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前服老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Contents - 弋舟

现在看来,对于暮年生活,我和老伴儿都太过乐观了。当年,我们退休的时候想着,自己老了绝不拖累孩子。我们和孩子之间的关系,从他们考上大学那天起就已经“功德圆满”,从此对彼此在义务上都不做强求。那时我们想,自己老了以后可以依靠不菲的退休金游山玩水,完全投身到大自然的怀抱中去。要是到了老得哪儿都去不了的时候,就找一个小保姆伺候自己。起初,一切都按照我们的计划进行着,我和老伴儿退休后年年去外地旅游。在丽江,我们还租了一间民房,连续三年都在那边过夏天,自己买菜做饭,就像居家过日子一样。

但是没过几年,计划就全被打乱了。我们没有料到自己的身体会垮得这么快。

怎么办?只有终止云游四方的日子,提前进入请保姆的程序。可真的开始请保姆时,我们才发现自己太幼稚了。

我们最先找了家政公司。要伺候两个老人,对方给出的价格是每月3000元。我们将第一个小保姆请进家门后,却发现服务质量和我们的预期完全不相符。

我们老两口是自认有修养的人,但是的确难以容忍,于是换了一个,每个月多给500元。但是价格抬高后,我们获得的服务质量与预期的落差反而更大了。

我和老伴儿就这样接二连三地换了四个保姆,最终不约而同,都决定不再尝试这条路了。我们决定在自己还能动的情况下照顾对方。

我和老伴儿决定住进养老院去。

也许真的是走到人生的尽头了。这段日子,除了收拾要拿到养老院的东西,每天夕阳落山的时候,我们两个就坐在阳台上聊过去的事情,像是在告别。

前两天,我和老伴儿完成了一个大工程,就是把孩子们从前的照片都整理出来,分门别类,按照时间顺序扫描进电脑里,给他们做成电子相册。我还买了两台平板电脑,分别把他们的照片储存进去。

我们这一辈子,传统观念不是很重,自认为我们的生命和孩子们的生命应当是各自独立的。可是如今看来,人至暮年,对于亲情的渴望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老伴儿现在特别思念孩子,我也一样。这些日子,我总是突然想起两个儿子小时候的样子,有时候还会有些错觉,好像看到他们就在我们跟前玩耍。

离开家时,我和老伴儿仔细想了想,要 从这个家带走的东西好像并不多,除了我们的养老金卡、身份证,唯一值得我们带在身边的就只有孩子们的照片了。人生前一个阶段积累下的其他有形之物,我们都不需要带走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