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鱼和鲇鱼的特效饵

Angling - - Contents -

钓鱼,没有解决不了的难题,而解决的方法往往叫人大跌眼镜——原来这么简单啊?就是一层窗户纸,捅破了一点神秘感都没有。

说说钓嘎鱼和鲇鱼。有人说:这鱼多二啊!能把钩吃到胃里去,摘钩摘不下来,看着鱼还遭罪……

先说嘎鱼吧。这东西可算稀罕物, 但钓它有窍门。

有人是这么钓鱼的:钓鲫鱼——蚯蚓;钓嘎鱼——蚯蚓;钓鲇鱼——蚯蚓!蚯蚓就是个万金油,钓啥鱼都用蚯蚓,这叫以不变应万变。其实不对,这三种鱼都吃蚯蚓不假,但想要主攻嘎鱼,蚯蚓还是需要改一改的。注意,我并不是说嘎鱼不钟情于蚯蚓,而是用

蚯蚓会带来一点不愉快。钓获嘎鱼很高兴,可摘钩就不高兴了,吞进胃里的鱼钩很难摘,使劲揪揪不出来,用摘钩器把鱼捅得血肉模糊于心不忍,剪断鱼线倒是一招,可是换钩麻烦。如果有一条没吞进胃里,钩在嘴角的,大有一种中彩票的感觉。其实,改变一下思路就没这种麻烦了。

为什么嘎鱼能把鱼钩吞进胃里?因为鱼钩加钓饵太小了,它们的大嗓子一下就能咽下去。那么,加大钓饵,它们吞起来就没那么便利了吧?好,试验开始。

第一,田螺。田螺不是专钓青鱼的吗?有这想法可就错了,嘎鱼吃肉,所有的肉它们都吃,田螺肉也吃,而且田螺还能兼钓青鱼,何乐而不为?万一蒙上一条大青鱼,哪怕试验失败也赚了。 带着这种念头,我抛出了第一竿,结果第一条鱼就给我一个下马威,摘钩需要手术了。为什么吞得这么深?我挂钩的时候故意保留了田螺的肠子,使钩饵看起来呈不规则状,估计是抛竿的时候太用力,田螺肠子被甩飞了。

如果半夜三更再来一条这样的,我这眼神恐怕就难以招架了。换招数,用鱼肉。不论是嘎鱼还是鲇鱼,它们都是吃水里的小鱼、小虾长大的。当然,小虾就不考虑了,它太小,还是容易被吞进胃里。对于鲇鱼和嘎鱼来说,小鱼就是它们的原塘颗粒,效果毋庸置疑。最常用的就是小白鲦,白鲦很容易钓,且其数量决定了它们的名单肯定在嘎鱼的食谱之上,而小麦穗、老头鱼之类的小鱼因为个头的原因不能成为理想的鱼饵,整条挂钩太大,并且不如鱼段好用,剪成段则 又回到了起点,鱼段太小,很容易被吞进胃里。白鲦就不同了,可以以目标鱼的个头来决定鱼段的大小,小于鱼嘴、约等于鱼的嗓子眼儿大小为宜,既方便吞进嘴里,往肚里咽时又不那么顺利。通常,我会把小白鲦剪成约8毫米长的鱼段,中鱼后几乎无一不钩在嘴边。当然了,我所钓的嘎鱼多在一两半到三两之间。值得注意的是,鱼头和鱼尾不能作钓饵,只有鱼肚子的那一块好用。鱼钩挂在鱼段的肚皮上,钩尖全部露出就行,鱼内脏不要扔掉,诱鱼全靠它。

再说说鲇鱼。凭鲇鱼那张大嘴,想要把鱼饵弄得大小正好,使钩子进不到胃里,确实是个难题。对此我也没有特别有效的办法,但是钓鲇鱼我有办法——水库里什么小的水生物多,就用什么作钓饵。

鱼肉段不雾化、耐啃食,非目标鱼对它的破坏力有限。从图片上的“双尾”来看,这里的小白鱼密度很大,很可能就是嘎鱼、鲇鱼的原塘颗粒,这种情况下我们一定要试试用它们作鱼饵

蚂蟥挂到钩上的样子。蚂蟥生命力极强,即使被钩住也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在水下不停地蠕动,这是不是吸引鲇鱼的关键呢?不过新的问题也产生了,它在水下经常用吸盘吸附到障碍物上,有没有必要剪去它的吸盘?有待继续试验 我钓获的土鲇鱼,钓后称量,其体长57厘米,重2.2千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