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和而不同”的人文精神/杜维明

“和而不同”的人文精神

Adolescent Health - - News - 文/杜维明

作者简介:

杜维明,祖籍广东南海,中国当代著名学者,现代新儒家学派代表人物,当代研究和传播儒家文化的重要思想家,哈佛大学亚洲中心资深研究员,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院长,国际儒学联合会副会长,国际哲学学会名誉院士(代表中国)。在各个时期,杜维明的思想和著述重点有所不同 :1966 年至 1978 年,着重诠释儒家传统,确立了对儒家精神价值作长期探索的为学方向; 1978 年至 80 年代末,关怀重心是阐发儒家传统的内在体验和显扬儒学的现代生命力;20 世纪 90年代迄今,所关注并拓展的领域有“文化中国”“文明对话”“启蒙反思”“世界伦理”等。

《论语》曰 :“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杜维明以为,“同”与“和”是有区别的,“和”的对立面是“乱”和“同”。“异”是“和”的必要条件,没有“异”就不能“和”。儒家“和而不同”的人文精神更多讲的是“求同存异”。

儒家传统是一个划时代、跨文化,同时也是多学科的一个文化现象。

说它跨时代,因为它是从山东曲阜的地方文化,逐渐成为中原文化主流。自 11世纪开始,又从中原文化的主流逐渐成为东亚文明的体现。它对越南、韩国、日本和海外的东亚社会都有一定的影响。所以很多人认为儒家传统是代表东亚文明圈的一个思想传统。

说它跨文化,因为它不仅是中国的,也是越南的、日本的,朝鲜的,也可以说是海外东亚社会的文化。

说它多学科,因为可以从历史、文学、宗教、人类学、政治学、社会学和经济学等各方面来探讨这样一个错综复杂的文化现象。儒学——为己之学

说儒家是一个生命的学问,是身心之学、性命之学,一般没有很大的争议。它一方面讲修身,一方面也讲人和自然、人和天道能否互相感动的问题,可是儒家也是“为己之学”——希望能够培养创造自己的人格。儒家传统就是一个学做人的传统,就是一直在学习做人的过程中展现它的价值。

儒家所理解的“己”就是个人,但他不是一个静态的结构,而是一个动态的过程。他是变化的、发展的,希望能在逐渐的变化发展中,成全和展现自己。所以他不是孤岛,儒家没有发展成一个纯粹的个人主义,而像

一条河流。儒家的终极关怀就是如何做人,如何完成自己的人格。儒家所谓的“己”是一个关系网络的中心点,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尊严和独立性。这个中心点,如果用现代的话说就是自我认同。一般的理解是,儒家比较注重关系网络,注重人际关系,注重社会性,所以人们常常把儒家当作一种社会文明,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儒家仍有强调主体性的一面,真正了解儒家,就把个人主体性和社会性的关系网络配合起来,这个中间就有“和”的问题,也有“异”的问题,有调节的问题,也有矛盾冲突的问题。因此儒家是非常现实的,不是空谈。

那么儒家对“己”的期望是什么呢?简单地说,儒家希望每个人都不要做一个损人损己的人;不要做一个损人不利己的人;不要做一个损人利己的人;也不要仅仅满足做一个利己也不损人的人。儒家最希望人能做“利己利人”的人。

现在所有要讨论儒家的问题,都应该以一个活生生、具体存在的人作为思考儒家问题的基础。也就是说,每个人都是不同的,这是儒家坚持的一个观点,因为不同,每个人都有特殊性,包括族群、性别、年龄、语言、环境,甚至基本价值取向等的不同。

不仅如此,人与人之间的才智也会有很大的不同。有的人运动能力非常强,有的人乐感很好。能力的差异导致人们在自我发展时有不同的选择。于是儒家要问一个问题:伦理的能力——就是学习做一个善良人——是不是有选择性?从中也可以看出,儒家是一种哲学的人类学,是一种生命的学问,也就是说它关注的是如何培养人的素质,希望人能够全面发展。

因为人是多元化的,所以要考虑本末的关系,深浅的关系,前后的关系, 个体和全面的关系……所谓“自天子以至于庶人,皆以修身为本”,就是说在伦理这个层次,每个人都应该以修身为本,这是儒家考虑的基本问题。儒学——同情的伦理

如果把伦理当做一项重要的议题,那么儒学所倡导的是什么样的伦理呢?它是一个关怀的伦理,一个同情的伦理。

你在社会上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这是儒家最关心的问题。所谓“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实际上是正名的问题。君要像君,臣要像臣,老师就要像老师,同学要像同学,同事要像同事,前面说实际是什么样的人,后面说希望或应该成为什么样的人。

有人说中国的老传统是“三纲”,即“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这是儒家的糟粕,应该抛弃。但“五伦”在某种程度上是健康的,即君仁臣忠,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妇有别,朋友有信。

儒家不是一个僵化的思维,它从鸦片战争以后因为受到西方文化的冲击一直在进行调节。经过了西化和现代化以后的儒家,是适应新时代后体现出来的哲学和人类学,它的核心价值“仁、义、礼、智、信”,在今天具 有非常旺盛的生命力。这些价值不仅在维持一个社会的安定上能够起非常大的作用,还对人类社群的重组都有一定的说服力。

还有一个必须强调的问题:就是每个人的特殊性和公开性(开放性)两者如何结合。也就是它如何处理个人、家庭、社群、国家、人类乃至生命的共同体和宇宙的共同体。

每个人都应当做到超越个人主义,特别是狭隘的个人中心主义,必须超越家族主义,不能够陷入地方主义。儒家不是一种人类中心主义,而是能够和鸟兽植物的生命共同体合在一起。

(编辑 冀青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