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琪和游勇的故事

夏琪从医院回家后,仍旧在想着游勇说的话,她终是明白了踩着分数线被录取的游勇为什么会那样努力。她心里明白,游勇能够把自己的秘密全盘告诉她,那是已经把她当成很要好的朋友了。

Adolescent Health - - Special Subject - 文/杜智萍

意外惊喜

升上高中的第一堂课,老师让大家自我介绍。夏琪正和同桌娟子窃窃私语时,突然听到一个男生站在讲台前,掷地有声地说: “大家好!我叫游勇,我爱下棋……”

夏琪愣怔了一下,抬头瞟了男生一眼,挺帅的男孩,黝黑的皮肤,眉毛那么浓,心跳不由加快,脸莫名涨红。但想了想后,随即释然,男生喜欢“下棋”,此“下棋”非彼“夏琪”。夏琪想着,不由笑了出来。其他同学也在男生自我介绍后嘻嘻哈哈笑起来。

后桌的男生调皮地大声嚷:“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公开表白呀?其实我也爱‘夏琪’。”喧闹声四起。老师赶紧控制形势,让大家静一静。“你们认识?老同学?表白得够直接的。”娟子又凑过来说。夏琪红着脸解释:“你误会了。他喜欢的是‘下棋’,不是我。”说着,还动手比划了一个下棋的动作后,娟子装作恍然大悟,但她那声意味深长的“哦”颇让人遐思。

就在游勇上台前,夏琪自我介绍时,她对大家说,她叫夏琪,她喜欢游泳。没

想到,才过了几个人,就有男生自我介绍,说自己就叫“游勇”,而且爱“下棋”,这样的巧合,在平淡、重复的学习生涯中该引起多少有趣的风波呢?

心事涌动

刚开学的几天里,班上热闹极了。大家都是从不同中学升上来的,彼此陌生,但正值青春年少,正是个性张扬的年纪,很快就熟悉起来。

“我爱下棋,我也喜欢游泳,你呢?”后桌的男生找娟子聊天。

“我爱游泳,我也喜欢下棋,我都喜欢,都爱。”娟子乐呵呵地说。

娟子是个乐天派,整天笑不拢嘴。她拉住夏琪的手,装模作样地说:“我叫‘游泳’,我爱下棋……”然后完全失控地大笑起来。

夏琪无语,她有些恼怒地瞪了娟子一眼说:“好啦,又拿我的名字开玩笑,最后一次。”然后又回头对后桌说: “最后一次开这个玩笑,以后再说,我真生气了。”

夏琪是个敏感的女孩,大家刚开这个玩笑时,她曾偷偷观察过游勇几次,每次他都一本正经地捧着书本或是皱着眉头想问题,对大家的玩笑话充耳不闻,他根本都没打量过自己……敏感的女孩都有一颗骄傲的心。

夏琪长相普通,瘦瘦高高的,以前的同学曾说她是“不长肉的玉米杆”,她也不擅长打扮自己,每天都穿着校服,往人堆里一站便分辨不出来了。

可是再普通,夏琪终究是个花季少女,她对游勇的“充耳不闻”还是感到愤怒。他有什么了不起呢?“如果不是因为名字莫名‘被牵连’,我才懒得注意你。”夏琪在心里愤愤地想,她的目光有意无意地总会停留在左边靠窗的游勇身上。他的头发又黑又浓密,他皱眉的样子那么酷,嘴角不自 觉地勾勒出一道好看的弧线。

惊觉自己在想游勇时,夏琪总是很恼怒,她反感自己“自作多情”。夏琪的成绩很好,她是以全市第五名的成绩考上这所重点高中的,她有远大的理想,她不允许自己“早恋”。她听娟子说,游勇的成绩一般,刚刚达到录取分数线。

“成绩也不怎么样?装什么勤奋呢?”夏琪想着,不由撇撇嘴,瞥了游勇一眼,决定再也不理睬他了,也不允许别人再拿她的名字开玩笑。

偶见游勇

季节转换,夏琪又习惯性地感冒了。她一直觉得奇怪,自己瘦归瘦,但体质还是不错的,平时也没什么毛病,但一到季节转换,总得感冒一场。

以往感冒几天,不用吃什么药,只要多喝点凉白开,病就会好,但这次有点严重,连着四五天了,不仅没好,反而整个人昏沉沉的,头痛欲裂。父母忙着工作上的事,没时间管她。周末时,夏琪自己去了医院。

打完针,夏琪去药房取药时,她突然在医院来来往往的人群中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背影。那个身影她太熟悉了,每天在学校,她都会让目光不由自主地在他身上停留。

游勇在医院干吗?他生病了?夏琪好奇地猜想。不会呀,看他精神挺好的,体育课时他还在篮球场上生龙活虎的,一点生病的迹象都没有……那他来医院干吗?

夏琪好奇地跟了过去。游勇出了门诊部径直去了住院部。他家人住院吗?

夏琪犹豫了好一会后,突然叫了声 :“游勇。”

正急匆匆往住院部大厅走的游勇听到叫声后,转回了头,看见夏琪,他一脸吃惊。

“你怎么在医院?生病了吗?”游勇关切地问。

“我正想问你呢?我感冒了,来拿点药。”夏琪如实说。

已经同学几个月了,游勇很少和班上的同学交往,他每天都是来去匆匆,更不曾和隔得比较远的夏琪说过话,但因为名字的“被牵连”,彼此还是认识。夏琪不内敛,也不外向,跟同学的关系还算融洽。只是上了高中,她再也找不到过去那种“独自鳌头”的优越感,心里有些失落。当然,她也注意到,踩着分数线进来的游勇,其实很有潜力。

“哦,我爸在楼上住院,我来陪他,刚才出去买点东西。”游勇落落大方。

“你爸住院了?”夏琪面对游勇的坦然,反倒不知说什么好了。

“嗯。我上楼了,你回去吧。”游勇说着,转身就要走。

“我可以上楼去看看你爸吗?”夏琪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这句话,她和游勇不熟悉,只是同学而已。游勇的表情有些吃惊,他确实觉得意外,平时都没说过话的夏琪要跟他上楼看望他爸爸?

望着夏琪,确认了她的表情和眼神后,游勇同意了。进到病房,夏琪望着正在酣睡的游勇爸爸,发觉游勇的模样跟他爸好像,俩父子就像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只是一个是青春版,一个是成熟版。

游勇的故事

走出病房,游勇伫立在窗口,望着蔚蓝的天空说:“我爸住院都是因为我。”

夏琪不明白怎么回事,她站在游勇背后,愣愣地望着游勇说:“是人总会生病的,怎么能怪你呢?这种自责没道理。”

游勇苦笑了一下,说:“我爸是被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