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死过一次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Psyche 健心 - ◎邓刚(摘自《今晚报》图/廖新生)

人的一生有很多体验,有爱的体验、恨的体验、痛苦的体验、甜蜜的体验,但很难有死的体验,我却“有幸”体验到一次死的滋味。

在参加辽西山区备战工程建设时,我在极其简陋的宿舍里遭遇煤气中毒,体验到死其实真是像睡觉睡过去一样。记得那天晚上我一躺到床上,立即舒舒服服地睡过去,但好像只睡了一分钟,就听见人们疯狂地呼喊我的名字。

后来据抢救者说,凌晨四点钟时听到我们宿舍里发出一声惨烈的怪叫,随之还听到门框或窗框断裂的“咔嚓”声。于是大家 都跑来,才发现发出怪叫声的人是我,断裂之声则是我把睡觉的木床蹬裂了。

人们从玻璃窗户外看到我龇牙咧嘴,两只胳膊僵硬,便砸碎玻璃冲进来把我拖出去。

然而当我真正清醒过来时,比死了还要难受一百倍。我头疼欲裂,极度恶心,想着我要是死了该有多好,就用不着遭这个罪了。

不过经过这次的死里逃生,我和从前判若两人。当时我从医院的抢救室里出来,第一件事就是直奔饭店,拿出不多的积蓄去买所有我过去舍不得吃的好东西。我大吃大喝了好多天,并

雄赳赳地闯进商店买了一双皮鞋,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穿皮鞋!在掏钱的一刹那,我突然有些心疼,但随即就想:怕什么,我本来都差点死了。

足足享受了一个月,我又恢复了正常,不但不敢再买炒肉吃,还把那双皮鞋小心翼翼地擦上一层油,藏进箱子深处。死过一次的唯一“遗产”就是我从此变得勇敢了、大度了。

后来在艰难的年代里,我能跳进凶险的浪涛中捕鱼捉蟹,敢爬上高高耸立的铁塔挥动焊枪,支撑着 我的就是“曾经死过一次”。我想上天绝不会再让我死第二次。虽然这种想法很可笑,但给了我阔步前进的力量,令我的后半生受益无穷。为此,我 觉得人生最难获得的财富就是经受一次危及生命的磨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