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针线缝制的慢时光/马亚伟

Adolescent Health - - CONTENTS - ■ 文 马亚伟

针线缝制的慢时光,仿佛是时光老人珍藏的一匹质地精良的锦缎,何时抖出来都那么柔软光鲜。我想起小时候,陪伴母亲度过的那些针线缝制的美好时光……

母亲说要亲手给小外孙做小棉裤,花布、棉花、针线、剪刀、顶针一应俱全,热热闹闹摆开了阵势。我对母亲说:“何必这么麻烦呢?童装店里卖的各式各样的都有,买来也方便!”母亲说:“童装店里卖的衣服再好,能比得上我亲手做的暖和吗?你瞧,这棉花是自家种的,留最好的做棉衣呢!一针一线做出来的东西,穿着舒服。”

是啊,一针一线慢慢缝,母亲把千丝万缕的温情和暖意缝到小棉衣里,上面一定有手的温度和心的温度。小棉衣上爱意流淌,穿着怎么能不舒服呢?

记得《从前慢》里有这样的句子: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从前的一切都那么慢,车、马、邮件,还有那些穿针引线的慢时光。千针万线都是亲手缝制出来的,缕缕深情尽在其中。

可如今的生活被一个“快”字捆绑了,我们总觉得快就意味着高效,所以尽管机器制造的东西千人一面,人们还是会选择。但是,无论生活的脚步如何迅捷,曾经的慢时光都是最值得回味的。

针线缝制的慢时光,仿佛是时光老人珍藏的一匹质地精良的锦缎,何时抖出来都那么柔软光鲜。我想起小时候,陪伴母亲度过的那些针线缝制的美好时光……

天气一转凉,母亲就开始做准备了,一家老小的棉衣、被褥,统统都是母亲一针一线缝制出来的。母亲一点都不着急,慢条斯理地做棉活儿,炕 上翻滚着大红大绿的被面,被面上大朵的牡丹或荷花浮在青葱葱的绿叶上,分外喜庆。我们姐妹的棉衣都是小碎花的,母亲舍得花钱买新面料,大概她觉得只有崭新的面料才配得上她的手艺。

针线缝制的慢时光,那么妥帖温暖。母亲做活儿的时候,是安静和祥和的,她手中的针线轻巧移动着,不慌张,不急促,就那么有韵律地穿拉着,慢悠悠的。母亲盘腿坐在炕上,裁剪,纫针,缝制,每个环节都一丝不苟,一气呵成,显得那么游刃有余。我总是坐在一旁,呆呆地看着母亲,她专注的样子那么美,低眉垂睫,温柔沉静,心中的爱意好像涌到了眉头,又落到了指尖。母亲的嘴角有时微微上翘,露出喜悦的神色,那是她做好了一件棉衣,在独自欣赏的样子。阳光暖暖的照进屋子,母亲沉浸在手中的针线活中,我也静静地看着她,安静的氛围,似乎能够让时光静止。

母亲总说慢工出细活,的确是,慢下来,沉住气,心才能静下来。心静下来,才能做出好“作品”。母亲的针线活儿非常精细,裁剪得当,针脚匀称,记得祖母说过,母亲和四婶做的针线活儿一眼就能分辨出来。这应该就是所谓的“风格”吧!

针线缝制的慢时光里,藏着深深的爱和浓浓的情。如今,母亲又要穿针引线,为我的儿子做棉衣,我想,母亲一定怀恋曾经那些慢时光吧,我也一样,很想回到昔日的温情岁月……

(编辑 赵曼)

父亲和母亲的生活比较单调,平时就是看看电视。我想让父母的生活丰富起来,可他们怎么都学不会上网,更学不会使用微信,只会用一部老年手机接打电话。

最近我发现,父亲和母亲还是比较钟情于传统的娱乐方式——看报纸。我订了一份报纸,他们来到我家,经常拿着报纸翻来覆去地看,我忽然想,不如给他们做个剪报本,把一些适合他们看的内容都剪下来。

我一直有剪报的习惯,经常把自己发表的文章剪下来,细心地粘贴到本子上,无事就拿出来翻看,觉得很有意思。我开始尝试着为父母做剪报本,从收到的一大摞报纸中,精心挑选里面的内容,把有用的都剪下来。按照内容分门别类,有养生类的,比如如何养胃的一些饮食配方;有医疗类的,比如关于冠心病的知识,老年人进行锻炼时的注意事项;有关于家庭情感故事类的,等等,一段时间以后,一本厚厚的剪报本做成了。

什么是送给父母最好的礼物? 我想最合他们心意的才是最好的,我不觉为自己的小创意笑了。回到老家,我把剪报本交给父亲,父亲有些意外,但我看得出来,他对我做的剪报非常喜欢,爱不释手地赶紧招呼母亲一起看。

父亲患冠心病多年,近期出现了心脏早衰的迹象。剪报本里有一篇文章,专门介绍冠心病,而且提到一种预防心脏早衰的方法,父亲咨询过医生后,决定试试,竟没想到效果非常好,胸闷气短的症状真的改善了不少。父亲开心地告诉我说 :“真没想 到,你的剪报本作用这么大!”

我做的剪报,相当于为父母订了一本杂志,而且是为父母量身定制的,父亲和母亲都喜欢传统的阅读方式,说还是白纸黑字看着舒服。有时我在网上看到有用的东西,会把字体放大,然后打印出来,粘贴到剪报本上。这样,剪报本的内容就越来越丰富了。

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带一本我做的剪报本回家。父亲和母亲都非常珍爱我做的剪报本,每本剪报,他们都看得非常认真,有疑惑的地方,也会咨询我。父母非常会活学活用,他们经常用到剪报上一些关于生活中的小技巧,有些话他们甚至都背下来了。

有一次,我看到父亲和母亲凑在一起看剪报,他们看得特别专注,母亲的眼睛有些花了,有时看不清,父亲就读给她听。

我站在他们身后看着这一切,偷偷地笑了。我决定坚持为父母做剪报本,要让他们的生活更丰富、更充实起来。 (编辑 赵曼)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