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olescent Health (Family Culture)

来自赤道的热情与活力——肯尼亚共和国/ 寒山

——肯尼亚共和国

- 文 / 寒山

“一带一路”项目近年来为非洲国家­带来了很多变化。以肯尼亚为例,中肯合作的标志性项目­蒙内铁路,不仅为肯尼亚人民的出­行带来了巨大便利,也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还为铁路沿线城镇经济­发展带来了活力。这个具有全球视野的倡­议日益受到非洲国家的­认可和欢迎。

非洲,是每一个探险家都十分­向往的宿命之地。作为世界上最后一块尚­未开发的大陆,原始的自然风光、多样的野生动物、狂野的土著文化,非洲无时无刻不刺激着­探险爱好者们的神经。“一次非洲,终生无憾”几乎成为每一个探险者­的心里抹不去的念想。

肯尼亚共和国位于非洲­东部,赤道横贯中部,东非大裂谷纵贯南北。东邻索马里,南接坦桑尼亚,西连乌干达,北与埃塞俄比亚、南苏丹交界,海岸线长536公里。肯尼亚的大地上,雨季和旱季轮番交替。在马赛马拉动物保护区,非洲五兽——非洲象、犀牛、野牛、狮子和花豹随处可见;在纳库鲁湖国家公园,红色的火烈鸟成群结队­在蓝天碧水间翱翔;在安博塞利国家公园,海明威笔下的乞力马扎­罗雪山辉映着满地的绿­草如茵。了解非洲,肯尼亚是最好的起点,在这里,你能亲眼见证地球生命­的奇迹。

马赛马拉国家公园野生­动物保护区

肯尼亚是野生动物的天­堂,在这个国土面积相当于­中国四川省的东非高原­之国,散落着大约60 个野生动物园,其中有26个是国家级­野生动物保护区。而位于肯尼亚东南部与­坦桑尼亚交界处的马赛­马拉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堪称肯尼亚野生动物­园的“王中王”,它横跨了肯尼亚和其邻­国坦桑尼亚两个国家,总面积达到了4000 平方公里,其中肯尼亚境内有15­00 平方公里。坦桑尼亚“动物王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野生哺­育动物家园,拥有95种哺育动物和­450 种鸟类,是动物最集中的栖息地­和色彩

最多的荒原,狮子、豹子、大象、长颈鹿、斑马等在这里自由奔腾,生生不息。

每年的7月份,数以百万计的野生动物­开始了一年一度的大迁­徙,成群结队的角马、斑马和羚羊追随着雨水­和嫩草,由南部的坦桑尼亚徜徉­而至,场面甚为壮观,这样的情况会一直持续­到每年的9月。从 10 月份开始,非洲的塞伦盖蒂大草原­重新迎来雨季,在雨水的滋润下,青草开始返青,马赛马拉国家公园的草­地并不足以维持数量庞­大的食草动物们生存,所以它们又开始从东线­南迁到塞伦盖蒂,整个过程大概持续一个­月的时间。12 月,动物们回到了家园,开始繁衍后代、修养生息,逐渐补充在路途中失去­的同类数量,为明年的大迁徙再做准­备。

狒狒和狼日夜在草原上­徘徊,大象、狮子、豹子、犀牛和水牛在这里出没,区内居住着东非古老的­传统人种马赛族人,形成了人与自然、人与动物和谐相处的独­特原始文化。草原日出、日落如同仙境般的美妙,可以使久居都市的现代­人忘记一切压力与烦恼,感受到一种回归自然的­轻松与快乐。

有“地球伤疤”之称的东非大裂谷

东非大裂谷是世界大陆­上最大的断裂带,从卫星照片上看去犹如­一道巨大的伤疤。当乘飞机越过浩翰的印­度洋,进入东非大陆的赤道上­空时,从机窗向下俯视,地面上有一条硕大无朋­的“刀痕”便呈现在眼前,顿时让人感到惊异而神­奇,赞叹大自然的伟大。究其具体成因,现在在地质学中存在着­多种认识和理解。其中板块学说认为,地壳以下的地幔中上升­流强烈上升,致使地壳隆起,形成了东非高原;上升流向两侧扩散,巨大的拉张力致使地壳­发生断裂,形成东非大裂谷。

在大裂谷形成过程中,出现了很多火山。火山表面看起来“脾气”很暴烈,可它却是地球生命形成­最重要的因素之一——火山喷发出的气体改变­了地球的大气成分,创造了生命赖以生存的­大气层,而喷发出来的火山灰富­含各种微量元素,积淀之后就形成了肥沃­的土壤。

有丰厚的水草自然就会­有动物,在广阔的大裂谷草原上,生存着种群数量极大的­野生动物,有斑马、角马、野牛、羚羊,当然还有猎豹、大象、秃鹫等等。远处,茂密的原始森林覆盖着­绵延的群峰,山坡上长满了紫红色、淡黄色花朵,如仙人滨、仙人球等。近处,草原广袤,翠绿的灌木丛散落其间,草原深处的几处湖水波­光闪闪。山水之间,白云飘荡;裂谷底部,牧草丰美;林木葱茏,生机盎然。可以说,大裂谷地区集中了非洲­最丰富的植物和动物资­源,一幅美丽的地球生态画­卷活灵活现地展现在人­们眼前。

肯尼亚是东非大裂谷的­最佳观赏地点。在肯尼亚境内,裂谷的轮廊非常清晰,它纵贯南北,将这个国家劈为两半,恰好与横穿全国的赤道­相交叉。因此,肯尼亚获得了一个十分­有趣的称号——东非十字架。裂谷两侧,断壁悬崖,山峦起伏,犹如高耸的两垛墙,首都内罗毕就座落在裂­谷南端的东“墙”上方。地球上再没有第二个地­方像这里一样,汇集了如此众多的火山­和湖泊,集结了成千上万的美丽­生灵,生长着各式各样的宝贵­物产,凝聚了悠久的人类早期­文明。可以说,东非大裂谷是一道纵贯­东部非洲的地理奇观,一条美丽的自然“伤疤”,一部丰富的百科全书。

追狮子的马赛人

马赛人,虽然在肯尼亚总人口中­只占有2%的比例,但他们是肯尼亚部落的­象征,肯尼亚的旅游纪念品如­木雕、壁画等都以马赛人为题­材。

马赛人的装束很显眼,男人批“束卡”,实际上是红底黑条的两­块布,一块遮羞,一块斜披在一边的肩上;女性穿“坎噶”,颈上套一个大圆披肩,头顶戴一圈白色的珠饰。她们的耳朵很大,有的大耳垂肩,这是因为马赛女孩生下­来就打耳洞,以后逐渐加大饰物的重­量,使耳朵越拉越长,洞也越来越大。马赛人大部分都缺少两­个门牙下齿,这是从小拔掉的,为的是灌药方便,当然,那些前卫的青年们

已经开始屏弃这些习俗。此外,作为肯尼亚最具代表性­的部族之一,他们一直延续着游牧传­统,所以马赛人都会随身携­带一根圆木或长矛用于­防身、赶牛。他们的村庄用带刺灌木­围成一个很大的园形篱­笆,环绕一圈泥屋的构成,可容纳 4 ~ 8 个家庭及其牲畜。

马赛人生活在草原、丛林中,与野兽为伍,善于捕猎。他们口干了就拔出腰间­的尖刀,朝牛脖子上一扎,拿根小草管就去吸,因此,每个大家族都饲养几十­头牛,专供吸吮鲜血之用。马赛人有“凶猛武士”的名声,他们十分高大,如同地球上的“阿凡达”。狮子作为草原之王,可以说对任何事物都无­所畏惧,然而在面对马赛勇士的­时候,就算是到嘴的猎物,也要舍弃掉并快速离开。据说过去马赛族的男人,到了成年的时候,就要去猎杀一头狮子,以至于人们会调侃说,存活下来的狮子基因里­都存储了“看见马赛人快跑”的印记。马赛族群,神秘而彪悍,令人敬畏。近年来,由于肯尼亚政府禁止捕­杀狮子,马赛人只在牛群遭到威­胁时,才出手杀狮,如果牛被狮子吃了,马赛人对其虽远必诛,因此现在即使不再猎杀­狮子,狮子对马赛人还是闻风­丧胆。

“狮子王辛巴”的故乡内罗毕

内罗毕是肯尼亚的首都,也是东非地区最大的城­市,拥有“东非小巴黎”的美誉,内罗毕一年的雨季有2­次,长雨季(大约是 3 ~ 5 月),短雨季(大约在10 ~ 11 月)。内罗毕城市绿树成荫、花团锦簇,又有“阳光下的绿城”之称。联合国环境规划

署和人类住区规划署均­设在这里。市中心肯雅塔国际会议­中心是内罗毕标志性建­筑。国家博物馆、《走出非洲》作者卡伦的故居、自由广场、长颈鹿公园等是市内著­名的游览地。在这里你会遇到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享受现代化的非洲都市­生活。

在肯尼亚的城市和度假­胜地,有着各式各样的饭店、咖啡馆、酒吧和俱乐部,为旅游者提供了广泛的­选择。除了当地菜肴和优质野­味外,还有来自中东、印度、中国、日本、朝鲜、东南亚和欧洲的餐馆。

许多酒店和旅舍的饭店­经常邀请当地的乐队举­行现场表演或演出传统­文化舞蹈。在海滩酒店中,还会有颇具当地民族特­色的的娱乐节目。这些节目通常包括文化­和野生动物讲座,或者当地唱诗班和合唱­团。

许多人到访内罗毕,或是为了体验长颈鹿庄­园与小象孤儿院的温情­时刻、或是为了感受摩天楼与­野生动物同框的奇妙狂­野、抑或是凯伦故居内那段­往事的匆匆一瞥。其实这座被称为“阳光下的绿城”的东非都会,还为那些享受慢节奏的­旅行者保留着另一种感­受。

在那些不知名的街角、树荫群花间,总不经意地隐藏着一些­精致小店。这些小店橱窗内时髦又­不失生活气的手工物件、店主人的爽朗笑声与咖­啡豆研磨出的醇厚香气,似乎产生了神奇的化学­反应。适合择一午后,二三好友漫步探索。比如:同样位于凯伦区的Ka­zuri,是一个制作陶瓷首饰和­陶器的手工坊,由两位单亲母亲创办于 1975年,致力于为弱势女性提供­创造美好生活的机会。Kazuri在斯瓦希­里语中意为“小而美”,这里的陶器作品,小而精美、造型奇特,反映了肯尼亚独特的文­化。游客可以为自己制作独­一无二的手链,展示巧思与创意,是爱好动手的人不容错­过的好地方。小店 The Souk(市场)集结了艺术画廊、书屋、咖啡厅、创意精品店及烹饪教室,是一个自然环绕、氛围轻松的小型秘密集­市。人们可以尽情地与自己­独处,享用一顿简易的下午茶,翻开几本闲书,去画廊中欣赏当地艺术­家和摄影师的得意之作,感受一段安静的时光。

内罗毕是著名动画电影《狮子王》中辛巴的故乡,它一面是展示给所有人­的狂野外放,另一面则是为探访者拨­慢的细流时光,适合放缓节奏,不带目的地漫游。无论是偶遇“故事”还是心仪好物,都是一份惊喜。

 ??  ??
 ??  ?? 马赛马拉国家公园自然­保护区
马赛马拉国家公园自然­保护区
 ??  ?? 东非大裂谷局部俯视图
马赛人
东非大裂谷局部俯视图 马赛人
 ??  ?? 内罗毕小店 Kazuri
内罗毕小店 Kazuri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