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父的“工匠精神” /马亚伟

祖父是家族中的灵魂人物,他是个极为细致和讲究的人。每天清晨,祖父都早早起床,开始一天的工作。吃早饭的时候,院子里的刨花已经散开一片,好闻的木香在空气中飘散着……

Adolescent Health (Family Culture) - - Contents - ■ 文 马亚伟

提到“工匠精神”,我会在第一时间想到祖父。祖父是个木匠,因此我的童年几乎是在刨花和木香中度过的。

祖父是家族中的灵魂人物,他是个极为细致和讲究的人。每天清晨,祖父都早早起床,开始一天的工作。吃早饭的时候,院子里的刨花已经散开一片,好闻的木香在空气中飘散着。我问祖父 :“爷爷,今天你要做什么呢?”祖父坐到 饭桌前,慢条斯理地说 :“今天给村北老王家做大衣柜,他儿子结婚用的。”祖父一脸胸有成竹的模样。他的手艺是我们当地出了名的巧,大家都知道他做活儿精细,结婚需要的家具都让他来做。祖父做活儿一点都不着急,总是慢悠悠的,再加上顾客多,所以总让别人等。不过,大家宁愿把婚期推迟了,也要等祖父来做。

祖父做活儿时非常专注。我们一群孩子在偌大的院子里跑来跑去,上蹿下跳,祖父却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我们叫他,他根本听不见,于是放开嗓子更大声叫他。他终于听见了,半抬起头说 :“哦,哦……”然后又继续手中的工作。堂姐曾一度怀疑祖父的听力可能有问题,可是只有我知道他能听得见最细微的声响,因为祖父说过:“一刨子下去,光听声音就知道活儿怎么样。”祖父做活儿的时候,总是一副陶醉享受的样子,他熟练地挥动着锯、刨子等工具,偶尔要量一量木材的尺寸,我觉得他一般情况下是“跟着感觉走”,因为一切都烂熟于心了,下一步该怎样做根本不需计算,整个过程像一首流畅的曲子,有节奏有旋律。

家具的雏形出来之后,祖父还要进行一番精雕细琢。我问祖父: “这柜子不是做好了吗,干嘛还要费事?你不嫌累吗?”这时候祖父脸上有种初战告捷的得意之色,他笑呵呵地说 :“这还不行,还得细细打磨一遍,里里外外、边边角角都要做到最好!”我看得出来,祖父是在享受他的创作过程。

除了做橱柜等“大活儿”,连做个小凳子这样的活儿祖父也是精益求精。有一次祖母说 :“自家做的凳子,不必那么认真,随便做做就行了!”祖父一听就急了 :“那不行,出自我手的东西,哪怕再小也要做得地地道道!”说完,还转身对着他的一群儿孙说 :“无论做什么,只要做,就要尽全力做到最好!”我们好像被祖父的严肃感染了,齐声回答:“知道了!”

是的,祖父即便用做家具的边角料为堂哥他们做小木枪,也都做得那么精巧绝伦。堂哥他们拿出去炫耀时,总会引来同伴的追捧。以至于后来每每听到“高手在民间”这句话,就立即想到祖父。

祖父做事的态度影响了子孙,上学期间,我们家族的几个孩子在不同的年级都稳居第一名,曾经是学校的传奇。我们天赋不同,性格不同,境遇各异,但是我们都秉承着精益求精的精神,做事追求完美和极致,成年后都把自己的工作做得风生水起。

一次,我带祖父去家具市场闲逛。他叹息地看着那些家具说:“就是觉得这些家具缺点什么。”我明白,在这个追求高效的时代,粗制滥造的“短、平、快”制作过程,流水线千篇一律的制作方法,做出来的家具缺乏的是感情和灵魂。只有“工匠精神”,才能打磨出真正的精品。

我很庆幸自己能够继承一点“工匠精神”。一个家族真正能够传承的是一种精神,一个民族也是。

(编辑 陆思寒)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