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去看你/叶子

你,是我的另一个自己。我们隔着斑驳的时光深深凝望,却从不曾聚首。因为时光带走了每一个昨天,亦带走了昨天的自己。

Adolescent Health (Family Culture) - - Contents - ■ 文 叶子

秋夜,不声不响地来了,我静静地站在窗外,不动声色。城市变得很小,蜷缩在一盏灯里。我习惯在一次久久的凝思后,写下一篇长长的文字,记录下一些人、一些事、一些遥想,而今夜,竟有些不能。如果,每个梦,都是一场远行,今夜,我想去看你。我想乘着最古老的绿皮火车,翻山越岭去看你。我想在火车“哐当哐当”的碰撞声中,用一个世纪以来最慢的速度去靠近你。如庄周梦蝶一般,借执拗的神游之力,拽住时间疾走的步履,留在水穷处。待到云起时,走遍山涧水湄,捕捉生命的美丽与感动,凝结成一份小小的感激和表达。我想以旅程中的河流为剪,以山岳分段,一座又一座的城市为断句,从容地走一程花草缤 纷的大路,悉心剪辑冬白夏红、春绿秋黄的色彩,一一记下不能封缄、无法投递的情感,将路途上的一花一世界、一念一悲欢装订成册,细碎地说给你听。

出发的那天,起个绝早。太阳才刚刚醒来,村庄正不紧不慢地穿着衣裳,一垄一垄的谷穗在给阳光梳头,木叉挑着秋天在谷场上比试气力,下田的人和牛羊都在路上。我的村庄跟着火车跑了一会儿,便不见了。

脚步,停泊在一处水木清华的地方。远离霓虹世嚣,没有人流熙攘,我看到了水流长,闻到了草根香。等炽烈的阳光,为皮肤涂上一层釉彩,我像被点了记忆的穴,重回到童年,清澈干净、毫无杂念地融入这久违的风景。匍匐在草地上,画一幅斑斓的蝴蝶和列队的虫子;攀爬上陡坡,拍一帧玲珑的野花和憨厚的石头。

静静地躺在悄然滋长的草丛里,我用了很长的时间,读了一本早已读 过的书,细细反刍细枝末节。在昆虫嗡嗡作响的树阴底下,看忙忙碌碌的蚂蚁、走路像跳舞般的长腿蜘蛛、往斜刺里蹦跳的蚱蜢、笨重而匆忙的甲虫……像重拾记忆一样,在平淡中寻找细微之美。

阳光晴好的晌午,天空一抹玫瑰色的彤云。渔歌声里,江上舟摇,楼上帘招,薄雾中的一桃一柳、一亭一榭殷殷相顾,欲说还羞。一泓碧水旁,红衣女子拨弄着躲在青荇中的红鲤。探出墙头的三角梅,艳丽地开在斑驳的白墙上,点染成一幅绝世的图画。

枕着小巷深处的阳光,睡到自然醒,嗅着白被单上太阳的味道,听着懒猫踏实的呼噜声,看光线里旋舞的尘埃发呆。隔着竹帘,鸟儿像优雅的女子,洗漱梳妆后,坐在琴台前,纤纤玉指落在琴键上,吟唱一曲婉转曲折的心意。

行走间,风淡了,云浅了,窗外的芭蕉和花丛,水墨画一样充满着禅意。远游的心,在微醺的午后或幽蓝的夜里,轻轻浅浅地跳动。

你,是我的另一个自己。我们隔着斑驳的时光深深凝望,却从不曾聚首。因为时光带走了每一个昨天,亦带走了昨天的自己。

我想去看你,我想乘着最古老的绿皮火车,翻山越岭去看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