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亚小分队,大闹弓长岭

Angling - - Contents - 撰文/摄影 孟祥麟

5月末,一群备受煎熬的东北路友决定大聚一次,经过一番商议,大家将目的地锁定在了位于辽阳市弓长岭的鲈鱼基地……

5月末,一群备受煎熬的东北路友决定大聚一次,因为兴趣相投,办起事来雷厉风行,很快就定下了出钓日期,即本月27日,只差具体的作钓地点和行程时长了。因路友分布在辽、吉、黑、鲁四地,所以群聊是最便利的沟通方式。路友大庆及其朋友、亮哥三人把范围锁定在位于辽宁省铁岭市附近的一座育有大鳜鱼但极易空军的水库,作钓时间刚定下来,亮哥就火速地买好了高铁票。但对于空军的说法路友们心有余悸,所以其他人还在犹豫不决。

25日晚上,我们依然在讨论具体去哪儿作钓的问题。哈尔滨路友孙大岩和佳俊表示重在聚会,钓点不重要,吉林的石磊和山东的宝林建议到辽宁弓长岭路亚基地钓BASS,但对于我和恒一、新宇、王旭4位长春路友来说,往返此钓场需近10个小时,路上耗费的时间太多,何况我们四个人又都是怕妻懦夫斯基,夜不归宿请假更是很难实现的事情。更让人雪上加霜的是,群聊中的一些容易产生家庭纷争的敏感词汇被媳妇听到了,夜不归宿的请假事宜彻底泡汤了。

26日下午5点,哈尔滨路友孙大岩、佳俊,吉林路友石磊,山东路友宝林坐高铁来到长春,与我们会合。我们几人相聚烧烤店,回忆钓鱼故事,商讨最后的作钓地点。我和佳俊、大岩曾一起到三亚钓鱼,结果全部空军。我和石磊于五月中旬一起玩过飞蝇。我和宝林的相识相交颇有意思,我俩玩路亚的时间差不多,但与同桌的一行人比要短很多,2017年我俩曾在一个鲈鱼钓场见过面,但并没有对上号。我和宝林经常在微信上聊天,也有过一起买买买的经历。还记得一个朋友的渔具店装备清仓甩卖,宝林几乎买下了所有megabass饵。这期间宝林痴迷路亚饵,甚至削了拖布杆自己手刻拟饵。一个朋友的渔具店里出售一些稀奇古怪的巴尔杉木手工饵,价格150元一个,虽然不贵但因模样怪异,我们实在是没有购买的欲望。宝林特意发了一张图片吐槽这些饵,还说这些饵都没有自己刻的好看。我对此也表示赞同。事过半年,一次我在某个日本品牌代理的朋友圈中看到了这款备受吐槽的系列饵,出乎意料的是这款在我们看来丑出天际的饵居然是某

大品牌的30周年限

量款,一个

饵就要850元钱,如果一整套的话就是天价了,是为收藏专门设计的。我赶紧和宝林吐槽,再次询问朋友拟饵的现状,结果早已被人打包买走了,我俩又开始反思这是吃了没有文化的亏了。

席间,大家推杯换盏叙述着路亚中的疯狂事。28日,长春要举办国际马拉松大赛,恒一需要帮忙维稳,遂表示27日的出钓行程参加不了了。一直侃到晚上10点,正事一点没提。明日到底去哪里钓鱼呀?

石磊说:“XX水库白扯了,最近全是空军,我们喊上亮哥去弓长岭的BASS基地吧!”

“当天往返10个小时啊!”长春的路友表示路程太过折腾,而且还涉及到向媳妇请假的事情。

我提议如果去BASS基地,就来一场掐鱼比赛。这个提议获得了所有人的响应,恒一表示如果明天分组比赛他就去,至于后天工作晕不晕倒也就顾不上了。行程就这样定下来了,BASS基地掐鱼。我们立刻向钓场那边订船,然后开始抽签分组。

新宇拿出一张纸,写下4组数字,抽到对应号码者为一组,正好8个人8张签。不料,他又拿出一张纸,又要重新写4组数字,还好被我们及时劝阻了。我就说新宇的数学是用膝盖学的,以前我们一起出钓他说一天能抛一万竿那时,我就发现他上学时应该挺偏科。

最终分组结果出来了,孙大岩和佳俊一组,石磊和王旭一组,宝林和新宇一组,我和恒一一组。恒一非常兴奋,因为我们两个计划参加一些国内的BASS赛事,不过时间上有些捉襟见肘,这次正巧我们两个人打组合,需要拿出竞技的状态来!

接下来就要解决行车的问题。此行需要两辆车,我们长春的四个人需要当 天往返,所以必须开回来一辆车,还得留下一辆。思来想去,最后只能给他们留下我的那辆没年检、没保险、烧机油、四轮定位没重新做、还少两个门的车,别无选择,各自回家准备明日出发。

凌晨3点,我们集结出发。我和王旭、恒一挤在我那空间狭小的车上,新宇、石磊、宝林、大岩、佳俊坐在新宇的车上。上了高速我的车的油箱灯就亮了,路过两个服务区的加油站结果一个在装修一个没有95#油,我们只好在公主岭下高速,磕磕绊绊地按照导航找到了一个规模比较大的加油站。此行,我和恒一还穿了“队服”——SIMMS同一色系的冲锋衣。结果加油时还闹了笑话,被车主误认为我是一名加油员。还真别说,穿这身“高大上” 的钓鱼服还真像加油员。

车子加完油,我们继续上路。为了钓鱼,一点旅途的疲累都感觉不到,时间过得飞快。上午9点,我们到达弓长岭路亚基地,这时大庆的亮哥及他的朋友、铁岭的大冰和福大已经在等我们了。黑吉辽鲁12人小分队汇集辽宁弓长岭路亚基地,开启今天的钓行。

为了尽快感受库中BASS的魅力,我们迫不及待地按照分组上船出钓。由于弓长岭基地的鱼刚投放两个月,所有鱼的体型相差不大,无法按照传统的5尾鱼赛制进行筛鱼称重,于是我们决定按照尾数来决定胜负。钓获鱼儿后第一时间拍照放流,尾数自己记,一切规矩全靠自觉。

热爱BASS竞技的恒一带了7把竿子,

结果发现这里的硬底冲锋艇根本无法容纳这么多的竿子,我和恒一各自带了两把竿子上船。弓长岭路亚基地风景秀美,是太子河主河道外的一处水面,有险峻壮美的悬崖峭壁,有草区,有石底结构,尽管水面的面积不大,但是作钓鲈鱼所需的标点这里全部都有。

开船即表示比赛开始,除孙大岩和佳俊两人去河湾附近寻找钓点外,我们都选择了崖壁附近,那里有数片草区,看起来是非常不错的标点,几艘船各自占下一片草区开始这场并不严肃的BASS比赛。

我率先使用小胖搜索从崖壁到草区的边缘,水草是软结构,即便是胖子的钩

子刮到水草也不用担心挂饵。幸福从天而降,我刚抛投了几竿就遭遇了一个清晰的顿口,我顺势扬竿刺鱼。鱼的力道还不错,拖至船边一看,“好家伙,这尾鱼直接打破了我的BASS纪录!”

路亚鲈鱼我只在吉林省本地玩过,那里的BASS个体在25~40厘米之间,我并没有钓到超过40厘米的,而今日这尾菜鲈的体长已经达到了43厘米以上,真令我兴奋。我用小胖和复合亮片持续作钓,恒一用水面拖拉机调动鱼儿的活性,不久我的小胖再次中鱼。随后,恒一建议我用软饵试试,这片草区非常适合练软饵。我接纳他的建议,换上一组轻型德州 钓组——绿色的土豆,感受恒一口中描述的“嘣嘣嘣”的震颤感。

当你用心感受拟饵的泳姿时,仿佛全世界都跟着静下来了,轻风拂过竿尖,拟饵为你带来另一个世界的消息。拟饵划过水草边缘,开始摩擦水底的沙石,一种无以言表的美好和平静充斥内心,直到“嘣嘣嘣”的震颤感打破原有的平静。

对于这样的就饵套路我已经非常娴熟了,一系列的动作将鱼儿完美地带离水中。我应用这一作钓模式接连中鱼,甚至抛投到岸边还能遭遇劫口。我已经爆钓了8尾鱼,而恒一仅一尾进账。经常参加国内赛事的恒一与所有竞技钓手一样注 重节约比赛时间,喜欢使用回鱼快的强竿,一般从中鱼到飞鱼不过几秒钟。而我喜欢轻装,但受竿子强度的影响没有办法实现迅速回鱼。这时恒一中鱼了,通过竿子的弧度判断这尾鱼的拉力不小,只见他暴力回鱼,当钓线收至与竿子等长时他将鱼飞上船。不料,他的这一操作因用力过猛,鱼儿直接飞过了我俩的头顶,待收回来看时,中获的竟是一尾小鲇鱼。与刚刚投放两个月尚未野化的菜鲈不同,小鲇鱼是这个水域的原生鱼种,尽管个体不大,拉力却很强劲,恒一感觉这个拉力是45+菜鲈的拉力,结果才用力过度将鱼飞过了头顶。

我和恒一在崖壁边缘大概钓获了15尾鱼,之后决定换一处钓点试试。我们把船驶向一个水位并不深的湾子,之前孙大岩和佳俊在这里钓过。当我们路过一处崖壁时看到一个缺口,此处看起来像一处水洞,这个位置对于鱼来说就是观海豪宅,于是恒一将无铅钓组漂到了崖壁下面。果然有鱼跟了出来,作钓过程清晰可见,但鱼儿并没有咬住钓组。紧接着,恒一再次将饵抛投过去,收获了稳稳的咬口!看来豪宅要易主了。

待我们到达湾子时,遇到了问题,这里确实是非常好的标点,但水中的柳絮太多了,抛投几下就要整理一下缠在线上和导环上的柳絮,非常麻烦。好在这里的水位较浅,能够清晰地看到水下有很多鲈鱼在栖息,我们决定尝试一下。试了很多拟饵后,我们发现鲈鱼只跟不咬,调整了几次策略仍旧无果,时值中午鱼的活性降低了很多,属于逆境作钓。根据我的作钓鲈鱼的经验来看,此时应该使用贴近自然色系的小饵,然后缓慢地激发鲈鱼的捕食欲望才行。但是恒一并没有这么做,他拿出了一个Jackall的水面鸟,这个饵重几十克,看起来就是米诺+水面蝉+拖拉机的合体,而且个体巨大。他抛投了两次,居然真的有鱼追咬,这款拟饵就是利用了鲈鱼驱逐的本性,是实现低活性中鱼的可行方案。

鲈鱼作钓模式有成千上百种,在适当的时候选择正确的方式完全凭借作钓经验,这也正是鲈鱼是最好玩的作钓鱼种的原因。不久,大岩和佳俊的船也驶来了,问我们柳絮好不好玩?我们表示很无奈。我们在钓鱼和解柳絮的过程中坚持

奋战,一直到下午1点才想起来吃午饭。

铁岭的大冰做起了东道主,一桌12人,尽管一上午的作钓让人非常疲劳,但大家相谈甚欢。席间,大冰再次解释了口误的事情,其实这事的影响挺大的,佳俊当着女朋友的面翻看聊天记录,几百条语音记录单单就把按摩那条给点开了,好悬没能出席本次钓行。

大家约好要拍照,然后恒一去车里拿帽子和墨镜,王旭甚至回到船上去拿,再一看新宇已经拿好了。我深深地鄙视他们,就拍张照片何必弄得那么矫情。可当我看到拍出来的照片时傻眼了,8个人中只有我的头发造型仿佛杀马特一般,路友套路深呀。

吃过午饭,稍加整顿后我们又开始了下午的作钓。今天是近段时间以来气温最高的一天,最高温度达到31℃。我和恒一穿着的统一的加油服让我俩的裤子里面全是汗,看来以后穿着统一也要根据气候来定。下午,比赛的事情已经被淡化了,大家都想着好好玩一下。石磊和王旭的船来到我们的钓点旁边,王旭开始逐个探钓草洞,一旁的石磊正在给他录像,两个人一拍一钓搭配默契。只是从抛投到起鱼的视频录起来非常费劲,拍了几次都被鱼儿成功洗鳃逃脱了。

王旭继续使用senko抛竿,这一次稳稳地中鱼了,他将鱼儿从草区暴力拔出,可就在距船仅一米的距离时被它挣脱了,但鱼仍留在了草区的顶部,所有人都能清晰地看见。紧接着王旭将已经脱钩的钓组再次扔到了这尾鲈鱼的面前,鱼儿居然再次咬钩了!我不得不在心里SOS:“鲈鱼大哥我不是说你,一点记性没有嘛,刚才你还洗鳃呢,这会儿你就咬钩了?”

鲈鱼是水中的狼族,位于食物链的顶端,但是菜鲈被长期精养是吃颗粒长大的,失去了很多野性和思考能力,嘴巴变小尾巴变小,拉力没有野生鲈鱼强大。尽管菜鲈依旧保持着鲈鱼的基因,但绝对算得上是神经病。希望它们在这持续扎根,然后逐渐认清这个残酷的环境,变得狡猾和充满挑战。

下午的鱼情对于我来说格外艰难,上午我钓到8尾鱼,恒一钓到1尾,下午则变成恒一的个人表演了,我尝试着换了一些钓组和思路,但都没有取得很好的效果。其间我俩目视作钓一尾鱼,这尾鱼对恒一 的拟饵产生了兴趣,在拟饵回收的过程中它跟了过来,但是并没有开口。我把我的饵丢在了它的另一边,企图截胡这尾鱼。然后我俩都看着这尾鱼,左看看右看看,画面十分搞笑,就等着它咬钩了,结果这尾极其纠结的鱼儿离我们而去。

下午5点,除我们长春的四个人和铁岭的福大,其他人选择去另一处100多千米外的水库作钓晚上的鲈鱼窗口期,他们是可以夜不归宿的一群真汉子。比赛也随着他们的提前离开而不了了之,虽然最终 我们没有计算成绩的环节,但是怀着一颗竞技之心愉快地玩了一天,还是非常不错的。

我们收拾好装备,一起坐新宇的车回去,我的车交给孙大岩、石磊他们了。回程的路要5个小时,这一天的作钓我们需要付出10个小时的路上时间。之前,我们从未有过这样的长途跋涉,但一旦迈出这一步,仿佛又解锁了很多标点。未来的钓行未知,但我满心期待这些注定的精彩。

看似狭长的水道,其间蕴藏着无数路亚对象鱼种

钓友相聚长春,共同商讨出钓行程

一次路亚行程,就这样愉快地开始了

行驶中,路遇一处太子河景观 坐上钓鱼艇,准备出发! 弓长岭路亚基地标点丰富,一定能助我们钓获到大BASS

一张照片,让我充分感觉到了路友的套路深呀。左起依次为佳俊、亮哥的朋友、福大、孙大岩、宝林、恒一、新宇、我、王旭、大冰、阿亮、石磊

刀枪已入箱,准备大战BASS 钓获展示

路亚基地的BASS真是野性十足,个体让我们非常满意

山清水秀,大鲈相伴,真是让人开心不已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