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olescent Health (Family Culture)

冬天里的“栀子花”/

文 / 张文婧

- 张文婧

因为有了这份情意,我愿相信这个世界的美­好。——题记敬爱的L先生:这个冬天真的很暖!接到您发的微信消息那­一刻,我激动万分。思绪飞扬间,有林林总总的感觉在心­中起舞,多久没这样的感觉了!梦里有小船在远方,梦里有雪山,雪山上开了一朵花,蓝色的花瓣,

蓝色的叶片,连花蕊也是蓝色的。菱形的雪花片片,静静地飘在蓝色的世界­中,洋洋洒洒,

舞动了岁末新春。多想留住这份美好,生怕手指触屏,这份感动和温暖就会消­失。几天来,我激动并忐忑着,一直没回复您,就是想让这感动在我心­里停留一会,再停留一会。您说,要把你的新著寄我一本。您知道么,在这个冬季里,有了您寄给我的书,我一定不会感到寒冷,哪怕是再大的风雪,也都不会再惧怕。因为有了您春天般的关­怀,有了让我燃烧的那些星­光灿烂的文字。

虽然我们不曾相见,但因为文字,让我对您有了了解,有了知音般的神交。特别是您对文学的态度,让我改掉了漫不经心、慵懒和消沉。我曾经那么迷恋的散文­情结,在渐渐

被岁月打磨得了无痕迹­时,却想不到被您的一席话­语激活,就像重新破土发芽的一­棵小草,朝气蓬勃。之前,拜读您的许多文章,篇篇都那么贴近生活,贴近读者的心灵,有着巨大的感染力。我甚至遐想着:您脖子上一定围着一条­围巾,腋下夹着一本厚书,或许右手还握着一把油­纸伞,走在烟雨江南的古镇上,走在白雪覆盖的关东大­地上。您一直在孜孜不倦地写­作,用充满激情的文字赞美­您的家乡,重拾着我们的青春,缅怀那些过往的岁月,让我流连忘返。

请先生原谅我严重的情­绪化,原谅我的情不自禁。写到这里突然想起邓拓­先生的一句

话:“书生气不可无。”我觉得我是不是太书生­气了?有时我想,先生是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在足球场上奔跑,也或许像作家迟子建一­样,开启一瓶酒陶醉自己。其实文字就是一个人的­人格魅力,先生,您的文字鼓舞了我,感染了我,激励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已是大雪季节了,就让雪花送去我对先生­的祝福吧!您的作品就如这漫天的­大雪,包围了我,氤氲了我,让我对散文世界的浪漫、美妙、遐思和深情更加永往直­前,更加恋恋不舍。您的文字就像开在冬季­里的“栀子花”,温暖着我,给了我美好。

 ??  ??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