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母亲的一座山/文馨

“妈,别怕!”每当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就会涌起一种温暖又神圣的感觉。母亲老了,我会永远做一座伟岸的山,让她依靠。

Adolescent Health (Family Culture) - - Contents - ■ 文 文馨

有一件事,让我忽然间成为母亲心中一座可以依靠的山。

那年,母亲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困境。母亲是他们那个大家庭中的长女,所以凡事总想拿主意,可大家都有私心,没人听她的。在赡养外祖父的问题上,母亲提出了一个方案,遭到所有人的反对。母亲因此与我的舅舅和姨闹得很僵,她的一片好心,被当成了别有用心,家里的亲戚们把母亲孤立了起来。

那段时间,母亲的情绪糟糕到极点,经常独自哭泣。母亲已然苍老,白头发好像又多出来许多,她的表情非常痛苦。我看着母亲的眼泪顺着她满是皱纹的脸滑落下来,突然非常心酸,忍不住把母亲拥在怀里,像安慰孩子一样,轻声说 :“妈,别怕,有我呢!”自从我长大后,就很少与母亲有亲昵的举动了,母亲先是愣了一下,继而顺势靠在我的肩膀上,真的像个委屈的孩子一样。

那一刻,我忽然觉得,母亲好像变成了小孩子,我与母亲的角色开始颠倒了。记得小时候,我受了委屈大哭起来,母亲总是柔声哄我:“乖,别怕,有我呢!”如今,我不由自主地说了句“妈,别怕!”就是这样一句话,让我觉得自己突然间强大起来了,强大到可以保护母亲。而母亲呢,也 一定有同样的感受。她靠在我的肩膀上,情绪平复了很多,也不再哭了。

我对母亲说 :“妈,您放心吧!这件事您不用操心了,我会办妥的!”后来,我逐一看望了几个舅舅和姨,他们都很疼我,我与他们的感情也一直很好,沟通起来很容易。经过我从中协调,他们都理解了母亲,还买了营养品来看望她。大家族的人又和睦起来,其乐融融,母亲的情绪很快就恢复了。

事后,母亲曾对我说 :“这件事多亏了你呢!”从那以后,母亲越来 越信赖我,依赖我。她有什么开心或者不开心的事,都喜欢找我倾诉一番。我还发现,她有时会像个孩子一样,在我面前撒撒娇,或者耍耍赖,让我哄哄她。

不久前,母亲要做一个小手术,我帮着在医院里忙前忙后。手术前,母亲一个人在病房里闷着,情绪很不好。但只要她见到我,眼睛立刻就亮了,总对我说 :“你不要出去了,在这里陪着我,要不然我的心里慌慌的!”我说:“妈,我忙完了会寸步不离地陪着您。别怕,有我呢!”母亲听了,开心地笑了。她进手术室之前,人虽然躺着,却使劲用眼睛找我的影子。我赶紧跑到她身边,紧紧攥住她的手说:“妈,别怕。”她点点头,带着笑容去接受手术。

“妈,别怕!”每当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就会涌起一种温暖又神圣的感觉。母亲老了,我会永远做一座伟岸的山,让她依靠。

(编辑 陆思寒)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