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吗?少年/冠一豸

Adolescent Health - - News -

让我始料不及的是,我才刚来不到一年,他却转学走了,他的转学,很突然,听同学讲好像是跟他爸爸有关。我无处询问,只是看着身旁的空位置时,常常会想起他,不知道过了这么些年,他好吗?

偶然听到《你好吗?少年》这首歌时,在悠扬的旋律中,我的脑海里倏地浮现出李懿忧伤的眼神和清俊的脸。乐声如水,瞬间将我淹没。过往的时光早已随风飘逝,那渐行渐远的身影,却依然清晰的刻在记忆深处。

认识李懿时,是在初二的上学期。父亲工作调动,我中途插班进去,李懿是我的同桌。第一天刚去时,正好在发英语试卷,我随意瞟了眼他的分数,心里顿时就“炸”了:哇! 13 分? 我怀疑自己看错了,于是缓缓探过头,再仔细端详,没错,是13分,卷面上大片的红“X”。李懿若无其事,我却不淡定了。

新同桌竟然是个“学渣”?连英语都能考这么差,其他科可想而知了。我不经意的打量起眼前的男生,很帅气,脸庞干净,眉毛浓而长,鼻子尖挺。心想:“不会吧,这么帅的男生也会是‘学渣’?真是浪费了上天赐于他的这幅好皮囊了呀。”

“绣花枕头”——这是我当时能想到的最适合他的词了。于是心里莫名烦躁。听父亲说这所中学不错,还吩咐我要更努力才能在高手如云的班中占有自己的一席之地,没想到……

我对李懿的好感随着那张“13分”的英语卷子一扫而空,光长着一张漂亮脸蛋有什么用?我讨厌不爱学习的人。

李懿从不主动找我说话,要么表情呆呆地坐着,要么到走廊逛逛,也不找同学聊天,更不和他们追逐打闹。看样子,是个文静的男生,只是成绩却那么差,真是可惜了。

转学来的第二天就是数学小测验,我有道填空题不会解,绞尽脑汁后依旧没想出来,我猜想,能解出这道题的人应该不多,于是就提前交卷了。交卷时,我回头瞟了李懿一眼,见他正埋头演算,心里不屑地想:“看起来挺像回事的,不会又是不及格吧?”

虽是初来乍到,但班上的同学都很热情,原想问问其他同学关于李懿 的一些情况,后来觉得还是算了,毕竟刚来,乱打听似乎不好。

直到发数学卷子,我才知道自己小看李懿了。那次他是全班唯一的满分,很多成绩不错的同学都和我一样,败在那道填空题上。那堂数学课,我走神了,思绪怎么都无法集中。我犯糊涂了,一个英语考13分的人,数学居然可以考满分,这是怎么回事呀?他到底算差生呢?还是优生呢?这偏科也太严重了吧!

带着疑问,我在下课时,主动跟李懿打招呼“:你好厉害,满分哟!”“也就那样。”李懿淡淡地应一句,然后就转过头望向窗外。看他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我知趣地不再说话,心里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