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情的背影,是美丽的回忆痕迹/小丫

有句话说:孩子是看着父母的背影长大,父母则是看着孩子的背影离开。时间从未停止流逝,在世代交替间,愿我们都能因为珍惜,不留任何遗憾,只留下最美丽的回忆痕迹。

Adolescent Health (Family Culture) - - Contents - ■ 文 小丫(编辑 冀青艳)

“在哪里?看到了吗?”万头攒动的人群中,先生急切地频频问我。这天,是女儿柔柔的高中毕业典礼,夹杂在一群兴奋的家长中,我们也同样伸长脖子,寻找着女儿的身影。

典礼开始后,只要看见自己的孩子,台下的父母就会立刻兴奋地挥舞双手、喊着孩子的名字。而轮到柔柔上台领证书时,我的心情也激动万分,记忆迅速回到女儿上小学的第一天,仿佛她才刚挥着小手和我说再见,怎么才一转眼,就己经自信十足地站在台上,要独立迈向人生的下段旅程了呢?曾几何时,我已不再能时时陪伴在孩子身边,而是只能远远望着她已经长得比我还高的背影了。

典礼结束后,回到家我仍充满感慨,百感交集中,想起年轻时读过的《背影》。文中的朱自清坐在火车上,看着为他送行的父亲,坚持要跨过铁轨,为他买些橘子的蹒跚背影,让他不禁潸然泪下。

年轻时的我,并不能真正体会作者的感触,直到如今儿女渐长、 父母渐衰,看着父母与孩子各自不同的背影,我才开始有更深的体悟。

在我小的时候,父亲常会牵着我的手去上舞蹈课,我深深记得,站在父亲旁边的我,身高只到他的手肘处,父亲挺拔的身影,在我的记忆中就像巨人般可靠。然而时光飞逝,这几年,八十多岁的父亲身体日渐衰弱,失去行动能力,常常只能坐在轮椅上低垂着头,身形也变得瘦弱佝偻。

曾经,望着父母高大的背影,我们慢慢长大;如今,换作是我们以爱凝视着孩子的背影,看着他们展翅高飞,心中亦是感慨万千。

记得有一次,女儿突然对我说: “妈妈,您已经是家里最矮的一个了,我都可以看到你的头顶了!”这句话深深提醒了我,孩子真的己经长大,已经可以看得比我更高、更远,她们正迫不及待地要探索这个世界。

有位作家曾描述她的儿子成长到青少年时期,第一次要离家出国时,她依依不舍地到机场送行。道 别后,只见儿子走入海关,消失在门后,却没有回头看看仍在背后深情注视着他的母亲。孩子的背影,是宣示独立的开始,看着他们越走越远,作为父母再怎么不舍,也要学会放手。

曾经读到一个有趣的故事,主角是一棵树和一个男孩。男孩小的时候,这棵树让男孩爬在身上玩耍,随着男孩年纪渐大,这棵树快乐地给他提供果实,让他变卖赚钱;心甘情愿地让他砍伐枝干来建造房屋、造船远航;直到男孩老去,没有力气做任何事了,只想歇一歇的时候,这棵树依然满心欢喜,邀请男孩坐在自己仅存的树根上休息。默默的守候,即使没有任何言语,依然是一份最深的爱。

有句话说:孩子是看着父母的背影长大,父母则是看着孩子的背影离开。时间从未停止流逝,在世代交替间,愿我们都能因为珍惜,不留任何遗憾,只留下最美丽的回忆痕迹。

无因缘,绝非偶然,若听说:“相遇,久别重逢”,又有的相遇都是听说:“世间所想见”。。无相欠,怎会也都是不同的何以相遇,若挂和追逐自然世界不同,牵吧!不同,看到的便就是永恒了每个人的际遇眼、入了心,那风景,一旦入了,有些事,有些自己想看有些人,有些物只能选择看到完,所以我们百年,也看不,就算再活五但世界这么大 自己手里。,决定权在你多少孤独,么,不看什么饮多少酒,享到的,而看什拍多少照片,遇到多少人,去多少地方,要走多少路, 去看看你。么大,我就想你,这理句话:世界这我就想去看看才能攒下这一世界这么大,无数可能吧!去发现人生的世界这么大, ?美了,不是吗由已经足够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