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头脑来登山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Contents - [韩]李根厚

媒体采访我时,几乎必问我这个问题:“你的座右铭是什么?”我认为吃饭、做事、学习的常识才是人生哲学,从这个意义上讲,我没有什么特别的人生哲学。

但是听的人不甚满意,还会追问,这时我的回答始终只有一个:“求其次,不要做最好。”听的人显然感到意外。这个世界都在强调“要做就做到最好”,我为什么“求其次”呢?

应该说,我很不喜欢“最好”二字。我所谓的“求其次”不是求“差不多”,是要做到自己满意的程度,但不是患上完美强迫症。

上大学后,我开始登山。登山的人总喜欢把征服山峰作为目标,但我不是如此,因为登山本身足够让我喜悦。每次登山,我都欣然投入山的怀抱,我不为登峰失败感到可惜,反而觉得可以欣赏山上的雪景是最好的享

受。

后来我做了医生,但我喜欢的绘画、诗歌 和登山依然伴着我,并且我还把绘画和诗歌应用到治疗上。现在回想起来,在基本的医学诊疗上营造艺术环境,确实使得治疗效果更加好。

我之所以能做如此多的事情,是因为我做每件事的时候都保留了30%的余力。如果想把事情做到完美,必须投入所有的时间和精力。为了争第一而榨干自己,就没有余暇和余力可以旁顾。

我现在因为健康问题已经无法登山了。即使去尼泊尔,我也只能做简单的徒步旅行。看着触手可及的山峰,脑海里回放当年登峰的情景,这就足够让我喜悦了。我现在是靠眼睛登山,而不是靠双腿登山,这也是“求其次”才得来的喜悦。

哪怕我终于不敌岁月,卧床不起了,也有许许多多的喜悦在等着我——卧床看着喜马拉雅山的影像,用头

脑来登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