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藏酒/刘念

那一坛陪嫁的酒,不多日,便被同样爱酒的先生痛饮而尽。他常常意犹未尽地说 :“你爸给的酒,真好喝! ”但他却不知道,这一坛珍藏了二十六年的酒,是父亲对我最深沉的爱与祝福。

Adolescent Health (Family Culture) - - Contents - ■ 文 刘念(编辑 陆思寒)

父亲嗜酒如命在我们村是出了名的,但凡能举杯畅饮的场合,他必定喝得酩酊大醉才罢休。

那时候家里经济条件很差,生活费都不够,父亲却常常背着母亲去买酒,惹得母亲好一顿骂。因为酒,父母常常吵架,我苦恼不已,为此还写了好几封情真意切劝诫父亲戒酒的信,他读后当即表示戒酒,但一见到酒就忘乎所以,哪记得什么誓言。母亲不给他钱买酒,他就找了一本酿酒秘籍,按照上面的配方自己琢磨,也许是有些天赋,他酿制的酒,左邻右舍都说味道好,常有人拎了大米、高粱或是苦荞,让父亲帮忙酿酒,父亲逢单必接,因为可以免费得到几斤酒的报酬,遇上大方的人家,还能请父亲 去他家小撮一顿。父亲酿酒的技艺越来越强,交的酒友越来越多,可即使这样,我家的酒,却永远都不够他喝。

父亲爱喝酒,酒量并不大,醉酒是常事。那年,我上初一,一次酒后,父亲跑到我们学校里,刚好是中午休息时间,我不在教室里,他找不到我,便找李叔叔的儿子打听,李叔叔的儿子见他东倒西歪,说话不清不楚,便很害怕,四处躲他,哪知道,他追着李叔叔的儿子满教室跑,直到上课铃响才肯罢休。李叔叔的儿子是我喜欢的一个男孩子,我没想到,父亲竟然当着那么多同学的面出丑,何况是在我心仪男孩的面前,有一个星期,我心情坏到了极点,没怎么搭理他。

初三毕业的暑假,我在父母的 床底下翻找旧书,却发现有两个大坛子,上面还贴了一个大大的喜字,看墨迹有些年头了。我小心地揭开坛子,一股浓郁的酒香扑鼻而来。这是两坛子美酒呀,父亲一直都有酒喝,怎么还藏起酒来了呢?我去问父亲,他笑笑,不回我。我跑去问母亲,她也总是笑而不语,逼急了,便说这是父亲的秘密,叫我问他。那两坛酒,不管是远方来了客人,还是父亲心痒难耐,他都舍不得拿出来喝。

我由此便推断,这两坛酒,有可能是我家的传家宝。

我结婚那天,父亲显得特别高兴,一向不太修边幅的他,竟然穿了一套崭新的西装,整个人看起来年轻了好几岁。临出门时,父亲的眼圈有些红了,他拉了拉我的手,示意我等一等。他跑到房间里,从床底下抱了一坛酒出来,对我说:“丫头,这是我送给你的结婚礼物,你出生那天我买的,这坛子上还刻着你的出生日期呢,我那时候就想,等你出嫁那天咱父女俩好好喝一场。可惜你不爱喝酒,这一坛,送给你,那另外一坛,我留着自己慢慢喝。你要走了,爸祝福你以后的日子呀,像酒一样芳香。”他嘿嘿地笑着,满足而得意,我听见周围的人都赞叹不已:“这才是正儿八经的女儿红啊。”我低头去看那坛子,上面果然刻着细细小小的字,我假装低头去擦那坛子上的字,把泪悄悄滴在大红的新婚衣服上。

那一坛陪嫁的酒,不多日,便被同样爱酒的先生痛饮而尽。他常常意犹未尽地说 :“你爸给的酒,真好喝!”但他却不知道,这一坛珍藏了二十六年的酒,是父亲对我最深沉的爱与祝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