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院子里的菜地/小敏

想来,不管是妈妈种菜,还是婆婆耕耘,最后都有好吃的蔬菜入口。能亲眼看见四个年龄加起来将近三百岁的老人,共同经营一片充满生机的土地,虽然小,却仍然感到幸福和知足。

Adolescent Health (Family Culture) - - Contents - ■ 文 小敏 (编辑 陆思寒)

五年前搬到乡下居住,是为了给我家的狗找一个安居之所,没想过要种菜,当然我们根本也不会种菜。所谓乡下,受益于城乡统筹协调,也不是纯粹意义上的乡下,距离城市中心仅要十来分钟的车程,早在若干年前就被打造成了一个旅游景区,成为这个城市最具代表性的农家乐聚集地之一。

但是,这里仍然残存了乡村的一点气息,那就是乡间地头零星的菜地。经营菜地的清一色都是年龄偏大的乡人,或许前半生和土地结下了深厚的感情,看见闲置的地就手痒。小小的一块地,总是被归置得很齐整,各类菜式点缀得有条有理,特别到了瓜菜丰收的季节,看起来实在令人赏心悦目。公公、婆婆初来乡下时,只是对这些小菜地表示出了赞叹,尝试着向种菜的婆婆、爷爷们买一点田间地头新鲜的蔬菜。第二年再来乡下居住,我婆婆就发挥了她居家生活能手的本领,带领家中保姆,四处提回来泥土,在家中前面的小院里,紧靠一 侧围栏打造出狭长的一块小菜地,细细地翻土,埋上若干的狗粪,又找左邻右舍要来各种瓜果秧苗种下。家中无用废置的各色花盆也都被她利用上,种满了菜,围成一圈摆放在小菜地的周围,像特意做的装饰。

这一块悄无声息就冒出来的小菜地,起初真没被我看上,想着公公、婆婆在家无事找点事情打发时日罢了。此前也从来没有在家中亲眼看见过种下的任何蔬菜瓜果有过收成,因此也并没有任何期望。谁知,在我婆婆的精心护佑下,或许是土质也好,或许是没有打农药的关系,这小菜地第一年就累累硕果,叶满架,瓜满藤,让小院变得生机盎然;黄瓜、丝瓜、苦瓜、辣椒、南瓜结得不亦乐乎,就连被我婆婆误当冬瓜籽种下的葫芦籽,也结出了许多小葫芦,乖巧地挂在藤上。丰收的那段时间,我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看看什么花又开了,什么果又结了。

吃完那批瓜菜,已近秋季,公 公、婆婆要回老家过冬。临走时,婆婆把小菜地的叶子杂草清理的干干净净,又种下了一地的青菜,这一地青菜便成为了接下来数月我百吃不厌的一道菜。吃完青菜,迎来寒冬,无人种菜了,小菜地便荒在那里,成为了院子里的碍眼之物。丈夫说要让人把土全部铲走,我不置可否,因我也不知道这片土地能用来做什么。不过说归说,也一直没有动手,于是小菜地就一直搁置在那里,杂草丛生。

待到入春,偶有周末,我的爸爸妈妈来乡下看我们,妈妈突然看见那小菜地,或许是想着上一年丰收的盛景,突然宣布她要帮我们种菜。我很诧异,我妈妈多年来就是属于女强人型的人物,开会、写文件、做报告是她的专长,还从没听说过也没见过她可以种菜呢!对我的疑惑,妈妈嗤之以鼻,郑重地告诉我,当年在“五七”干校,她就种过很多菜,因此对种菜她还是非常在行的。

于是,四个老年人,围坐在小院简陋的棚子下,兴致勃勃地打着扑克牌,谈论着小菜地的收成,这是小院子里后来经常出现的画面。小菜地里的每一株菜都是妈妈种下的,尽管是我婆婆在耕耘;而我婆婆呢,也是一个“大度”的人,说全靠我妈妈选的种子好;我的爸爸和公公,则对双方都表示赞同和赞美。想来,不管是妈妈种菜,还是婆婆耕耘,最后都有好吃的蔬菜入口。能亲眼看见四个年龄加起来将近三百岁的老人,共同经营一片充满生机的土地,虽然小,却仍然感到幸福和知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