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我生命的朋友/萍萍

这些路过我生命的朋友,这些细碎的青春记忆,虽然年华匆匆,但每每想起却历历在目。涂玮、阿楚、都都,还有青葱岁月里与我擦肩而过的每张笑脸,都曾温暖过青春岁月中孤独的我。

Adolescent Health - - Contents 目录 - 文/萍萍 (编辑 赵曼)

同桌涂玮

15岁那年,父亲工作调动,我们一家来到了福建龙岩。初来乍到,我身边一个朋友都没有,那种孤独和不适,让我感觉这个城市好陌生。走在人潮汹涌的街道,看着缤纷眩目的霓虹,我却只想逃离。在校园里也一样,他们三五成群,而我只能独来独往。

虽然同桌男生很友善,但彼此也只是点点头,微微一笑,算是打招呼了。同桌叫涂玮,是个内敛、话少的人。其实我是希望涂玮能够主动多开口,只是同桌一个星期了,他都很少说话,更不用说主动找我聊天,如果换个热情的男生,我想我会更快融入这个班集体吧。

周末无聊,也没有朋友邀约,我就带上食物,独自去了离家很近的公园喂流浪猫。独自走在林间小道,看闪光的绿叶,盛开的花儿,心情会瞬间变好。那些流浪猫藏身在密林中,有人拿食物喂养时,它们就会现身。我怎么都没想到,那个周末,我在喂猫时居然遇见了我的同桌涂玮。看见我,涂玮也是一脸惊讶,他还主动问我: “你也喜欢猫?”

我告诉他我喜欢猫,但家里不让养,就只好带些食物来喂。我还告诉他,我爸爸说了,喜欢的东西不一定要拥有,善待它们就好了,在以前生活的城市,我也是常去喂养流浪猫,久了,竟也和那些猫咪们成了朋友。

涂玮没想到我竟说了那么多,于是也和我说起了他跟猫之间的故事。我们的交流很愉快,临别时,我主动问他“:我们已经算是朋友了吧?”我希望在这陌生的城市、陌生的校园里,拥有自己的朋友。“当然!”涂玮笑着说。他笑起来的样子很可爱,一对小虎牙显得那么亲切。每每想起与涂玮同桌的那段时光,想起我们一起去喂流浪猫的往事,我就心存感激,是从他开始,我才真正融入了班集体。

街舞小妞阿楚

在新校园里,跟涂玮熟悉后,没想到隔壁班一个叫阿楚的女孩主动来结识我。女孩很漂亮,明眸皓齿,干练短发。她说她叫阿楚,是涂玮的表妹。

“听我哥说了,你刚来,但你是个有意思的人,所以我想认识一下,毕竟我哥很少提到他的同学,他是个很闷的人,但他主动提起你,而且不止提了一次……”阿楚滔滔不绝说了很多。

阿楚热情似火,而且快人快语,想说的话从不会藏着掖着。阿楚喜欢跳街舞,她一直在找人组队,但学校里会跳街舞的女生很少。“你身材很好,跳街舞肯定好看,愿意加入我们的街舞社团吗?”阿楚开门见山地问我。愣了一下,我还以为她知道我会跳街舞,面对她的主动邀约,我也不藏着了,告诉她,我会跳街舞。

阿楚听说我会跳街舞后,喜出望外。她热切地拉着我的手说:“放学后,我等你,我们一起去磨合一下。对了,你们班还有两个女生也是我们团队的……”说着,她当场就跑进教室,把班上另外两个女孩叫了出来。

在阿楚的热情介绍下,我很快就和团队的女孩们认识了。阿楚建议大家一起跳,我猜她是想看看我的水平如何,我学的舞种比较多,看她们跳过一遍后,我立刻就能跟上她们的节奏一起跳了。

女孩们见我舞技比她们都好,一个个围过来,央求我教她们,后来阿楚居然主动说要我当队长。我原来确实组过队,教大家跳舞也没问题,但我不想一来就抢走阿楚的队长位置,毕竟这是她一手创办的团队。于是我说:“我加入团队没问题,教大家跳舞也行,但队长不变,我只负责协助。”我的善解人意让阿楚很开心,再加上我和她表哥是同桌,我们的关系也越来越亲密。

在后来的日子里,我们成了最亲密的朋友。我一直叫她“小妞”,她叫我“师傅”。我们不仅一起讨论街舞,一起跳,还交换着彼此的小秘密。她是个爱笑的热情女生,她阳光般明媚的笑容让我平淡的青春也变得明媚和精彩起来。

渴望“流浪”的都都

都都是个很有想法的女生,特立独行,喜欢独来独往。第一次认识她是在校图书馆。我借了本《百年孤独》,因为放学后经常要和阿楚一起练舞,平时作业也多,就陆陆续续看了一个多月时间才去还。

在我写还书登记卡时,没想到站在旁边的一个女孩抱怨了句:“一本书借那么久,没空看就不要霸占着。”我左右瞧瞧也没其他人,于是抬头问她:“是说我吗?”“谁一本书要借一个多月我说谁。”女孩冷淡地应。

我没理睬她,刚来不久,我不想生事,只是没想到,放学挤公交车时,我又遇见她了。车上人多,我接完阿楚的电话后,随手把手机塞进身后的书包,腾出手拉住吊环,才不至于被人挤倒。在拥挤的人群里,我看见了在图书馆见过的那个女孩,她站在我身后,隔着一个人的位置。

“百年孤独,说你呢?”突然,人群中有人在叫。我听到后,转身回头看。正是在图书馆见过的女孩,她似乎有些着急,欲言又止:“就是叫你,发什么愣,《百年孤独》这次该轮到我借了,你不要跟我抢。”

我感觉这个女孩怎么怪怪的,但她眼神中的那抹急切还是让我捕捉到了,她示意地瞄了眼我的书包,似乎是心有灵犀,我马上把书包放在胸前,检查我的手机。这时司机师傅说了句: “车上人多,大家都要照顾好自己的贵重物品。”我不知司机是例行说的,还是刻意提醒车上的乘客,但我猜想,车上一定是有扒手,而刚才她突然叫“百年孤独”,是想提醒我注意。

她下车时,我正好也下,于是过去跟她道了声谢。“你知道了?”她问。我点点头。“你反应可真慢,我都急死了。”她说。可能是年纪相仿,也可能是都喜欢看书,或许冥冥中早已注定,这个仅见过两面的女生,我对她有种说不清的亲近感。熟悉后, 我越来越觉得,都都是个思想独立,而且很有冒险精神的女生。她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出去“流浪”,游走在世界各地。

都都看过非常多的书,她向我推荐了好多她喜欢的作品。她说,自从九岁那年看过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后,她就开始向往“流浪”的生活。别看她年纪不大,其实都都已经独自去过国内的很多地方了。

我想都都是向往自由的生活吧,她独立性强,我行我素,在我们相处的过程中,我从她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虽然她的朋友很少,但我知道,她珍视每一份友情。

路过我生命的朋友

在成长的这一路上,我们总会结识不同的人,遇见不同的事。对友情,我从来都是抱着“可遇不可求”的想法,毕竟没有哪一份友谊是强求得来的。

我很感激生命中遇见的每一位有缘人,也珍视每一份友情。可能她们彼此间并不认识,也不合拍,但她们于我却都是不可或缺的伙伴。

因为喂养流浪猫,我和同桌涂玮从陌生到熟悉,他总会默默地做很多事,他的稳重是同龄人中很少见的,跟他在一起,心总是特别踏实。也是因为他,我才开始拥有自己的朋友。

阿楚,这个酷爱跳街舞的漂亮小妞,因为表哥涂玮在她面前说起我,她就来找我认识,她的简单和热情让我很快就融入了她的世界。她带我加入街舞团,在那里,我又认识了很多跟我一样喜欢跳街舞的女孩,我的生活从此变得丰富多彩。

都都,这个向往流浪的女生,一本书的缘分,竟让我们成为了最好的精神伙伴。我喜欢听她分析书中的故事,她独到精辟的判断,对我后来的思考都有深远的影响……

这些路过我生命的朋友,这些细碎的青春记忆,虽然年华匆匆,但每每想起却历历在目。涂玮、阿楚、都都,还有青葱岁月里与我擦肩而过的每张笑脸,都曾温暖过青春岁月中孤独的我。那些久远了,甚至有些模糊的记忆,却都是温暖我心灵的最美时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