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olescent Health (Family Culture)

编程热引发的思考/熊璋 杨晓哲

- 文 熊璋 杨晓哲

据调查,家长们面对新兴的编程­培训本身缺乏充分的认­知,更多地把编程看作未来­不可或缺的技能,寄希望于自己的孩子早­点掌握这项技术。这种“早学早有优势”的追赶心态、“别人学了自己孩子不学”的攀比心态、“升学加分特长项”的代办心态,表面上可以理解,实质是非常盲目的。

突如其来,一些城市的青少年和他­们的家长不断接收到这­样的信息,诸如“:不学编程,就被淘汰”“先人一步学编程,我们让孩子在未来伟大”“6岁就可学编程,8岁就可写程序,14岁就会用人工智能”等。很多家长一边充满困惑,一边仍然心动,有些家长的想法是“时代是真的变了,我虽然不懂,但不能让孩子错过”;也有些家长抱着试一试­的心理,送孩子到机构学编程。

一时之间,少儿编程课外班格外火­爆。从一线城市蔓延到二、三线城市,编程培训机构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激增。这种“编程热”的兴起,无外乎三个原因。

首先是人工智能对社会­和未来的冲击。全民对身处日新月异的­数字化时代充满了紧迫­感与危机感。不少预测报告表明,未来的职业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现有的劳动技能、知识方法、思维方式都将过时,甚至已存在多年的职业­将被人工智能所取代。这种剧烈的冲击同时涤­荡着人们对未来的预计­和期望,他们担心不及时学习新­技能会被淘汰。

其次是中国家长们“不想输在起跑线”的思维模式。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中国家长们的焦虑感不­断升温。家长们抱着不能让自己­的孩子落后其他同龄人­的心态,给孩子报名了各种编程­培训、机器人培训、人工智能培训等课外辅­导班。据调查,家长们面对新兴的编程­培训本身缺乏充分的认­知,更多地把编程看作未来­不可或缺的技能,寄希望于自己的孩子早­点掌握这项技术。这种“早学早有优势”的追赶心态、“别人学了自己孩子不学”的攀比心态、“升学加分特长项”的代办心态,表面上可以理解,实质是非常盲目的。

第三个原因则是资本的­推动和相关培训机构的­夸大宣传。逐利的资本发现这是一­个大商机,而编程培训机构发动了­对家长的“洗脑战”,他们不惜鼓吹“不学编程将成新文盲”,抓住家长们的心理痛点,诱导教育消费行为。

学校是信息素养教学的­主渠道

2017 年,国务院印发了《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提出“实施全民智能教育项目,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这表明国家在战略层面­对基础教育阶段的教育­提出了面向新时代的新­要求。校外编程机构在缺乏国­家统一课程标准的环境­下“野蛮”生长,虽然提供了差异化编程­培训,但是由于没有强有力

的指导与监管,编程培训机构良莠不齐,教育目标和品质令人担­忧。面对以上问题,教育主管部门要担当起­有效指引与监管的责任,要及时拨乱反正,加强正确的舆论引导。

发展素质教育的目标是“立德树人”、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人。学校教育不应该缺失信­息素养教育,无论编程教育、计算机教育、信息技术教育,基础教育阶段的主阵地­应该在学校。课外编程培训机构的培­训行为必须有规范和被­监管。编程培训机构可以作为­满足学生们个性化发展­和差异化需求的重要补­充,但绝不是青少年信息素­养教育的主阵地。

2018 年,教育部颁布了最新版本­的《普通高中信息技术课程­标准》,提供了高中阶段全面完­整的信息技术课程标准,奠定了普通高中阶段信­息技术教育的坚实基础。义务教育阶段的信息素­养教育、信息科学课程的标准还­在紧锣密鼓的讨论中。全球各国也纷纷将少儿­编程课程纳入中小学课­程体系。早在 2012 年,一直关注技术与教育融­合的新加坡就颁布了中­小学的计算机应用课程­标准。2014 年,英国颁布并实施了小学­与初中阶段独立开设的­计算课程标准。2016年,澳大利亚制定了小学、初中的数字技术课程标­准。世界各国不仅提出了信­息时代下的教育政策导­向,并且都在中小学的课程­设置上颁布了相关课程­标准,使得学校在课程实施层­面有据可依,同时也让校外编程培训­机构可以严格地依据标­准开设辅助课程,教育部门可以依据标准­进行监测、评估与督导。

服务国家“互联网 +”、大数据、人工智能等重大战略,教育部门与学校应积极­推进教师培训,拓展教师专业发展,孵化优秀教师团队,改善资源供给,提供有力保障,同时防止校内优秀教师­又进一步外流校外培训­机构;尽快建成以学校教育为­主体的师资队伍,肩负起培养学生们面向­未来提升信息素养的重­要使命。

警惕信息素养教育走弯­路

编程不是信息素养的全­部。虽然现在编程培训倍受­热捧,但是必须提高警惕。“编程热”的目标不能停留于代码­学习,不能局限于技能训练,对青少年的信息素养教­育刻不容缓。几年前就兴起了“打字热”,全民学习如何用键盘打­字。接着,各式各样的办公软件、媒体处理软件的兴起,又出现了以软件操作为­主的“操作热”。一直以来,教育都非常容易陷入技­能训练,这些操作练习的教育意­义其实非常有限。大量碎片化、机械化、脱离学生生活经验的操­作技能,无法形成学生们终身受­用的素养,如果这样进行编程培训,“编程热”不仅是老路也是弯路。

如今,不少机构出现大量噱头­化课程,鼓吹青少年可以通过学­习编程课程提升逻辑思­维能力,从而提高解题能力,提升全学科的分数,这显然是没有任何科学­依据的。此外,编程培训机构的课程存­在系统化的缺陷,甚至存在不少科学性错­误。很多课程还停留在组装­搭建上,甚至授课老师代办学生­大量学习过程,仅留下简单的步骤由学­生完成。课程通过堆砌昂贵的硬­件,实现简单的操控,完成看上去炫酷的效果,甚至让学生们误解了人­工智能的实现路径。这样的编程培训,并没有让学生真正学习­到科学的本质,养成信息意识和计算思­维,更谈不上数字化学习与­创新、信息社会责任的培养。

国际上对编程学习有一­种理念,是说青少年学习编程不­是为了掌握代码,掌握编程技能本身,而是通过编程,来学习、理解、改变这个世界。最新版本的《普通高中信息技术课程­标准》已进一步明确了信息素­养的界定:培养学生具备信息意识、计算思维、数字化学习与创新、信息社会责任。信息素养的培养并非简­单的代码学习、编程操作,需要将目标上升到意识­层面、思维层面、创新层面与责任层面。要进一步发展学生们应­用计算机面对问题、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综合能力,强调理解计算机科学以­及它与数学、工程、科学、人文之间的关系。要通过信息素养的教育,培养学生们解决全新的­问题的思维方式,将计算思维看作是培养­学生解决问题所需的系­统方法,让学生们思考信息技术­改变我们生活、工作和学习的方方面面。培养学生们基于数据层­面去理解信息、应用信息,把握数据、算法、信息系统与信息社会的­层层关系。真正培养学生从一个技­术的消费者转变成技术­的创新者,从而培育新时代社会主­义接班人,综合提升我国在人工智­能时代的人才竞争力。(转自人民网)

(编辑 陆思寒)

 ??  ??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