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岚的青春故事:在追梦的路上,从不求安逸/李木子

在追梦的路上,从不求安逸

Adolescent Health - - News - (编辑 冀青艳)

内心的丰富,是时间带给秦岚的人生财富。如今的她,更有底气屏蔽杂音、取悦自己。顺境与逆流,不过都是河上的一块块浮石,让人抵达自己想去的远方。在快速的时代激流裹挟下,出将入相往复间,让她在自我与世界之间划了一条明晰的分割线,守着自己的一方乐土,逍遥自在。

琼瑶曾这样评价秦岚:“秦岚一滴泪,天上一颗星”。所以在很多人的认知中,美如画的秦岚似乎只要安安静静地负责扮演美人就好,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主观印象和标签却开始慢慢瓦解。不愿被美丽包袱捆住手脚的她说:“一个人要清楚什么是自己想要的,什么是自己不想要的。”于是,从 2017年开始,她的身上多了很多新的标签,她拍戏、跨界、当评委、做公益,甚至还成立了影视公司并转型成为投资人创办了影视基金。这位在别人眼中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却一直有着一颗热血沸腾的追梦赤子心。

富察·容音,完美无瑕的佛性皇后

今年,秦岚参演的大型清宫巨制《延禧攻略》在上线 20 天时,累计网播量就已经突破34亿,单日最高播放量 2.9 亿。“#延禧攻略#微博超话”阅读量破 38 亿,“#秦岚延禧攻略#超话”阅读量将近 3 亿。对于如此成功的角色塑造,秦岚说:“刻画那些内心戏复杂的角色时,需要先做很多积累与尝试,还要假想出预期的表演状态和效果,不断做各种准备功课,这 个过程会不断充实自己,让想象力发挥得淋漓尽致,这样才能得到最完美、准确的表达。”

“完美无瑕”是秦岚对自己所饰演的富察皇后的评价。在真实历史中,富察皇后贤良淑德、宅心仁厚,既不搬弄是非,也不干预朝政,堪称后宫里的一股“清流”。

在拿到剧本那刻,秦岚便开始做起了案头功课。查阅历史资料只是第一步,当文字和影像以白描形式勾勒出富察皇后的轮廓后,第二步则是要为其填充血肉。“富察皇后在历史上受到很多人爱戴,所以我演的时候压力蛮大的。我有提前到故宫原址去参观她们的住处,包括请看管的负责人给我讲解那段历史。而且富察皇后是很信佛的,所以戏里给她设置了佛堂。这个人物除了有母仪天下的仁慈,还 有佛性。”

如果将屏幕视为一面明镜,那么镜后演员苦练的身影,终会呈现为镜前角色的影像。这个道理,放在秦岚与富察皇后身上再合适不过。

秦岚在剧中的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几乎达到了人们对于富察皇后的完美设想,两人成功融为一体。温柔中的力量,在秦岚看来是表演上的最大难点,她将自己性格中的包容放进了角色,感受着她的喜怒哀乐。“因为富察的戏并不激烈,如何把温和的人演出强大的力量,还是挺难的。演员可施展的空间也比较有限,我抓住了几场情感爆发戏,演的时候很过瘾。”

秦岚所说的其中一场戏正是富察皇后火海痛失儿子永琮,濒临崩溃之际与皇上发生激烈争执的戏。伤心、绝望,以及对自己身为后宫之首的无

奈与辛酸,秦岚将人物在遭遇精神重创下错综复杂的情绪演绎得淋漓尽致,层次细腻分明。尤其是那一滴滑落的泪珠,更是印证了琼瑶的那句“秦岚一滴泪,天上一颗星”,看得人心生悲悯。演员要塑造角色,不能重复演自己

与那些一开始就有着明确表演志向的人相比,秦岚演艺生涯的开篇则显得有些随性。大一那年,在同学的怂恿下,秦岚报名参加了一个全国大赛,结果脱颖而出,成为北漂一族,步入演艺圈。

让她声名大噪的是《还珠格格3》, 200 :1的试镜比例,秦岚一路过关斩将,成为最终的幸运儿,跻身“瑶女郎”阵营。心思机敏、舞技出众的江南名媛陈知画是秦岚的首个代表角色。此后,《又见一帘幽梦》里的绿萍、《南京!南京!》里的唐太太、《王的盛宴》里的吕后……秦岚相继演绎了多个天壤之别的经典角色。

其中,《王的盛宴》让她提名了第七届亚洲电影节“最佳女配角”。吕后的人物弧光极强,从前期的清纯善良,到中期的隐忍不发,再到后期的心狠恶毒。人物在每个阶段的性格转变, 秦岚都拿捏精准,刻画入木三分,备受好评。然而光环笼罩之外,却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往。秦岚说:“这部戏是我拍得最痛苦的一部戏,拍了八个月。吕后的价值观跟我的完全不一样,表演时我要抛弃所有自己的主观看法,颠覆自我的这个过程很痛苦。我要让吕后活在我的世界里,我也要在她的世界里。有场戏我拍了四十多条,感觉自己作为一名演员的自尊心备受打击,那个时候就很怀疑自己。但现在看来这也是对我表演的一种历练,通过吕后这个角色,让我做演员的心理承受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我觉得演 员就是应该去塑造角色,不能总演自己。如果演的角色永远都是适合自己的,还有什么意思。”

演员,一个万众瞩目的职业,好与不好,都会被曝光在聚光灯下,接受公众与舆论的监督。但同时也是一个有影响力的职业,一言一行便可以影响到很多人,这也是榜样的力量。所以,既然选择成为一名演员,就要勇于承受它所带来的一切。这,也是秦岚身为演员的信念。“因为热爱,职业演员会有职业操守。其实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困难,可能别人看不到,但是都要靠自己去忍耐、去坚持。这也是一个成年人对自己事业应有的责任和担当。”

这些年,秦岚关于表演和自我的认知愈发清晰,如拨云见日般,积聚在心头的阴霾逐渐消散。沉淀、积累、思考,让她即便在面对不好的声音时,依旧能坦然豁达。

周遭环境飞速发展,新颜换旧颜成为一种行业常态。加之演员本就处于被动位置,对角色的选择权相当有限。于是,被埋没、销声匿迹的大有人在。但可喜的是,内容为王的时代来临,曾经被“淘汰”的实力演员们终于等来了与新人“公平竞争”的机会。

对于自己的这次“翻红”,秦岚用随遇而安、顺其自然来形容当下的心境,“因为观众的口味决定了他会选择自己喜爱的角色和作品,但是一部优秀的作品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才能成就,所以我觉得‘花无百日红’,演员一生中不可能创作的每个角色都是最完美的。我曾经在微博上说‘人生就像荡秋千,不可能永远都在高点’。所以一部剧红了,观众可能就会连带喜欢里面的演员,这是很正常的现象。”

在娱乐圈里起起伏伏,秦岚的表演初心一直未曾改变,但在敏锐的直觉里,多了份理性的考量。对于自己始终热爱的事业,她享受其中的苦辣酸甜,也在一个个角色体验中,一步步调整自己的步伐。不求与人伦比,只求突破自己

除了在电影与电视剧中来回穿梭,一些综艺节目里同样能见到秦岚活跃的身影。《跨界喜剧王》《喜剧总动员》《新舞林大会》……但令人费解的是,这个女演员竟然倾向选择喜剧类节目。

“我不是表演专业出身,所以舞台剧、话剧经验比较少,更多是在影视剧镜头面前的表演,所以挺想体验一下喜剧舞台的。虽然喜剧比较考验 演员,但何必让自己过得那么舒服呢。尽管这个东西不是你擅长的,但是也可以去感受一下、放开去做,看看究竟能做到什么样子,这也算是给自己多制造一些可能性吧。”

抱着同样的心态,秦岚参加了舞蹈竞技真人秀《新舞林大会》,正如她所言,要把自己敲碎,重塑崭新的自己。

在表演与综艺领域,秦岚快乐地做着喜欢之事,如鱼得水。不安分守己的“冒险者”总是会在某个时刻给人带来意外的惊喜。这两年,秦岚的身份标签又多了一个——出品人。去年一部软科幻电影《超级APP》,是她交出的第二份成绩单。“这一类型的影 片在国内的市场中还不够成熟,做的人也不多,难度是有的,但是总得有人去吃这个新鲜的‘螃蟹’吧,还是要去试探一下市场。我觉得不管是做电影、电视剧还是网剧,都需要为行业发出不同的声音,这样也会促进市场的健全和发展。”

台前演戏、幕后操盘。对于演员和出品人,秦岚更喜欢前者,因为纯粹,更适合自己。但是好戏总有落幕的一刻。卸下面具,做回自己,找到生活中的怡然自得,秦岚自有一套慢哲学。“我在生活中是一个很平淡的人,不是特别激情高亢,可以宅在家一整天。在家就看书、看电影、健身、玩游戏,再做点好吃的,就觉得很幸福。”

正如《延禧攻略》中富察皇后带给她的启发,“生活中也许放手才是真正的获得,不要把所有东西都抓在手里。”

内心的丰富,是时间带给秦岚的人生财富。如今的她,更有底气屏蔽杂音、取悦自己。顺境与逆流,不过都是河上的一块块浮石,让人抵达自己想去的远方。在快速的时代激流裹挟下,出将入相往复间,让她在自我与世界之间划了一条明晰的分割线,守着自己的一方乐土,逍遥自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