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闪光的汗珠为青春加冕/安一心

Adolescent Health - - Contents - 文/安一心

“大人们为了多挣钱,很努力工作,我也要努力,用闪光的汗珠为青春加冕。我希望在父母回来时,能够送给他们一个最好的礼物,那就是我的成绩单。”曾植期待地望着游米说。这个率真的女孩无意中闯进了他孤单的青春,他觉得这一定就是她所说的“缘分”,他们都愿意用自己闪光的汗珠为青春加冕。

A

春天来临的时候,游米一直想养一只猫,抑或是一只小狗也行,她觉得自己太孤单了。爸爸在国外做工程,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没回来,妈妈是私人医院的护士长,天天忙得不可开交。她总是一个人上学,一个人写作业,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她在电视上看过,常有好心的女孩会在公园里捡到流浪猫或流浪狗,于是她也常常在傍晚带着一袋面包和火腿肠到附近的义和公园,希望能遇到流浪猫狗,然后偷偷养起来。可是她去了很多次也没遇见,那些面包和火腿肠就被饥肠辘辘的游米自己解决掉了。

游米想不通,爸爸妈妈那么努力挣钱干吗呢,一家人连见个面都困难,钱再多又有什么意义呢?爸爸说,他只身在国外做工程,只是希望能让一家人过上好日子。可是游米觉得,家里已经很好了,是她喜欢的好日子,可爸爸为什么还要“抛妻弃女”去那么远的国家?妈妈也是,医院做得好好的,说什么到私人医院收入多,虽然累,但值得。值得什么呢?游米看见妈妈每天回来都一脸疲倦,累得坐在椅子上都能睡着,她很心疼。

大人的世界,游米懂,但又不懂。那些简单的幸福、唾手可得的快乐,明明随时都可以拥有,为什么要等挣到很多钱后才行呢?游米在公园认识曾植后,问过他这个问题。曾植说“:大人的世界总是在明争暗斗,谁挣的钱多就说明谁有本事,所以他们全都在拼命挣钱。”

“就连离开家人,一年不见面也可以吗?”游米愤愤地问。曾值黯然地点点头。后来游米和曾植熟悉后才知道,原来曾植的父母也在国外工作,他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

B

曾植是游米在义和公园认识的朋友,他们同龄,都读初三。

第一次遇见曾植的时候,游米有

些沮丧地坐在公园长椅上,她一直没有等到流浪猫狗,那些面包和火腿肠颓败地躺在她的身边。而曾植在这个时候背着书包,手里拿着一叠资料,念念有词地走过来,在她身边坐下。而游米惊叫起来:“你差点坐到我的面包了。”曾植看她一眼,不乐意地说“:是你占了我的位置,我天天来都坐这。”

游米是个急脾气,她没有等到她的流浪猫狗已经一肚子气了,坐个长椅,还被人说成占了位置,于是没好气地说:“这里是你家呀?那么多椅子你不坐,偏偏天天你都坐这张?鬼才相信,你肯定是想和我套近乎。”

曾植随口应她:“你哪来的自信?”游米可不是好惹的女生,她听出了曾植的弦外之音,愤然道:“你什么意思呀?我很丑吗?你这么没眼色,连话也不会说。”

“哦!”曾植被游米一顿吼,倒是支吾起来。不过被惹恼的游米可没有放过曾植的意思,她喋喋不休地质问: “你干吗一来就坐这?是不是窥探我很久了?”曾植没再理睬游米,他转过身继续叨念。“你读什么呢?跟你说话都不理人,什么意思呀,你这人怎么这样?”游米见曾植背对她,火气一下冒出来,我游米有那么丑吗?还懒得看我了?我在班上,怎么说也算中等姿色。她拍了拍曾植的肩膀,直到曾植再次转过头来,说“:你念什么呢?平时不用功,临时抱佛脚,有用吗?”

“妹子,你话好多,我很忙,别打扰我,拜托!”曾植瞥游米一眼,又把目光盯在手里的资料上。游米看了看这个与他年纪相仿的清秀男孩,故意捉弄他。你想背英文,我偏要打扰, 看你能怎么样?看他身上的校服,游米知道他们同在一所中学。

被游米打扰,曾植干脆收起资料,起身要离开。“你站住!我的话还没说完。”游米叫住他,“你叫什么名字?”“谁和谁套近乎呀?我可没空和你闹,我很忙。”说着,曾植就离开了,连头也没回,气得游米一个劲地跺脚,她想清楚了,回学校后,定要把他揪出来。

C全校两千多人,不认识曾植以前,就算在校园里擦肩而过也不会注意,但认识他后,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当游米在操场上逮到正和同学打球的曾植时,她开心地嚷:“我找了你几天了,你肯定就是那天在公园临时抱佛脚的人,还不快告诉我名字。”

曾植也认出游米来,他叹气不已: “你说说,这是谁跟谁套近乎呀?”

一群不嫌事大的男生围过来起哄。曾植的脸微微泛红,游米可是不管不顾,她说:“你叫什么名字?初几的?”“大姐,查户口呀?”“什么叫‘临时抱佛脚’呢?”几个男生争着逗乐。哄笑声中,游米扛不住了,她虽然直性子,当被一群男生包围,还是沉不 住气。

“我是曾植,初三的。”曾植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赶紧报出名字。

“曾植?”游米重复着,不经意地偷偷多瞄一眼,原来他就是传说中的学霸呀,心里莫名地雀跃起来。但她佯装镇静,故作大方地说:“哦,你叫曾植,我知道了,以后见。”游米说着,匆匆挤出人群。她心跳地如小鹿乱撞一般,脸涨得绯红,一出人群就狂奔出操场。

男生们在她背后起哄,学着她说的话,怪声怪气的叫嚷逗得大家哈哈笑。游米没敢回头,她只听见曾植不悦地叫:“你们乐什么呢?赶紧打球!”

走远了,躲开人群,游米又悄悄返回来,藏在树背后,她远远地观望着在球场上生龙活虎的曾植,心里充满了温暖。游米的成绩还不错,但和第一名的曾植比,还是有距离的。以前她曾听别人讲过曾植的故事,讲他得了多少奖,曾在外宾来校时,全程用英文陪同……

傍晚放学后,游米早早往公园走。只是她在公园转来转去,就是找不到与曾植相遇时坐过的那张椅子。公园

的椅子全都一样呀,可是曾植怎么就认定那张椅子是他天天坐的呢?

晚上写完作业,游米呆呆地坐在书桌前,双手捂住脸,一直在回想与曾植相遇的过程,很懊恼自己对他太凶了。“我留给他的印象肯定糟透了。”她喃喃自语。

“女儿,该睡了。”不知什么时候,妈妈已经回来。游米看着妈妈疲惫的身影,走过去,轻轻抱住妈妈的身体说“:妈,你辛苦了。”妈妈惊喜又诧异,不明白女儿这是怎么了。

D

接连几天傍晚,游米都去了公园,但没遇见流浪猫狗,也没再遇见曾植,她很难过,觉得肯定是自己太唐突,把曾植吓跑了。

周末清晨,游米带上要背的政治资料前往公园。第一次模拟考就要来了,她得好好复习。只是,她手里拿着资料,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突然看见不远处的小坡上,有个男生。她以为那人是曾植,于是飞快地跑过去。男生背对他,正埋头看书。“曾植!”游米大叫。听到叫声,男生抬起头来,疑惑地看着她。原来不是曾植,认错人的尴尬让游米脸红了,她匆匆转身走开。

“你在找我吗?”树丛背后突然站起来一个人时,游米吓了一跳。那儿还有人呀,居然是曾植,游米的心“怦”一下就狂跳起来。她窘迫地说:“你怎么躲在这角落呀!”

“我每次来都喜欢坐这,你忘记了?”曾植笑着说。

游米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公园椅子那么多,又都一模一样,她真记不住到底是在哪张椅子遇见曾植的。不过,看见曾植,她的心情瞬间就愉悦起来了。

“你又要来抢我的位置吗?”曾植逗乐她。“这儿又不是你家,你能来,我也能来。”游米说。只是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明明盼着他出现,怎么一见面就和他斗嘴。

曾植摇摇头,笑了,却不再说话。游米有点难为情,但她还是鼓起勇气说:“我很高兴认识你,我们同校,又都是初三的学生,缘分哟!”曾植晶亮的眼眸露出笑意 :“你叫什么名字?”“游米,游泳的游,大米的米。”游米赶紧介绍自己,手还比划起来。

曾植看着眼前率真可爱的女生,觉得很有趣。他笑着说 :“我知道了,游米。认识你我也很高兴,虽然我们算是‘不吵不相识’,但我们毕竟认识了。”

游米点头,他微笑。游米心里升腾起棉花糖般甜滋滋的味道,心里美极了。她居然和学霸曾植成为朋友了,要是被班上那群崇拜曾植的女生知道,她们不知会有多羡慕她呢。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气氛渐渐融洽,游米站在曾植身旁,一直偷偷打量他。曾植的眼神那么清澈,五官俊郎秀气,特别是他微笑时,嘴角上扬,简直迷死人了。

E

和曾植熟悉后,游米才知道,为了保持第一,曾植付出了很多努力。他每天都把时间安排得满满的,从不浪费。

“我还以为你们学霸都是靠着聪明的脑袋,随便学学的。”游米说。“聪明的人很多,学习方法也很重要,但努力是基础,谁都不可能轻轻松松就考第一。”曾植说。游米相信曾植的话,她知道从初一的第一次月考开始,他就一直保持全年级第一名的战绩,要知道,整个年级有九百多人,十八个

班,而他们所在的中学又是全市最好的,竞争一直很激烈。

关于曾植的传说,游米以前听过很多,大家都把他形容成一个天才,只是每一个天才,都会在背后默默付出努力。就像曾植自己说的,偶尔考第一可以靠天赋,但要长期保持第一,仅靠天赋是不行的。听着曾植的话,游米很后悔自己以前浪费了那么多时间。

他们天资聪颖,还那么拼命,我这样平庸的脑袋怎么能抱着侥幸混日子呢?游米决定以后都要好好规划一下自己的时间了。只是,她又很心疼曾植,觉得他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犹豫一阵后,游米还是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你一直考第一,万一哪次退步了,怎么办?”

曾植咧嘴笑了起来:“你是担心我的承受能力吧?其实也没什么,我只在乎自己是不是尽力了,名次不是我追求的唯一目标。”

F

游米还是常常到义和公园,那儿空气好,那儿总能够遇见曾植。

后来她知道曾植家其实离义和公园挺远的,就很奇怪,他为什么不去他家附近的公园呢?义和公园并没什 么特色呀。难道是因为我?游米想着,脸不觉涨得通红。可又想到,她认识曾植前,他就总去时,突然就泄了气。“肯定不是因为我。”她自言自语。

心直口快的游米藏不住心事,她问了曾植。“这个公园有很多美好回忆……”曾植说。

原来他以前也住这附近,后来家里买了房子,就搬走了。小时候,他的父母常带他来这玩,现在他的父母都在国外工作,他和爷爷奶奶生活。

听完曾植的话,游米觉得他们是同病相连,不过,她比他又幸福一些,毕竟妈妈还陪在她身边。

“大人们为了多挣钱,很努力工作,我也要努力,用闪光的汗珠为青春加 冕。我希望在父母回来时,能够送给他们一个最好的礼物,那就是我的成绩单。”曾植自信地说。

“我也要像你一样,以前我总抱怨我爸,觉得他一个人跑那么远干吗,钱多钱少有什么关系呢?一家人开开心心在一起才最重要。不过现在,我觉得大人们跑那么远,并非只为了单纯地挣钱,或许还想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吧,他们那么努力地拼搏,就是给我们树立榜样。我们自己也要努力拼搏,实现自己的价值。”游米感慨而言。

“对呀,一起加油吧!”曾植伸出手,期待地望着游米。这个率真的女孩无意中闯进了他孤单的青春,他觉得这一定就是游米说的“缘分”。他们都是愿意用自己的努力,用自己闪光的汗珠为青春加冕的年轻人。

(编辑 赵曼)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