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把秘密告诉我

一听到“秘密”两个字,我更生气了,于是吼出来: “早告诉你不要告诉我你的秘密,你的秘密太多了,让人无法承受……”被我一顿吼,陆勇竟然哭了。

Adolescent Health - - 专题策划 - 文/太子光

早晨我刚进教室,陆勇就跑过来,趴在我耳边低声说:“班长,我有个秘密告诉你,你可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我正准备拒绝,他就急切地说:“我爸升职了。”我一听,愣了,这算什么秘密呢?搞得神秘兮兮。

于是我拽住正准备离开的陆勇,一本正经地对他说:“陆勇,有件事跟你商量一下。”“什么事?”陆勇一脸好奇。“拜托你以后不要再把秘密告诉我,我都还没同意,你就说了,你这样让我很为难,而且很累。”我装出疲惫的模样。

陆勇就是这样,整天高深莫测,他看人时,总流露出一副怀疑、探究的神情,眼珠子转来转去,眉头在跳动。他的口头禅是:“这个秘密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在别人聊天时,他却爱凑近乎,扎进堆里,听别人在说什么。聊得兴奋时,他会突然压低声音: “各位,你们靠近点,我有个秘密告诉你们……”陆勇的话还没说完,大家嘘声四起,散了。

“连你也不听我的秘密了?”陆勇不相信地说。在他的想法里,他是因为信任我,所以才把秘密告诉我的,可我居然拒绝了?气乎乎离开时,陆勇愤然地对我说:“我以后有什么秘密再也不告诉你了,你不值。”

我就纳闷:“我凭什么每天要帮你保守秘密呢?”

好好的心情被陆勇破坏,连书也没心思看了。陆勇真是个奇怪的人,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怎么到他那都成了不可告人的秘密呢?而且这些根本不是秘密的秘密,他自己都守不住,却让我守?

课间操时间,天空正飘着雨。大家都被堵在教室哪也去不了,整个教室一时间热闹非凡,三五成群,每个小圈子都聊得热火朝天。我站起来舒展一下久坐有点累的身体时,无意间瞥见陆勇被大家孤立了,同学都不愿意搭理他,都远远地避开他。

陆勇把视线转过来时,我急急地躲开,不去看他。同桌正兴致勃勃地说起一个他在网上看到的新闻,大家好奇地望着他,竖起耳朵听。同桌有个本事,他总能把一个寻常的新闻讲得跌宕起伏,再加上他抑扬顿挫的口气,让人好奇心顿起。他一边讲时,

大家总会情不自禁地追问:“后来怎么样了?”

“在说什么呢?让我也听听。”陆勇忍不住凑过来。

“去去去,一边去,你听什么呀?万一你传出去呢?”同桌说。

“我会保密的。”陆勇说。他的认真表情逗得大家齐声笑了起来,一脸窘迫的陆勇涨红脸,在大家的哄笑中悻悻地逃回座位。

放学乘公交车时,陆勇第一个冲上去。等我上车时,车厢里已经人满为患了。

“班长,快过来,我帮你占了位置。”人群中传出陆勇的叫声时,我故意充耳不闻。太丢人了,他怎么这样?谁 让他帮忙占位置啦?

“我们都没位置坐,你还占着空位?”有人指责陆勇。

“我就占,替我班长占的。”陆勇理直气壮。

“哪个是班长呀?站出来让大伙瞧瞧,这么小,就这么官僚,好大的官架子,乘公交车还有人帮着占位置……”

人群叽叽喳喳,有人哄笑、有人谩骂。人群中的我,脸早已绯红,恨不得赶紧下车。下一站到时,又一群人挤上车来,我被人群推到了中间,正好站在陆勇身旁。一见到我被人群挤到中间,他高兴地说:“班长,你过来坐,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我一声不吭,目不斜视,佯装不认识他,跟着下车的人群赶紧挤出车门,跳下去。

看着摇摇晃晃远去的公交车,我终是松了口气。虽然要再重等一辆车,但我愿意,无论如何能够躲开陆勇就是好的。这家伙真烦人,他居然一点公共意识都没有,害得我被嘲笑、谩骂,我再也不想跟他说话了。

下午,我和同桌在校门口遇见,俩人有说有笑一起进教室时,没想到陆勇已经等在教室。我才进去,他就拦住我愤愤地问,在公交车上时,我为什么不理他?

我一听火气就蹭蹭得往上涨,他难道是猪脑袋吗?因为他嚷嚷着替我占位置,害我莫名其妙被骂,我什么时候要他帮我占位置了?他自作主张,居然还敢来质问我?于是愤然回击:“你怎么好意思做那样的事?占位置?我让你帮我占位了吗?被大家指责了也不知道反省,还认为你做得很对呀?”

我口若悬河,如果说声音是子弹的话,我早已对着陆勇扫射了一遍。他看我怒气冲天,一时竟然哑口无言 了。我却没有停住,歇一口气,又继续说:“我的脸都被你丢光了,还敢问我在车上时怎么不理你?”

陆勇一脸委屈,他低低地应一声: “我就是想告诉你一个秘密。”“又是秘密呀?陆勇,你就是秘密太多了,所以大家都讨厌你。”同桌直言不讳地怼他。

一听到“秘密”两个字,我更生气了,于是吼出来:“早告诉你不要告诉我你的秘密,你的秘密太多了,让人无法承受。你爸升职了,你妈帮你买了双新鞋,你们家去吃了一顿火锅……这些都是秘密吗?你明白‘秘密’两个字是什么意思吗?找本字典查查,再来跟我说‘秘密’。”

被我一顿吼,陆勇竟然哭了,他哽咽说:“我就只有你一个好朋友。”

陆勇说,他只有我一个好朋友。我知道,班上的同学都排斥他,不喜欢和他交流,而他却是喜欢凑热闹的人,见哪有人扎堆都爱凑过去,被人排斥,对于爱凑热闹的他来说,那应该是相当难过的事吧。

体育课时,分队打篮球。陆勇的球技其实不错,但选人时,没人选他。

“要不,让他加入。”同桌拉了下我的衣角,朝我努努嘴。我正有此意,见陆勇没人选时,我心里也不是滋味。

“陆勇,你愿意来我这组吗?”我当众问他。“我愿意!我愿意!”陆勇喜出望外,欢快地跑到我身边,眼中满满的都是感激。

放学时,陆勇见我一个人在站台等车,就挤到我身边,说:“班长,谢谢你!”“别谢我,只要你以后不要再有那么多的秘密要告诉我就行了。”我笑着拍拍他的肩说。

陆勇难为情地笑了。一场关于“秘密”的风波烟消云散。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