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诗里的杨子依/冠一豸

长发飘逸、冰雪聪明的杨子依很有古典气质,特别是她倚靠在窗前流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时,仿佛是一幅清新怡人的画像。她是走在诗里的女子,也是从古诗词中走出来的窈窕淑女,她喜欢用诗的语言表达心声。

Adolescent Health - - Contents 目录 - (编辑 赵曼)

杨子依喜欢唐诗宋词,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只是大家并不知道,她不仅熟读唐诗三百首,而且还能自己写诗。

秋游回来,别人都在为游记苦恼,而她不仅写了篇高质量的游记,还赋诗一首《枫》——“我乃林中一树枫,天生只共冷秋红。适闲摘雅填清韵,抒愤调筝唱大风。”

记得有一年同学们一起去踏春,大家玩得兴高采烈,而看见落英缤纷时,情绪惆怅的杨子依张口就道 :“东风难奈柳丝扬,总有相牵欲断肠。无意此中添寂寞,落英过处遍春伤。”惊得我们赞叹不已,直呼她“才女!”她笑笑,却不说话。

长发飘逸、冰雪聪明的杨子依很有古典气质,特别是她倚靠在窗前流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时,仿佛是一幅清新怡人的画像。记得有次校文艺汇演时,我们班排了一出古装剧,剧中有个角色是古代美女,大家一致推选杨子依来扮演。毕竟只有她最具古典气质,而且她一直在学习民族民间舞,特别符合角色形象。虽然戏份不多,但杨子依一出场就惊艳了众人,赢得掌声阵阵。

大家都说,杨子依的古装扮相灵气十足,一点不输于那些古装电视剧里的女演员。

同学们乐此不彼地谈论那次汇演,觉得杨子依为我们班争了光。而杨子依倒没有沉醉在自己俊美的

扮相中,事情过后,她仿佛什么也不曾发生,一切照旧,从没有过沾沾自喜的模样,更不会盛气凌人。

杨子依跟我们一样,每天穿着校服上学,只是同样的校服,我们都觉得丑死了,但穿在杨子依身上,却也能呈现出不一样的美。杨子依是校领操员,每星期三早上的课间操时间,杨子依站在高高的台子上,面对大家,跟着广播里的音乐、口号带领大家做操,举手投足间,姿态优美,翩然起舞。

有很多男生喜欢杨子依,但没有人敢去表白,觉得她是高高在上的“雪莲花”。杨子依听说这事后,笑着说 :“谢谢大家没有打扰我!都把时间花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吧,毕竟青春有限,容颜易老,每个人都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精彩,而我只想按自己的步骤走。”事后杨子依又写了一首诗《春心》——“春心自有绿红妍,况值东风暧昧天。驿动无须凭所谓,灵犀已在蓦然间。”

杨子依就是这样,总在忙自己的事,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与身边的同学关系不错却又总隔着一些距离。

三别以为整天沉浸在古诗词中的杨子依除了语文外,其他科目都一般般。其实她是我们班的“学霸”,每次考试都能得高分,惊得大家都把她当成“大神”来崇拜。

老师最宠杨子依了,毕竟因为她酷爱古诗词,班上很多喜欢她的

同学也悄悄开始熟读唐诗宋词。一位同学说得对,要想靠近杨子依首先得跟她有一样的爱好。

老师怎么都没想到,其他班的学生都不愿意花时间去背古诗词,但我们班却蔚然成风。课间休息时,大家还会炫耀一下自己新背熟的一些不那么广为人知的诗篇,有的同学甚至都背上了《诗经》。

我们班的语文成绩特别好,老师夸赞杨子依起了最好的带头作用。杨子依红着脸说 :“哪有我什么事呀?是古诗词本身好,大家慢慢发现了它的美并且喜欢上了它。”面对谦虚的杨子依,老师感叹地说:“我以后也得多花点时间研究研究古诗词,要不哪天,我就跟不上你们的脚步了。”大家听后开心地笑了,还为老师鼓掌。

“以后大家写了什么新诗作,我们可以一起讨论,杨子依你可得指点指点我们,我们大家要一块儿进步。我虽是老师,但在古诗词方面,你就是我们大家的老师。”

老师坦诚的告白却让杨子依害羞了,但大家看着娇羞如花的杨子依掌声响得更热烈了。

我们都很清楚,杨子依虽然跟我们关系不错,但她其实一直在刻意的保持距离。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有些看不起我们这些不那么努力的同学?

有一天傍晚放学回家时,我没想到会在路上碰见杨子依。看见她时,她正焦急地蹲在单车旁一筹莫展。“怎么了?单车坏了?”杨子依抬头看是我,眼中像是燃起了希望,她急切地说:“你能不能帮帮我?”

“可以呀,要怎么帮?”我笑着问她。能够帮上她,我觉得自己很 荣幸。“我急着赶去舞蹈室,之前跟教练约好时间的,没想到单车链条断了,所以你能不能把单车借我?我的车子就麻烦你帮我推去修?”杨子依说着,可能想到要麻烦别人,脸红了。

“没问题!我的车子你先骑走,你的单车我负责去修好。”

听我这么说,杨子依松了口气,欣喜地一直道谢。“别见外!我们是同学!你先走吧,别让教练等你。”我善解人意地说。我知道她不擅长客套,让她赶紧走,免得我也紧张。

找了好半天,我才在街角拐弯处找到一家修车行把链条接好。骑上杨子依的粉色女式单车,我感觉怪怪的,但心情却特别美妙。

后来我才知道,其实她并不排斥跟我们交朋友,只是性格使然,她喜欢独处。

杨子依告诉我,她小时候是跟爷爷奶奶长大的,两位老人都酷爱古典文学,而且喜欢吟诗作对。在她小时候就开始背诵《论语》《三字经》《唐诗三百首》了,爷爷奶奶还常常教她作诗。

“怪不得你的古文功底那么好!”我由衷感叹。

“我也是慢慢才发现古诗词的美。我爷爷说中国文化博大精深,越去钻研就越喜欢。我写的第一首诗《草》——‘生发东风破,身柔性若钢。撩春无醒目,却是最苍苍。’当时我爷爷听后,特激动。只是现在爷爷不在了……”

杨子依,她是走在诗里的女子,也是从古诗词中走出来的窈窕淑女,她喜欢用诗的语言表达心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