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花如米小

——成长相伴 助力留守儿童健康成长

Adolescent Health - - CONTENTS - ■ 文 陈惠

——成长相伴 助力留守儿童健康成长/陈惠

近些年来“,留守儿童”这个词经常出现在网络、杂志、报纸等各类公开的媒体上,被冠以这个称呼通常意味着将要输在起跑线上,孩子们会被社会工作列为重点帮扶对象,更是近年来政府和媒体呼吁全社会都要加以关心与关爱的群体。

作为一名社工师,多次参加社工帮扶活动,因“安徽省民政厅江淮 社工行动——成长相伴”项目多次踏入怀远县淝河乡新集村,从而接触了“留守儿童”这个群体,走近那些可爱的孩子们。村里的每个孩子都很简单、朴实,每个人都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我喜欢一个一个地叫他们名字,如果非让我给这个群体命名,我想我更愿意叫他们“村庄孩子”,是不是更能体现出一种亲切和 温情呢?

他们都是些十岁左右的孩子,父亲或父母双方长期在外打工,留下他们跟随爷爷奶奶或亲戚邻居在村庄生活。据统计,新集村共有一百多名这样的孩子,其中父母双方都外出打工的有四十名左右,这些孩子也是此次项目的重点服务对象。

按照工作安排,我们首先进行

入户走访“。有问题较突出的吗?”我们问村干部。村计生专干宋大姐回答说“:有,一户是小女孩13岁了,父亲被判了无期徒刑,母亲改嫁到了外地,家里只有她和奶奶一起生活。另一户,强强和涛涛是一对堂兄弟,哥哥上四年级,弟弟上一年级,他们的爸爸都在外地打工,已经连续好几年没回家了,他们的妈妈都改嫁到了外地,兄弟俩由爷爷奶奶照料。”

在宋大姐的带领下我们走进了这些孩子的家,脏、乱是我们踏进小女孩房间的第一印象,床上被子衣服胡乱地摆放,有的都能看到明显的污渍,地上随便扔着垃圾、鞋子等,奶奶很热情,招呼我们吃东西。

接着去了强强和涛涛家,我们进去的时候,兄弟俩正在堂屋里看电视,涛涛明显小很多,应该是弟弟,非常好动,一脸的懵懂的样子,强强要大一点,应该是哥哥,看起来也成熟稳重一些。他们的奶奶介绍说 :“过年的时候强强妈妈接强强到改嫁过去的那家住了一阵子,强强妈现在又生了个小男孩……”奶奶说这话的时候,我看到强强的头垂得很低,脸涨得通红。

我们试着与孩子建立初步的信任关系,除询问他的姓名、年龄、年级外,聊聊他最喜欢看的动画片、最喜欢玩的游戏、最喜欢哪门功课、在学校有几个好朋友,等等。走访进行得很顺利,在我们看来,孩子们都是单纯可爱的。虽然这些孩子没有父母陪在身边,但他们是自由快乐的,一如自由生长的植物,生机蓬勃。

我是在后来组织的“好习惯伴我共成长”主题小组活动中注意到小雨的。十岁的小雨瘦瘦的,皮肤有点黑,在活动和讨论中表现都很出色,成了组长。活动结束后,别的孩子都纷纷离开教室回家了,只有她还站在门口等我,说爷爷让她锁教室的门。我问她爷爷在哪里?她指向隔壁志愿者培训班的教室,说她爷爷在那边。于是,我见到了小雨的爷爷——黄老先生。

黄老先生很健谈,退休前做过多年的高中化学教师,曾担任过乡镇干部。他说,本地凡读过高中的人基本都是他的学生,谈到这些留在村庄上的孩子,他很为他们的现状担心,也为很多家长不重视孩子的 教育问题而痛心不已,希望能为孩子们做些什么,所以报名参加了志愿者活动。

从春末到深秋,我们已经踏进新集村很多次,孩子们和村民从最初的新奇惊讶,变为无话不谈。通过一次次的活动,我们目睹了孩子们的变化和成长,从乱扔乱放变得讲究秩序了,马虎粗心的孩子变得细心了,内向的孩子变得开朗了。许多位热心村民还自愿加入了儿童关爱志愿者的行列。

这些成就让我们感受到了社会工作的意义,体会到了公益服务的快乐,更因为可以帮助到“留守儿童”这个群体,改变村民的想法而感到欣慰。

“生命开始的一瞬间就带来了斗争的草,才是坚韧的草”。新集村的孩子和做为社工的我们,就如遍布乡野的小草一样平凡而普通,但我们都一样的不屈不挠、努力向上,相信我们一定能成为坚韧的、斗争的草。

活动合影

孩子们在挑选书籍

孩子们的手工作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