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出不去的余青松与回不来的张钰哲

Amateur Astronomer - - 天文杂谈 -

众所周知,我国古代天文大多局限于历法研究和天象监测等领域,基本上滞留在近代天文学的门外。现代天文学在中国的起步比较晚,1922年在高鲁等前辈的7年努力下,才于1922年正式成立了中国天文学会。限于当时的实际条件,在以后的20多年内,学会始终只能是“以求专门天文学之进步及通俗天文学之普及。”在高鲁及余青松两代人的努力下,于1937年才建成了稍有一些现代天文设备的紫金山天文台。而放眼世界,天文学已经在天体物理方面取得了许多重大的突破。国际天文学联合会(IAU,当初叫国际天文协会)也于1920年宣告诞生,它每三年召开一次大会。1925年,我国天文学会首次派张云作为列席代表,参加了它在伦敦召开的第二届大会;1928年又有两人列席了在荷兰召开的第三届大会。及至1935年法国的第五届大会时,我国正式成为IAU的成员。1938年,IAU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召开第六届大会,这也是中国第一次以正式会员决定派代表参加的大会。委派建设中的紫金山天文台台长余青松前往。余青松,1897年生于福建,赴美学习土木建筑、哲学与天文学,因高鲁举荐,接任天文研究所第二任所长,亲自勘测设计了紫金山天文台。后来他所创立的光谱分类法被国际天文协会命名为“余青松法”。现在已以他之名,命名了第3797号小行星。余青松为参会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可是他申请外汇的报告却迟迟得不到政府的批复,就这样因为政府无钱购买机票,余青松始终无法成行。直到9月才行文核准,可是会议早在8月10日已经谢幕,完全是“马后炮”。正式代表余青松抱憾缺席。所幸的是,当时正在英国剑桥攻读博士的青年戴文赛却出现在大会现场。作为著名天文学家爱丁顿的高足,因其出色的论文戴文赛在1937年就已成为英国皇家天文学会会员,这次 他也得到了大会之邀,成为一名列席代表。会后,他撰写了《国际天文协会第六届大会杂记》,向国人全面介绍了大会的情况与天文学取得的新成就新进展,寄回国内后发表于《宇宙》9巻10期上,成为一份不可多得的珍贵资料。在旧中国,科学研究只是政府的装饰,余青松无钱参加IAU的大会,而张钰哲却有出国后难以回国的辛酸。经过艰难的八年抗战,流浪在外的“天文研究所”历尽曲折,终于在1945年回到了南京紫金山,但战争造成的创伤使天文台的研究工作难以展开,为此,台长张钰哲于1946年前往美国进行考察研究,进行国际交流。当年他就在叶凯士天文台发现了一颗新的变星,对一双星也进行了很好的研究,就在他取得成果准备于1948年回国开展工作之际,却已是囊中羞涩,连回来的路费也没有了。国民党政府对他的申请不理不睬。孤身在外的张钰哲心急如焚,望眼欲穿,国内他的夫人更是四处奔走,大力呼吁,可是当局就是一毛不拔。最后幸得他的美国老师出面,走了“曲线回国”的道路:正好1948年5月9日在远东地区有一次日食的机会。在他老师的举荐下,张钰哲参加了美国赴华观测的队伍,这才辗转地回到了祖国。一个中国科学家,要回到自己的祖国来,竟要借助外国队伍才能成行,岂非是天大的笑话。可这偏偏又是活生生的事实。

图1 张钰哲先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