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文爱好者养成记

Amateur Astronomer - - 星空有约 - □韦 国

1977 年,生活在部队大院的我挎上小书包走进学堂上学了。认了几个字之后就开始到处找书看,当然最喜欢的就是那些光怪陆离的书籍。可惜当年不比今日,科幻小说几乎没有,最有趣的书当属《十万个为什么》橘黄色的封面现在仍旧记忆犹新。我最喜欢其中的《天文》和《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两册,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前者告诉我日月星辰和宇宙是怎样的,后者则告诉我远古的地球上生活着一种巨无霸般的动物——恐龙。当时的我对这些梦幻般的东西可谓痴迷,只要有相关的书籍一定要借来看看。再加上部队机关的阅览室有大量的科普读物和杂志。这也许就是我对天文爱好的开端。

那个年代,天文资讯并不发达,经常是在某科普杂志上知道有日食或者月食发生的时候,时间早就过去了。所以,直到20世纪90年代初,刚大学毕业的我也只看到过一次日偏食和一次月全食。至于大行星、彗星等完全没看过。最为遗憾就是哈雷彗星回归,当我知道这个天象时,哈雷彗星已经远去 了,海尔•波普彗星也是如此。进入中学后,由于父母工作单位在邮电局,每年都会有期刊杂志征订任务。大人们订报纸,我也搭个顺风车,订了几年的《少年科学》、《中学生科技》和《飞碟探索》,唯独没有订《天文爱好者》。原因很简单,单位和学校的阅览室里有。这些期刊杂志确实给我带来了不少天文方面的信息。只是那时的所谓天文爱好还只停留在阅读上,不过在此期间也曾有过小小的尝试。记得某期的《少年科学》杂志有一个邮购天文望远镜的广告,20元一支,40mm口径、塑料镜筒、目镜不能更换的那种,调焦是靠目镜的旋进旋出。于是我迫不及待地向家里大人提出要求,还好,这个要求居然被接受了。就这样,我得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支天文望远镜。然而,这支望远镜确实太简单了,更准确地说是简陋。无论是光学性能还是整体结构都是那么简陋,没有支架,根本拿不稳。于是又央求父亲给我做了一个木制的三脚架。即便如此,因为没有天顶镜,观测的时候需要弯腰驼背仰视,那个姿势实在痛苦。我只用这支望远镜观测过月球,但是没有看到杂志图片上那种震撼的环形山效果,确实有点失

望。至于看行星,当时还不知道天上哪颗是。经过这次失败的体验,对天文的爱好基本就算放下了。转而去玩集邮和无线电了。随着网络的发达,通过网络了解到了更多的天文资讯。无论是信息量还是及时性都远远超过了20世纪报刊杂志的年代。然后我又萌发了拾回天文爱好的念头。当然,那还是21世纪初的头几年,天文器材还是“奢侈品”。网络上充斥着欧美、日本的进口器材,国产器材还是凤毛麟角,记得当时多的是智通、凤凰、天狼、博冠这些产品,不过都是低端的小口径普通消色差折射望远镜和球面反射望远镜,支架系统多是简易手动经纬仪或者EQ1—3这样的简易手动赤道仪。由于当时资金紧张,就想先买台几百元的简易天文望远镜,于是去了广州的将军东电器城买了一台3英寸口径、900mm焦距的反射望远镜,搭配一台简易的EQ1赤道仪。无论如何,同当年那只小小的塑料望远镜相比,至少看上去更像是一台天文仪器了。刚入手新器材,确实很兴奋。通过学习网上的教程,试着操作,其实并没有那么复杂。第一次用它观测月亮时,确实太震撼了,后来从网上得知“电子星图”,通过星图找到了几颗常见的行星。但观看行星的效果就一般了,细节几乎看不清,莫非真的要换更大口径的望远镜才行?偶然的机会在天文论坛上看到了香港著名天文爱好者刘佳能前辈利用数码相机和网络摄像头观测行星的文章,深受启发,于是在网上搜索了很多文章,认真研究了一下

网络摄像头如何应用于行星观测的问题,以及从网络摄像头的选择到影像的后期处理方法。那个时候还没有现今满大街的行星相机,Philips的ToUcam系列摄像头在国内还不多见,罗技的快看高手Pro3000/4000还都是高档货,牛刀小试不敢买这么贵的。于是在网络上搜索了一支一百块左右的CCD网络摄像头,只有10W像素。买回来后,安装各种驱动和后期处理软件。首先,先试着观测火星,效果确实远远超过了目视。重要的是还能把它们的影像记录下来,方便同其他天文爱好者进行交流。这期间,我也对小小的赤道仪做了改造,增加了一个简单的电动跟踪装置,用风扇定时器改造的,几元钱的成本却大大方便了观测。至此,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在器材不变的条件下,摄影观测可以大大提升目视观测的效果。于是乎走上了天文摄影观测这条“不归路”。再往后的事情就简单了。升级器材、尝试深空天体观测,再升级和 改造器材、进一步提升深空天体摄影观测的能力,深入学习深空天体摄影观测的相关知识(天体类型的区分、滤镜的选择与使用、导星系统构建与完善、影像的后期处理等等),扛着几十千克的器材跑去犄角旮旯的荒山野岭观测。当然最困难的就是四海八荒寻找适合天文观测的地点。十几年片子是拍了一堆,当然都算不上什么作品,

更多的是满足了我对天文的好奇心。从日、月、大行星、小行星、彗星到银河系内的星团、星云、星际尘埃,再到河外星系、星系群,总觉得这些照片都是很好的纪念,纪念每一次的天文观测。现在经常会翻看它们,回忆每一个观星的夜晚。另一方面,也没有什么追求极致的想法,不会花费大把大把的时间去把某一个天体拍摄到极致。原因很简单,还有那么多天体没有观测过。曾经在同其他天文爱好者交流的时候分析过,目前的观测条件,平均一年也就能够完成4到5个天体的观测,玩个20年,充其量也不会超过100个。话说现今的天文爱好者太幸福了,各种器材,高、中、低档任选。大口径折返镜、大口径APO折射镜、高精度大载重赤道仪、轻便的星野赤道仪、高灵敏度低噪声行星相机、深空冷冻CCD/CMOS相机等等,几乎可以满足各种类型的天文爱好者的需求。天文爱好本身也更加细分,行星摄影,深空摄影,星野风光摄影,流星观测,彗星、新星和变星搜寻等,随着远程天文台越来越 多,又出现了更多的天文影像处理爱好者。这一切都源于天文观测技术的进步。现在要获得一张像样的天文影像的确容易多了,甚至无需自己配置器材、无需亲自架设和调试设备、无需扛着几十千克的器材上山下乡支帐篷熬夜。但是,我更加怀念那些在野外观测的每一个夜晚,和一群天文爱好者在星空下交流器材的使用、交流观测的经验;或是在瑟瑟寒风中躲在小小的帐篷里裹着睡袋,时不时起身检查一下望远镜是否还在正常工作;或是在帐篷里听着外面的虫鸣和湖水拍打岸边的声音,看着电脑屏幕上导星曲线的变化;又或是一个人躺在星空下看着天上的星星,等待流星的出现。今天,每当翻看过去拍摄的天文影像,眼前总会浮现出那些野外天文观测的场景。一句当下流行的话——不忘初心。其实做这么多无非就是想圆儿时梦想。那是对天文很单纯的喜爱,满足人类与生俱来的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心与求知欲,完全没有任何功利性的东西在里面。

图4 2016年拍摄的仙女座大星系,使用80m m口径A P O 折射望远镜搭配Q H Y 8L深空相机

图3 3英寸口径900m m 焦距反射望远镜拍摄的木星冲日

图2 2016年初拍摄的U S 10卡特琳娜彗星掠过M 101风车星系图1 2016年8月拍摄的夏季银河,Canon EF18-55IS镜头搭配Q H Y 8L深空相机

图5 2014年拍摄的猎户座大星云和马头星云,Takum a S-M -C 200F4镜头搭配Q H Y8L深空相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