁, 我们做如下术语约定: 1) 壳 dex/壳 so, 指由加壳引入的dex/so 文件; 2) 原应用dex/原应用 so, 指加壳前的 dex/so 文件; 3) 框架 dex/框架 so, 指由重打包框架引入的dex/so 文件; 4) 框架 Application/壳 Application/原应

用 Application, 指在 Androidmanifest Application 标签中指定的 Application 类名, 分别由框架/壳/原应用中的 dex 引入。

3.2 代码注入层的4种实现方式

为了不破坏原有 dex 和 so 文件, 代码注入时,只能考虑注入新的 dex 或 so(即框架 dex/so), 其中的关键在于既能够让应用正常运行, 又能运行新的dex 或 so。我们设计了 4 种代码注入方式, 其中两种用于注入 dex 文件, 包括模拟壳机制以及利用Multidex 机制; 另两种用于注入 so 文件, 包括 so的代理以及利用 Native Activity 机制。

本文均以加壳后的应用为例, 介绍 4 种代码注入方式。这 4种方案也适用于非加壳应用。

3.2.1 模拟壳机制

内存加密壳的典型流程是将原应用dex进行加密拆分, 插入壳 dex 和壳 so。壳 Application 作为应用入口, 在运行过程中还原原应用dex, 并正常执行。可以看到, 如果不考虑对原应用dex的加密拆分操作, 其流程正是我们期望的插入dex文件的一种方法。因此, 可以模拟壳的机制, 实现 dex 的插入。

在 Androidmanifest 文件中, 加壳后应用的 Application通常会被替换为壳 Application 来作为应用入口, 确保壳 dex 首先执行。因此, 模拟壳机制就是将框架 dex 作为应用的主 dex(classes.dex)修改 Androidmanifest文件, 将应用入口指向框架 Application。

然而, 壳 dex 以及原应用 dex 中都可能存在自己的 Application 子类, 是壳的入口以及原应用的入口, 需要在应用启动时被调用。在未插入框架 dex前, 壳 Application 首先被实例化, 然后还原原应用dex, 实例化原应用 Application, 模拟 Framework 调用 Application 类的相关函数(如 attachbasecontext函数)。

此外, Android 还提供API来获取 Application 的引用(如 Context.getapplicationcontext), 应用空间内的默认 classloader 也指向壳dex。因此壳代码还会将对 Application 的全局引用修改为原应用 Application,将 classloader 的全局引用修改为指向应用dex的 classloader。

因此, 在模拟壳机制的方案中, 除插入框架dex 作为主 dex 以及修改 Androidmanifest 将应用入口指向框架 Application 外, 框架 dex 也需要模拟壳

dex 完成相关操作。重打包步骤如下。1) 生成框架 dex。2) 移动 classes.dex(壳 dex), 将框架 dex 重命名为 classes.dex。3) 修改 Androidmanifest.xml, 将应用入口指向框架 Application。4) 应用重新签名。应用启动后, 框架 dex 完成如下操作。1) 加载壳 dex。2) 实例化壳 Application。3) 将对 Application的全局引用替换为对壳Application的引用。

4) 将 classloader 替换为指向壳 dex 的 classloader。

5) 模拟 Framework 调用壳 Application 的相关函数。

与后续方案相比, 此方案更加复杂, 且容易与壳本身的行为相冲突。但是, 该方案没有 Android版本要求, 且由于模拟了加壳的原理, 对非加壳程序的适用性好。

3.2.2 对 Multidex 机制的利用

对于 Android 4.4 及以下版本, Android 系统只支持一个应用包含一个dex, 即 classes.dex。然而,一个 dex只能包含 65535 个函数, 限制了 Android应用的大小。对此, Google 提出一种解决方案,即 android-support-multidex.jar。开发者需要引入该 jar, 并使 Application 继承 Multidexapplication 或在 Application 初始化时调用 Multidex.install API。对于 Android 5.0 及以上版本, Android 系统原生支持多个dex。在 ART 运行时转换 apk 至 oat 的过程中, 所有的 dex (classes.dex, classes2.dex….)会被转换至同一个 oat 文件中。

对于 Android 5.0 以后的系统, 利用 Multidex机制, 可以采用一种更简单的方法, 插入 dex 至应用中。具体步骤如下。

1) 生成一个 Application 类(框架 Application),继承 Androidmanifest 中声明的 Application (如壳Application), 重写 attachbasecontext 函数, 实现自己的功能, 并调用父类的 attachbasecontext 函数。

2) 生成框架 dex, 将 dex 重命名为 classes (N+1). dex (N为应用中的dex数量), 然后插入原有应用。

3) 修改 Androidmanifest 文件, 将 Application 设 置为框架 Application。4) 对 APK 进行重新签名。此方案的优点在于框架 Application 类继承了壳 Application, 而非重新加载壳 dex, 并实例化壳Application。这是模拟壳机制无法完成的, 因为框架 dex 加载先于壳 dex, 若存在继承, 将出现异常Classnotfoundexception。在 Multidex 机制中, 框架 dex 和壳 dex的加载则是同时进行的。Framework在回调框架 Application 时, 相当于回调了壳Application。其他操作, 如对 Application 全局引用的处理及对 classloader 全局引用的处理, 都由壳Application 完成。

此方案既简单, 又对壳的兼容性好, 缺点是只支持 Android 5.0 以后的系统。但是, 根据 Android官网统计, 目前 Android 4.4 及以下版本仅占 20%的市场份额, 未来比例将更低[32]。

3.2.3 so 代理机制

除直接注入 dex 文件外, 还可以直接注入so文件。因为壳通常需要直接操作内存, 并保护原应用 dex的还原过程, 所以壳的许多逻辑都在so 文件中实现。未加壳应用经常也包含so文件, 用于保护某些操作或提高效率。

与传统的二进制程序不同, Android 上 so 对Java 层提供接口并不是通过导出函数表来实现, 而是通过 JNI 实现。Android 提供了 registernative 接口, 实现了 Java JNI 接口到 so 中 JNI函数的映射。因此, 一个 so文件即使被重命名, 只要加载成功,其 JNI 接口仍可以正确地在系统中注册。当 so 文件被加载时, Jni_onload 函数将被调用, 这个函数适合调用 API 来注册 JNI 函数。同时, so 的 JNI 函数还可以通过反射, 调用 Java 的 API。

因此, 我们设计了一种基于 so 代理的方案, 实现 so 文件的注入。具体地, 假设待替换的壳 so 名为 lib.so, 则将框架 so 重命名为 lib.so, 将壳 so 重命名为 lib-rename.so。框架 so 会在 Jni_onload 中利用反射机制, 通过 Java API 再次加载壳 so (librename.so)。so代理方案的步骤如下。

1) 生成一个so, 在 Jni_onload中利用Java API加载 lib-rename.so。2) 将 APK 中的壳 so 重命名为 lib-rename. so。3) 将框架 so 重命名为 lib.so (壳 so 的原名), 并放入 APK 中。

4) 对 APK 进行重新签名。

此方案的优点在于无 Android 版本要求, 兼容性好, 缺点是依赖 so 的存在。对于加壳应用, 由于常见壳均包含 so, 且 so 的加载时刻早, 所以此缺点对加壳应用无影响。对于非加壳应用, so 可能不存在或加载时刻晚, 需要根据不同的应用而定。

3.2.4 Native Activity 机制

Android 应用可以在 Androidmanifest 文件中声明一个 Activity 是 Native Activity, 并指明对应的so。当 Activity 需要启动时, Android Framework 会加载 so, 并运行相关代码来展示 UI 界面。

在 so 代理方案中, 框架 so 的加载依赖于应用对 so 的调用, 而基于 Native Activity 的机制, 可以强制要求应用加载框架 so。具体步骤如下。

1) 生成框架 so, 实现 Native Activity 的代码逻辑, 并自动调用应用的 Main Activity。将 so 放入APK。

2) 修改 Androidmanifest 文件, 更改原 Main Activity属性, 不再作为 Main Activity。

3) 修改 Androidmanifest 文件, 注册一个新的Activity, 将其声明为 Main Activity, 并在属性中注明该 Activity 为一个 Native Activity, 且实现 Native Activity 的 so 为框架 so。4) 对 APK 重新进行签名。以后, 每次应用被打开时, 首先启动 Native Activity, 加载框架 so, 然后启动原 Main Activity。

此方案的优点是无 Android 版本要求, 不依赖于应用对 so 的加载, 而是主动加载框架 so。缺点是框架 so 的加载时刻晚, 所以若应用在 Application实例化过程中存在完整性验证, 则可能失败。另一个缺点是 Android 应用存在多个组件入口(Activity和 Service 等), Main Activity 不一定是第一个启动的组件。因此, 该方案适用于对应用的动态分析,而不适用于对应用修改功能后的发布。

3.2.5 4种方案的对比

表 1 对比 4 种方案的优劣, 包括注入的对象、

平台适用范围、修改的文件、重命名的文件以及启动的时间等。

由于部分壳及应用检测了应用是否被修改, 因此注入对象的启动时机决定框架是否有机会绕过应用完整性保护。模拟壳机制、Multidex 机制以及so 代理机制启动时机一般早于应用完整性检测, 而Native Activity 机制的启动时机稍晚。

3.3 应用完整性保护绕过

当一个应用被第三方修改时, 必然出现被修改的文件, 并需要重新签名。因此, 常见的应用完整性保护方式包括签名的验证及文件的完整性检查。

虽然可以直接利用 Hook 框架层绕过应用完整性保护, 但将增加对 Hook 框架层的依赖。为此,我们基于 Java 的原生机制(反射调用及动态代理)来绕过应用完整性保护。Java 语言的动态代理机制允许对一个接口的实例生成代理对象, 代理对象提供访问原始对象 API 的能力, 但是可以修改请求和返回结果。

3.3.1 绕过签名验证

Android 提供 API来获取特定应用的签名信息。图 2 是获取签名的常见方法。一般而言, 壳在调用相关 API 时都是通过 native 代码反射调用 Java API。如要直接修改签名验证逻辑, 则需要在 native 代码中准确定位代码并修改。本文使用的方法是修改 Packagemanager 的 getpackageinfo API。由于 Packagemanager 是一个接口类型, 且对象会在内存空间中被缓存, 每次调用 context.getpackagemanager, 实际上是返回缓存后的对象, 因此, 可以利用 Java 的动态代理机制,生成 Packagemanager 的代理对象, 并且替换原先的对象。每次通过代理对象调用 getpackageinfo 时,修改返回结果中的 signatures 属性, 将其设置为未重打包前的签名。

3.3.2 绕过文件完整性检查

不同于签名验证, Android 未提供 API 来实现

文件完整性的检查。虽然不同的应用/壳可以实现不同的检查逻辑, 但是获取应用 APK 的原始保存路径是必要的操作步骤, 可以通过 Packageinfo 的sourcedir 属性, 以及 Context.getpackagecodepath 函数(实际上调用了 Loadedapk 的 getappdir 函数)来实现。

对于 Packageinfo, 可以通过构造 Packagemanager的代理对象来更改返回结果。 Loadedapk 不是一个接口类, 因此, 代理对象并不合适。但是, Loadedapk 的 getappdir 函数每次返回的其实是Loadedapk的一个属性, 这个属性可以通过 Java 的反射方法直接修改。

通过上述方式, 可以首先构造或释放一个未重打包前的APK, 然后当应用尝试获取APK保存路径时, 返回未重打包前APK的路径, 从而绕过文件完整性检查。

3.4 Hook 框架层实现

代码注入层之上是 Hook 框架层, 提供函数Hook 能力, 用于动态修改应用的行为。目前 Hook框架百花齐放, 从需要 Root 权限的 Xposed[33]和Frida[34], 到非 Root 框架 Legend[35]和 YAHFA[36]。此外, 热修补框架 Sophix[37]、tinker[38]和 Amigo[39]等也提供动态修改应用行为的能力。

本文未重新设计 Hook 框架, 而是从现有框架中选择合适的作为本层的原型实现。重打包框架并不限制使用固定的 Hook 框架, Hook 框架层的作用在于提供代码动态修改能力, 因此, 任何合适的无需 Root 的动态代码修改框架都可以应用在本层。Android 的运行环境分为 Dalvik 虚拟机和 ART 运行时。Dalvik 下的 Hook 框架比较成熟, 典型的有Dexposed[40]。对于 ART, 由于 Android 版本变化以及厂商定制, 碎片化比较严重, 对 Hook 框架的兼容性要求较高, 例如, Legend 目前只支持 6.0.1 以下的版本。

对于 ART 运行时的动态代码修改, 从原理来看, 包括 ART Method 的整体替换(如 Sophix)、ART Method 中代码入口的替换(如 YAHFA)、函数entrypoint 所指代码的直接修改[41]、基于虚函数表分发的 hook[42]以及利用类查找机制的类替换(如Tinker 和 Sophix)。不同的原理在兼容性和易用性方面不同。从兼容性来看, 类替换>ART Method 整体替换>其他方案。类替换要求有类的完整实现,此方法会增大框架的使用要求(需要对提取类的完整实现)。Sophix 使用的是 ART Method 整体替换,兼容性好, 但无法调用原函数。其他方案受系统版本影响大。

本文选取基于 Sophix 原理的 Androidmethodhook框架[43]作为原型系统中 Hook 框架层的实现。该框架支持 Dalvik 和 ART 环境, 利用 ART Method的整体替换, 并且支持调用原函数。

事实上, 直接使用 Sophix 也是一个较好的选择。由于 Android框架源码是开源的, 若考虑修改系统函数, 可直接使用 Sophix 的函数替换能力。同时, 若通过反编译或部分脱壳得到应用中的待Hook 函数, 也可以使用 Sophix 的函数替换能力。若得到某一个类的实现, 还可直接使用类替换的方式, 实现代码的动态修改。

对于 Hook 框架层的接口API, 本文采用类似Xposed的接口形式。多个Hook框架采用类似的接口, 包括Dexposed, Androidmethodhook和epic[44]等。

4 实验

本文选取 5 种常用的壳加固后的应用: 360 加固保、腾讯乐固、阿里聚安全加固、爱加密和梆梆加密。针对这 5 种应用, 对不同代码注入方案的有效性和 Hook系统函数和应用函数的效果进行测试。

4.1 样本选取与测试

本文选取的样本均为知名厂商的最新应用(截至 2017 年 12 月 12 日), 因此可以认为这些样本能够极大地体现壳的保护力度与最新特性, 样本信息如表 2 所示。

通过分析样本, 可以得到壳的保护措施: 签名验证、DEX 完整性保护以及文件完整性保护。签名验证指壳会检查签名的更改, 拒绝重打包应用的运行。DEX 完整性保护指对壳 DEX 反编译、修改、再重新编译的过程会出现异常, 或重打包后无法正常运行。文件完整性保护指替换文件或增加文

图 1重打包方法总体架构Fig. 1 Architecture of the repackaging method

图 2签名获取方法Fig. 2 A method to get signature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