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山下的罗非之约

Angling - - Contents - 文/图 辽宁·徐艳文

去年6月,我和朋友小张去巴西旅游,参观了几个著名景点,并过了一把钓罗非鱼的瘾。

我们住在里约热内卢市郊的一个高尔夫球场附近的宾馆里,宾馆周边绿草如茵,离宾馆不足200米远的地方有个小湖泊,询问导游得知,这个小湖是允许游人钓鱼的,钓鱼工具可以在服务台领取。

我听后欣喜若狂,恨不得马上直奔湖边,但旅游团有相关规定,在外一切活动必须随团。第二天游玩回宾馆已是下午4点多,我跟导游请示后,连忙到服务台去拿钓鱼用品,可到手的钓具令我大失所望,这是我从没见过的最差的钓具。鱼竿是竹竿做的,只有2米多长,鱼线很粗,鱼钩也特别大,浮标和铅坠干脆没有,鱼饵是厨房里剩下的面粉团。看来渔具想要再改善一下是不可能的,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了。

来到湖边,我发现湖水平静,没有涟漪,也没有常见的鱼泡,但湖边有两只白鹭在优闲地散步,湖边有供人休息 的凳子,好像有人来此钓过。我知道白鹭是吃小鱼的,这才坚定了信心。

钓鱼必须先把渔具修整好,我就随手捡了个牙膏皮,剪下两条掐在鱼线上当坠子。难弄的是浮标,不知到哪里去找。淡水钓鱼的浮标主要有两种,一种是七星标,一种是立标,二者在这里都不可能弄到。我正在冥思苦想时,无意中看到湖边的小树上有一些荚果,这些荚果已经干裂。我灵机一动,心想这些开裂的荚果不是可以卡在鱼线上当浮标吗?于是,我从树上摘下两个来,小心翼翼地卡在鱼线上,荚果可以上下移动,正好符合要求。渔具基本上弄好了。

试过水深,我在鱼钩上装好面饵,抛向湖面,将鱼竿固定好,荚果在湖面上跳动了几下便平静下来。我坐在湖边的凳子上开始了期待。不大一会儿,荚果突然开始不停地跳动,然后有力地一顿,向水下沉去,我拿起鱼竿一抖手腕,一股沉重的力量向手臂传来,这让我顿时兴奋起来!我用力稳住鱼竿,控制住鱼的冲击。可是鱼竿突然一松,湖 面泛起一圈圈涟猗,鱼脱钓了。看来是提竿过早了,鱼吞钩不深,虽然中钩,但稍作挣扎,嘴就被拉豁,逃之夭夭了。于是,我决定改变提竿时机,浮标开始显示鱼讯时,不要急于提竿。为了提醒自己,我决定先默数三秒再提竿。正在反思时,浮标又开始微微抖动,接着水下那颗荚果慢慢浮出水面。我按捺住提竿的冲动,默数到三时,猛抖手腕,这回它跑不掉了!

鱼挣扎的力量很大,我满怀希望地把鱼提了上来,但又觉得失望,那是一条仅200克上下的罗非鱼,因为是纯野生的,所以野性十足,力气大。看来我及时调整提竿时机是正确的。我准备乘胜追击,扩大战果,但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还是十竿七空。太阳渐渐向西退去,我快速思考失利原因,却不得要领,直到钓上一条50克大小的罗非鱼时,看那小鱼的嘴张得很大,里面是一枚大大的钩子,我才明白失利的原因——鱼小钩大,吞不下去,钓不上来是必然,钓上来则是偶然。找到了答

案,我便释然了,鱼钩是不能缩小的,但我的心情是可以改变的。环顾四周深绿色的草地,清澈的湖水,不知名的热带大树和小鸟,在异国他乡钓鱼,虽然空钩的次数多了点,但毕竟是在几万公里以外的巴西,又是用极其简陋的钓具,真的是“钓胜于鱼”。随着时间的延续,我身边草地上的鱼获还是多了起来。

天色渐晚,团友招呼我去吃饭。我收竿清点鱼获,还真不少,有二十多条。我把鱼留在原地,心想谁会来享用它们呢?猫、鸟,还是果子狸?不得而知。

第二天下午,我们去城里游览了三个景点,回到住所太阳刚向西斜。我拿着鱼竿又来到湖边。明天就要离开里约了,我要好好珍惜这最后的钓鱼机会。同行的小张被我昨天的钓鱼经历所吸引,也随我一起来到湖边。我低头察看昨天钓上来的鱼,如我所料,一条鱼都没有了,连一根鱼骨头都没剩下。

小张没钓过鱼,我就手把手地教他,小伙子挺机灵,一教就会。不一会儿他就钓起一条,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连竿上鱼。吃晚饭的时间到了,我们意犹未尽地离开湖边。我留恋地回头张望,看到的景象令我大吃一惊:湖对岸漫步的白鹭飞到垂钓处,啄食我们放在草地上的罗非鱼。原来我在湖边钓鱼,早被白鹭瞄上了,一旦人离开,它马上就飞来吃鱼。

想到这,我索性停下来,欣赏白鹭吃鱼的过程。它先慢慢飞到食物附近落下,然后不疾不徐地行进。到了鱼前,白鹭不断地翻动鱼,再把鱼叼起在空中不断抛接,调整最佳的入口角度;吞下鱼后,白鹭用力吞咽,脖子一曲一直的,吃相有些不雅。虽然我在远处张望,但还是能够清晰地看到鱼儿在白鹭脖子里的运行轨迹。白鹭吃了一条,又吃下一条,吃得心满意足。

没想到在巴西观光之余,我还过了把钓瘾,湖边垂钩、白鹭吃鱼,异域别样的钓趣让人终生难忘。

住所附近的高尔夫场地

热情的服务员

湖边的钓鱼人

第一条上钩的罗非鱼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