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到“病”里就是出路吗? /马志国

Adolescent Health (Family Culture) - - Contents - ■ 文 马志国

心理困扰:我总担心自己得了癌症

几经预约,一位即将退休的女士来到心理健康中心。让我意外的是,这位看上去很健康的女士,却一再说担心自己得了癌症。

说起病症,女士满面愁苦:“我总是闹病,不是这不好受,就是那不好受,总担心自己是得了癌症。我工作了几十年,马上就要退休了,可以拿几年退休工资,要是真得了癌症,可怎么办?一想到这些,我就浑身出汗,不知如何是好。每次一闹起来,就得去医院,可是每次检查后医生都说我身体没有任何问题。就这样,每年都要花掉好多钱。最近,我又去医院检查了一次,医生还是说没有问题,如果真有问题也是心理问题……”

很明显,女士的问题确实是心理问题,属于疑病症。所谓疑病症,又称疑病性神经症,指对自身感觉或征象作出患有不切实际的病态解释,致使整个身心被由此产生的疑虑、烦恼和恐惧所占据的一种神经症,以对自身健康的过分关心和持难以消除的成见为特点。患者怀疑自己患了某种事实上并不存在的疾病,医生的解释和客观检查均不足以消除其看法。通俗地讲,就是身体本来没有病,却总怀疑自己病了,为的是给心灵找一个避难所。人一旦出现疑病症,往往是生活中遇到了难题,或者有重大心理压力。那么,这位女士究竟遇到了怎样的难题呢?

女士说 :“我的这个毛病是从五年前开始的。那一年,我弟弟要 买汽车搞运输,自己没有钱,就让我帮他。当时,我和丈夫也没有多少积蓄,就帮他贷款买了车。可是,没想到车刚到手,就出了交通事故。问题不大,当时也解决了,可又花去了三万多,这些钱也都是我和丈夫出的。过了一年,车没赚到钱,弟弟就把车卖了,赔了好多钱。当时,我和丈夫好不容易才把贷款还上。丈夫说,以后再也不能借钱给我弟弟了。也是,为了弟弟,我们前前后后赔进去了十几万,所以,我感觉很对不起丈夫。就在弟弟买车之后,我就落下了这个毛病,总是担心,害怕,浑身难受,担心自己得了癌症。我也知道身体没事,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

心理探究:弟弟又找我借钱

很明显,女士的疑病症确实是因为生活遇到了难题。但是,事情过去了好几年了,怎么现在忽然想到要心理咨询呢?

女士说 :“最近两天疑病症的毛病又严重了。”

“您说最近两天又严重了,为什么?”我问。

她紧接着说 :“本来这段时间我觉得我的病已经好了。可是前天,我弟弟打电话给我说要买一个电动三轮车,想跟我们借钱。一下子,我的疑病症就又犯了。不借给他吧,心里难受,毕竟我是他姐姐;借给他吧,丈夫又不让。我心里已经觉得对不起丈夫了,上次帮弟弟买车,已经把好不容易攒的十几万都赔进去了……”

如此看来,女士确实又面对难题了。不过,女士说的意思,似乎难题就在于自己想借给弟弟钱,而丈夫不让再借,果真是这样吗?

于是我接着问道 :“如果您丈夫不干涉或者不知道呢,是不是就可以借给弟弟了?”

女士听见我的问题,立马反驳说:“不行,他不可能不知道。虽然我们都有自己的工资,存折放在家里谁都可以用,但是,花多少钱彼此都会知道。”转而女士又重复说,“几年前就是因为帮弟弟买车,十几万都赔进去了,丈夫也不容易,

我已经很对不起他了……”

“光是觉得对不起丈夫吗?”我问,“为弟弟赔进去十几万,自己就不在意吗?”

“我不在意,我舍得,真的!”女士赶紧表态,“我是大姐,就这么一个弟弟,他是我看着长大的,他日子不好过,所以我还是想借钱给他的。”

很明显,女士的说法是不合人之常情的。即使是亲生儿女,成年后的日子也要自己承担,做父母的也不会轻率的为儿女赔进去十几万而不在意,更不会准备继续往里赔,何况是姐姐对弟弟。听完我表达的这个意思,女士还是一再强调自己对弟弟的感情,强调自己想借钱给弟弟。我知道女士不是故意的,而是蒙蔽了自己的眼睛,看不清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

为了促使女士看清自己的内心,我顺水推舟 :“既然如此,那就借钱给弟弟呀!”

“丈夫不让借。”女士抢着再次重复了这句话。

“您自己也工作几十年了,就把自己的积蓄借点给弟弟,即使最后丈夫知道了,对他解释清楚,如果不借给弟弟自己心病会加重,丈夫也会理解的。不论怎样,都可以达到把钱借给弟弟的目的,您说是不是?”

女士看着我,沉默了片刻说: “是这样。”

我继续说 :“换个角度,假如弟弟遇到紧急情况,比如急病住院还差几百元押金,您还用担心丈夫不让借吗?当姐姐的是不是会毫不犹豫就把钱拿出来?”

女士再次看着我说 :“是的。”停了停转而又说,“所以,我觉得自己把钱借给弟弟,心里面就会好受了。”

“恰恰相反,如果真把钱借出去了,那您的心病才会更重。”我解释说,“几年前的事情不就是这样吗?那件事为什么导致您得了疑病症?究竟是因为丈夫说不让再借钱,还是因为十几万借出去全赔了呢?”

女士顺口说道 :“就是赔那十 几万落下的心病。”转而又说,“可我就是觉得,如果现在把钱借出去心病就好了。”

我笑了说 :“换个角度看,似乎也可以这么说。假如真的能毫不犹豫把钱借给弟弟,也许心病就好了。问题就在于,是不是做不到毫不犹豫?您的犹豫难道仅仅是因为丈夫不让借吗?”

女士沉默良久,忽然说道:“那就是我自己犹豫不决?是我自己也不想借钱给弟弟?”

“对。”我肯定地说,“非常高兴您终于看到了问题的根源。”

心理对策:学会面对现实

“可我为什么总觉得是丈夫不同意才让我有压力呢?”女士已经开始面对自己的内心。

“是您把丈夫当成了一个挡箭牌。”我分析说,“可以这样描述您的心理活动:在您心里,一边有一个小人对您说,要借钱给弟弟。可是,您心里的另一边还有一个小人,他对您大声说,不要借钱给弟弟,几年前就赔进去十几万了,不能再这样了。但是,您不能坦然面对这个小人,就让他一直躲在暗处,所以您似乎没有看到他。于是,就把这个小人的意思投射到了丈夫身上,拿丈夫当挡箭牌。当然,这些都不是您故意的,在心理学中,这就叫做潜意识里的心理活动,是不知不觉间发生的心理活动。现在正视自己的内心,看看潜意识里的心理活动,放在丈夫身上的那些想法,是不是就是自己的想法?”

女士终于领悟了:“我知道了。是我自己一面想借,一面又不想借,

才闹得心里非常矛盾,非常难受。”

“是的,这种矛盾的心态是非常痛苦的。”我接过来说,“矛盾和冲突煎熬着自己的心,怎么办?实在没办法,就跑到了疑病症里来避难了。自己病了,都要得癌症了,也就可以不用再面对这个难题了,而且,借钱的问题也许就能躲过去了——自己都病成这样了,弟弟还能再提借钱的事儿?”

女士笑了:“看来不能怪我丈夫,问题的关键是在我自己身上,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呢?”

“面对生活的难题,躲到疑病症里不是出路。最好的出路就是面对现实,不再蒙蔽自己。”我解释说,“就您的具体情况来说,就是让自己心里的两个小人都站到明处来。不论是说该借的小人,还是说不该借的小人,都不要让他们躲到暗处,都可以让他们理直气壮地论证自己的观点。主张该借的,论证为什么该借,主张不该借的,论证为什么不该借。然后,您就可以根据他们的讨论作出决定了。这样明明白白的讨论之后,如果决定借出去,您也会感到理所当然,如果决定不借出去,您也会感到心安理得。如此,您的心病也就烟消云散了。”

离开的时候,女士说:“听了您的一番见解,现在就感觉我的心病好多了。”

几天后,女士拨通了我的心理咨询专线,说:“我想好了,决定不借钱给弟弟了。弟弟已经四十多岁了,该自己过日子了。再说,救急不救穷。日子过得好不好,都得自己过,不用说姐姐对弟弟,就是父母对儿女,过日子的事也不能都管。”最后女士告诉我她都想明白了,心里也就坦然了,也就什么病都没有了。

正是这样,战胜疑病症的最好对策,就是学会面对现实。面对现实的难题,给自己找到出路,心灵也就不用躲在疑病症里避难了。

战胜疑病症的最好对策,就是学会面对现实。面对现实的难题,给自己找到出路,心灵也就不用躲在疑病症里避难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