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青春的每寸光阴都过成诗/龙岩阿泰

Adolescent Health - - Contents - (编辑 赵曼)

游清子的回答让张宁愣住了,他至今都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感觉每天都过得浑浑噩噩的。张宁怎么都想象不到,原来努力的人是有这样的诗意追求,他回味着游清子的话,他决定要像游清子一样——做个努力的人,将青春的每寸光阴都过成诗,不让自己的青春留下太多遗憾。

张宁是班上最调皮捣乱的学生,他不爱读书,却特别热衷于嘲讽成绩好的人,还常常在班上宣扬“读书无用论”。他的论据就是他的父亲,没什么文化,大字不识几个,却照样可以当老板,挣大钱。

在班上,张宁最烦的就是他的同桌游清子。游清子是个热情的女生,长得漂亮,成绩也好,更难得的是,琴棋书画样样都会,而且还学过六年的散打。张宁想象不出,杨柳细腰的游清子穿上散打服,会是什么样子?

游清子从来不会受张宁的影响,在他口沫横飞与别人聊得兴高采烈时,游清子充耳不闻,仿佛她正独处在一个无人的世界,眼里只有成堆的作业、试卷。

对别人都很热情的游清子却偏偏忽略掉她的同桌,于是张宁心里就燃起了熊熊的怒火,他对游清子冷嘲热讽,故意撕烂她的作业,还把臭虫放进她的文具盒里,甚至有次还专程买了条橡胶蛇放进游清子的书包吓唬她,但是游清子根本不接招,依然无视他的存在,这让张宁更恼火。面对无视他的游清子,张宁没撤了,虽然他不爱读书,调皮捣乱,但还是希望能被别人关注。

班上大部分同学都对张宁避而远之,他们觉得惹不起他,躲开总可以吧。张宁每天带着他的几个兄弟在班上喧闹,他的高谈阔论也只有他们几个呼应,其他的同学都很忙,根本没空理睬他,久而久之,张宁也觉得无趣了。

他想找点事做,让日子过得充实些,可是做什么呢?学习是不用考虑的,一看见书本他就头疼。像其他同学一样,学点什么才艺?可是哪样才

艺是轻轻松松就能学会呢?小时候他也学过画画、弹钢琴、跆拳道、围棋,可是无论学什么他都只有三分钟热度,上过几堂课后觉得辛苦就放弃了,他不知“努力”为何物?更没体验过努力做一件事的乐趣。

看着身边正全神贯注写作业的游清子,张宁想象不出,相同的时间里,她怎么就可以同时兼顾那么多的事。学跳舞、练散打、学画画,哪样都没落下,更别说名列前茅的成绩了。如果不是游清子对他的冷淡,张宁对她其实是打心里佩服的,而且充满了好奇,只是,她一开始就把他当成空气,他怎么咽得下这口气?于是常常与她“对着干”。

课间休息,游清子与后桌男生谈笑风生,张宁看到后怒气冲天,他觉得游清子是故意的,游清子很清楚他跟那个男生关系恶劣,于是走出去时故意把游清子的书本扫落到地上。

“张宁,你怎么这样?”游清子再也忍不住了,她不悦地说。张宁一听,来劲了:“我就这样,你来打我呀?散打高手。”说着,他还故意把脸往游清子手边凑。“有病!”游清子像逃避瘟神似的躲开张宁,捡起书本后赶紧走出教室。

被无视,对张宁来说就是最大的挑衅和污辱,他觉得被伤自尊了。“我又不是空气,凭什么无视我?”张宁时常这样想,一想就生气。

放学路上,张宁带着几个“小跟班”懒懒散散地东游西逛着,突然前面围成的人群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几个人大步流星地奔跑过去看热闹。挤进人群,张宁一眼就看见了游清子正在和人争论,她的自行车倒在了地上。张宁急忙冲到游清子身旁询问她怎么了,他知道游清子每天放学后不 是去练跳舞就是去练散打,她是被人撞了吗?

站在游清子面前的是个魁梧的络腮胡大叔,他气势凶凶地指着游清子说三道四,张宁听明白了,他一下就挡在游清子面前对那位大叔说:“大叔,你太不讲理了吧?你看看你摩托车的方向,你这明明是逆行?怎么还责怪起别人了呢……”

围观的人也纷纷指责那位大叔,见情形不对,他急忙跨上摩托车准备走。“等等,你撞坏人家的单车,这怎么算?”张宁叫住了他。“你想怎么算?”络腮胡大叔不屑地嚷。“道个歉,你会吧?”张宁说。在众人的指责声中,络腮胡大叔丢下一张百元钞票骑车走了,引得身后一阵嘘声。

自从张宁出现,游清子一直在游离状态中,她没想到,张宁会帮助她。她一直都是看不起张宁的,觉得像他这样不学无术的富二代只能被当成空气,即使是同桌,她也不愿搭理他。

“游清子,你身体还好吗?有没有伤到什么地方?”张宁关切地问,“没有”,游清子摇摇头说。“要不我陪你去附近的医院检查吧!”张宁说。“时间来不及了,我还得赶去舞蹈室,今天要彩排比赛节目。”游清子焦急地说。“那打车去,我送你,单车先送去修。”当他向司机准备无误地报出地址时,游清子呆住了,他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看到游清子的疑惑,张宁不好意思地挠着头说:“我偷偷跟你去过几次。”说着,张宁的脸居然红了,他又支吾其词:“师傅,麻烦你开快点。”

游清子第一次觉得慌乱无措的张宁好可爱。她粲然一笑,说:“张宁,你还跟踪过我呀?”张宁害羞地把头转向车窗外。

“谢谢你,张宁!”下了出租车, 游清子向张宁道谢。游清子第一次感觉张宁没那么让人讨厌。“今天跳舞小心点,如果不舒服,一定记得告诉老师。”张宁叮嘱道。“知道啦!你回家也小心点。”游清子回答道。

游清子万万没想到,彩排结束后她走出舞蹈室的大楼时,张宁竟然还站在门口。“你没走?”游清子好奇地问。张宁不好意思地说:“我还是担心你。”

游清子和张宁成为好朋友跌破了很多同学的眼镜,后桌男生更是直言不讳地问:“清子,你哪根筋搭错了?居然和张宁成为好朋友了?”游清子听后,露出了生气地表情说:“这有什么不可以?他是我的同桌呀!”

俩人熟悉后,张宁终于可以向游清子问出他心里疑惑了很久的问题,他问她每天学那么多的东西累吗?时间上安排得过来吗?

游清子笑了笑,一本正经地说“:我先回答你第二个问题:时间安排得过来,并不影响学习,时间嘛就像海绵挤水,挤挤总是有的,至于累的问题,你觉得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会累吗?”

游清子的回答让张宁愣住了,他至今都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感觉每天都过得浑浑噩噩的。张宁还没张口,游清子又笑着说:“我喜欢忙碌的自己,忙碌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我就感觉很开心。我要将青春的每寸光阴都过成诗,而不是虚度,那些忙碌的时刻就是我所追求的诗意生活……”

游清子说话时,脸上呈现出了一种光芒,张宁怎么都想象不到,原来努力的人是有这样的诗意追求。他回味着游清子的话,他决定要像游清子一样——做个努力的人,将青春的每寸光阴都过成诗,不让自己的青春留下太多遗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