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心病” /王欣

他把小桶递给我时,我不经意地看到,他手掌竟有血迹。父亲勉强地笑笑,说:“雨天,路滑,骑自行车不小心滑倒了,不碍事儿,不碍事儿。”霎时间,我感到一阵强烈的揪心。

Adolescent Health (Family Culture) - - Contents - ■ 文 王欣

我尚不到四十岁,却患了高血压,时常感到头昏目眩。起初同事半开玩笑地说,你是不是得血压高啦?我还不信。去医院检查,舒张压和收缩压果然都超过限值了。

那些天,我心情极度郁闷,百思不得其解,我没有家族遗传史,而且全身检查下来,也没发现明显病灶,我怎么会得了这种病呢?辗转反思,唯一原因或许是精神所致。因为前几个月工作任务繁重,白天神经绷紧,后半夜又经常失眠。

虽然我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但总归要谨遵医嘱,每天一粒的降压药,不得不吃起来。虽说高血压并非急性

重病,但我叮嘱妻子和女儿,千万别告诉年近七旬的父母,免得他们为我忧心。

在父亲面前,我使劲掩饰着,但他其实早已有所察觉。私底下,他问女儿:“你爸最近遇到什么糟心的事儿啦?”没想到,年少的女儿竟说漏了嘴。

晚饭后,父亲来到我的房间,先是不厌其烦地安慰我,随后问我:“吃药了吗?血压稳定了吗?”我说: “爸,您放心吧,用药后血压已经不高了。”他又问我吃的什么药?我把药盒递给他,他戴上老花镜,举着说明书,一字一句地研究了半天。临出门,他又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宽慰我的话,直到我不高兴地说他太唠叨了,他才走了。

时隔两三日,突然接到父亲的电话,他兴冲冲地说:“我找了一位医术很好的老中医,他说,喝芹菜汁能治高血压。”他怕我不信,又信誓旦旦地 补充说:“对门张阿姨也说,她家侄子以前也得过高血压,后来喝芹菜汁,再加上体育锻炼,现在已经不用吃药了。明天早上我就给你榨好送过去,你喝一段时间试试……”姑且不说芹菜汁是否能治高血压,但父亲这片心意我绝不能驳回去,于是,我赶紧上答下应着。

次日早晨八点钟,我出门上班。去到单元门外面,便看到父亲拎着一个小桶走过来。他笑着说:“早上刚榨的,新鲜着呢。”打开桶盖,里面装了足足一大碗芹菜汁,加了蜂蜜,口感倒还不错。待我硬撑着喝完了,父亲才满意地回去。

一连数日,我上班出门,总能喝上父亲榨的芹菜汁。我曾劝他:“以后我自己榨吧,您就别那么辛苦了!”父亲梗着脖子,口气不容置疑,说: “反正我早上也要锻炼身体,顺便就给你榨了!”父亲脾气倔,我也只好听从了。

那天,我要去临市参加一项活动,早上六点半匆匆下楼,透过楼道的窗户,我看到外面的雨下得正紧。推开单元门,发现父亲已然站在窄窄的廊檐下。我顿时感到十分后悔,昨晚忘记跟父亲说一声了,否则父亲按老时间来,岂不白跑一趟。我这样想着,突然又倍感诧异,父亲怎么知道我今天要提前出门呢?“你工作忙,上班时间没个准,我差不多每天都这个点来,你不下来,我就在这儿锻炼锻炼,等着你……”父亲面带微笑地说着。这时,我才注意到,父亲的裤管和鞋子都已湿透了。他把小桶递给我时,我又不经意看到,他手掌竟有血迹。父亲勉强地笑笑,说 :“雨天,路滑,骑自行车不小心滑倒了,不碍事儿,不碍事儿。”霎时间,我感到一阵强烈的揪心。

接过小桶,我一口气喝了下去。父亲收回小桶时,已穿好雨披,我劝他上楼歇息,等雨停了再走。父亲说: “不用不用,不要紧的!”他转身推着自行车,迎着淅沥的雨,淌着积水走了。当他拐个弯,消失在我的视野中时,我自责的泪流满面。

我患了高血压,对于父亲来说,却像是患上了一个抹不去的“心病”。为了儿子的健康,他真情地关心着,执着地付出着。然而,父亲身上的病呢?我仅仅知道他患有颈椎病和慢性支气管炎,可病情究竟到了何种地步?他服用了哪些药?身体还有什么不适吗?这些,我竟然都不曾问起过、关心过。

雨突然更大了,再次想起每天一大早在楼下等着我的老父亲,一股难过与酸涩倏地涌上心头,我很想跪在大雨中,嚎哭一场……

(编辑 陆思寒)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