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头说说“春钓滩”

Angling - - 笑钓江湖 - 文/吉林·东神岭

春钓浅滩是个不用争议的常识,但是春钓滩绝不是找到一处浅水就能钓到鱼那么简单。春钓滩确实是在钓浅水,但有的时候却并不等同于钓浅。

钓浅和钓滩的区别在于,深水的近岸也是浅的,但是在深水处用短竿钓近岸就是不行。从这个角度上来说,钓浅不等于钓滩。

那么,其他的能被称作浅滩的位置是不是就都可以呢?答案是未必都可以。

先说说我的经历。从几年前开始,我每到春天都会死守一个小水库,从水边还带着冰碴的时候就去一个沟汊子钓小鲫鱼,每次都不失望。可以说,我对那里还是非常了解的。但是今年我第一次去这个水库却比往年晚半个月(4月19号),并且把钓位选在了最深的位置,水深约1.9米。为什么这么选呢?因为今年倒春寒,同样是清明前后开河,但是开河后持续了半个月的强寒潮。我认为在这种情况下,虽然开竿比往年晚了半个月,但是鱼还在深水。这 一天的成绩真不理想,我钓了十条3两多重的鲫鱼,两个同伴离我远远的钓1.1米的水深,空军。回来的路上,他俩认为水深了,应该钓浅水,去老钓位应该收获会好。我却不那么认为,我认为钓得不好的原因是天气太好了,一丝风都没有,水平如镜,去哪儿都好不了。

之后的日子,气温持续大幅回升。于是4月25号一早,我们顺理成章去了往年钓浅滩的老钓位。

对于老钓位,我们一清二楚,根本不用找底,挂了蚯蚓直接抛了进去,浮标一翻身就被缓慢地斜着拉走,提竿,空!嘿!闹小鱼了。之后浮标就开始了触电模式,上升、下顿、黑标、向左斜着走、向右斜着走……嗖嗖嗖一竿接一竿,竿竿不见鱼。也别说,有大麦穗子中钩。

8点钟的时候,我们全体崩溃,一致决定搬家!

心情似火,一路辗转,一行人9点多才上了水库老板的铁皮船重新寻找钓位。这个新钓位水深1.2米左右,是 个向水中凸起部位,尤其是铧尖正中的位置,水深约1米,正迎风,水的深度还理想。下船的时候,水库老板的一句话给我们泼了盆冷水,他问:“你们带筏竿了吗?没带就是白扯。”

我用4.5米和5.4米两支手竿,分别有不同的目的——因为正迎风,我怀疑鱼可能会到近岸处活动,所以备了一支4.5米的;另一支是5.4米的——这个长度在这个水库一直是最理想的。可是,当天的风力超出了我的想象,即使用4.5米短竿,用甩大鞭的方式都很难抛进去,更别提抛准了。艰难地熬过一个半小时后,一口都没见到,连小麦穗子闹钩的标相都没有。这还钓个什么劲啊!我再次搬家,搬到了两个同伴的左边,挨着他们唯一的一支筏竿。钓鱼改座谈会得了。

好不容易钓了一条3两重的鲫鱼,时间也过了中午。水库老板开着小船从我们面前经过。我果断地把他叫了下来,要陪他到处走走。其实,陪他溜达不是目的,当时我想借这个机会把整个

刚刚挥别了春季,迎来了夏季,我突然感觉有些意犹未尽,觉得关于春钓似乎还得说点什么,于是想到了大家耳熟能详的“春钓滩”,把这事说透之后,我再同大家一齐安心地开启夏钓模式。

水库的鱼情仔细了解一下。

小船晃晃悠悠渐渐驶进了我们早上曾待过的那个大汊子,一进来就进入几里长的浅滩,目光所及之处能坐人的地方都被占了,一排排筏竿和小海竿指向水中,最叫人瞠目结舌的是有两个哥儿们用了七支手竿,目测最短的6.3米,居然还有一支10米的长竿子。10米的竿子钓鲫鱼?一打听情况,回答是还行。继续往前走,有三三两两的钓友举着小短竿走走停停,很明显这是不咬钩到处打游击的。看到这儿,我心里有谱了。渔友们都集中在浅水区,说明这里是出鱼的;同样的大浅滩,用短竿子的在到处打游击,说明不咬钩。那些用长竿子甚至筏竿的都说收获还行。这说明什么?鱼没在近岸!它们在浅滩没错,但是在远处,哪怕是同等深度,它们也会在远离岸边的地方。

下午2点,我回到钓位,立刻把这一发现告诉龚波,让他把那把破筏竿扔到我中午前的钓位去。那里水浅,是 个呈扇形的浅滩,大约有数百平方米。小老弟果然听话,重新换了蚯蚓,拎着小筏竿过去了,再一回头的工夫,看他正在往上摇轮。不会吧?莫不是小伙子技术不行,撇不进去?我几步赶过去,看他正在检查蚯蚓:“哥,你说我正紧线呢,竿子就噔噔顿了两下,是不是咬钩了?”这事我还真认同,再大的风刮竿子也绝不会出现手上的顿感。他又撇了进去,大约20米左右,看了一会儿没啥动静,信心又没了,还是回钓位坐在那儿愁肠百结地吹牛吧。过了一会儿,似乎听见了一声铃音,回头看看小筏竿孤零零地在那站得好好的。又过了一会儿,好像又听见了一声,看看去?龚波迈着小方步,溜溜达达地走了一半突然启动加速,嗖嗖地蹿了过去,这是有鱼的节奏啊!

远远地看着他摇轮,接着就听见他大呼小叫。啥情况啊?只见龚波慢慢压低竿梢,然后往起一挑,串钩上三条大鲫鱼活蹦乱跳扭来扭去,可惜,上面 的那条刚出水就掉了。不过这并不影响上鱼的那种欢乐。之后,这支只能打出20米左右的小筏竿就持续立功了,时不时从风浪里拉出一条条白白净净的大鲫鱼。如果没有这把不起眼的小筏竿,我们可就惨死了。

这个经历告诉我们,春钓滩没错,但是从初春到暮春的整个春天有一两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都被笼统地称为春天,刚刚开河时的钓法肯定不适用已接近夏初的暮春,反之亦然。这一两个月的时间里,水情鱼情的变化最大。打个比方,有人一提到钓鲫鱼首先想到的是短竿,操作轻灵,可高频率抽拉。但是,鱼在远处,任你有高超的技术就是发挥不出来,也只能望鱼兴叹。野钓中有一句话:“坐钓箱的怕拎筐的。”为什么会这样呢?坐钓箱的更注重所谓的技术,一举手一投足,中规中矩处处透出一种“范儿”,殊不知越是刻意追求这些就越被束缚。那些拎着筐的老大爷就不同了,他们甚至可能不知道红

虫也能成为拉饵,但是他们懂得鱼,他们的目的就是钓到鱼,他们不被任何条条框框束缚,用7米8米的长竿子钓鲫鱼也就他们能干得出来,当然也只有他们能成为受益者。还有,经验也能束缚人,假如早上在浅滩不用经验中的短竿子,而是超长的竿子;假如换钓位后没选择那种深不深浅不浅的钓位,会不会出现另一种结果?

“春钓滩”其实指的是春天大多数的时候,并不能代表整个春天。刚开河的时候水温低,鱼不会瞬间就去浅滩集合,迁徙的过程由水温决定,可能需要十天半个月甚至更久,这个时候还是深水比较好。即使到了浅滩,也不意味着它们就可以被常规的方法钓到,毕竟特殊气象的发生对鱼类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此外,春钓滩的“滩”也要辩证看待。比如我早上待的那个大沟汊,几里长的大漫滩,鱼确实不少,但是范围太大了,相对来说鱼的密度就不高了,所以在哪里都能钓到,但钓不太多。而小筏竿抛投的那一处,方圆很大的水域都比较深,只有那几百米的浅滩,鱼也就相对集中。所以,春钓滩没错,但最好要找到更合适的滩,不是所有的浅水都是最好的。

钓浅和钓滩的区别在于,深水的近岸也是浅的,但是在深水处用短竿钓近岸就是不行。从这个角度上来说,钓浅不等于钓滩

变换思路后,龚波的小筏竿立见奇效

春钓滩,要辩证看待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