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北根游钓记之迟到的幸福

Angling - - 专题丨topic - 撰文/摄影 辽宁·浪人

犹豫了很久,到底要不要把这次行程写出来,因为这次马来西亚北根之行的钓况不是很好,跟我自己的预期相差很多。但我最后还是决定将这次行程写出来,因为对于好多参与本次行程的队员来说,这是他们的第一次,但我相信,绝对不是最后一次!

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本次行程,那就是“坚持不懈,一拼到底,该来的总是会出现的!”我们大家从期待到失望,再从失望到完成梦想,内心经历了难以名状的波折,这也是海钓的魅力之所在。

白丁团

本次出征马来西亚北根的团队,真的可以说是“白丁团”。团队中唯一会钓鱼的蔡哥也仅仅是局限于淡水路亚,对于海钓,他充满了未知;而其他大部分队员都是出于好奇才加入到我们当中,都是想要尝试海钓的纯新手。我带领着这样一支“特殊”的队伍,来到了马来西亚北根,去帮助他们实现亲眼目睹旗鱼腾空洗鳃的梦想。

就这样,我们踏上了前往马来西亚北根的路,而在那里接待我们的,仍然是那个风趣幽默的常驻马来西亚的唐山人——斯亮。大家一路上谈天说地,每个人心中对于马来西亚的印象也都不太一样,这也不难理解,毕竟大家到访马来西亚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去参观一些常规的景点,如此深入地了解马来西亚还是第一次,因此一路上也是新鲜见闻不断。

等我们到达酒店后,我看到大家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一路坐车坐到腰酸,

终于到酒店了。路上遇到了猴子群,不知名的大鸟,被车撞死的野猪,横穿马路的大蜥蜴,马来西亚真是动物的天堂……期待明天出海。”经历了一路的奔波,大家都在酒店休息了,而我却顾不得休息,抓紧整理着装备——绑钩、上线、绑前导,这些对我来说早已是家常便饭。整理好装备以后,便到了晚饭时间,一顿海鲜大餐是免不了的。其实这顿晚饭还是很有意义的,因为当天是我的生日,然而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同行的刚哥居然和我是同一天生日,这也算是此行的一个小惊喜吧!缘分二字,不得不说真的很奇妙。

出师不利的钓况

大家休息了一晚之后,显然已经养足了精神,个个摩拳擦掌誓要钓获大物。早上我们准时出发,开始了第一天的作钓。按照国际惯例,我们还是先钓饵鱼,只有钓获充足的饵鱼才能保证接下来的作钓能够顺利进行。在钓够饵鱼之后,我们抵达了第一处钓点,为了保证鱼获,我们按照管理采用活饵放流的钓法,然而这处钓点却没有给我任何回应,与我之前3月份来这里时的钓况大相径庭。尽管我们不停地抛饵诱鱼,却始终没有得到回应,反而是用于钓底的木虾频频中鱼。当然,木虾的对象鱼就是鱿鱼,这也为晚上的晚餐做了充足的准备。在让大家过足了鱿鱼瘾之后,我们下午转换了钓点,来到了

一座无人岛附近。这里的海底结构十分复杂,经常有大型鱼种出没,我们的活饵入水没多久,海面下方便有了反应,但是中钩的并不是旗鱼,而是“舢板跳”(康氏似鲹)。虽然舢板跳不是我们的目标鱼,但是它那足够大的体型和持久的拉力却让这些“白丁”们着实过了一把手瘾。在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的拉鱼之后,几尾舢板跳相继出水,就在大家信心满满的时候,大海又重新归于平静,第一天的钓行也就这样结束了。虽然我们的战绩不是很差,但也不是很理想,因为我们的目标鱼还没有现身。

晚饭过后,我们回到了酒店。就在我们探讨第二天的出钓行程的时候,我的胃突然剧痛不止,而且整整一晚上都没有收敛。对于这样的突发情况,我无法上船完成第二天的作钓,在大家出发以后,我便在担心中度过了一整天,同时我也不忘祈祷今天的钓况一定要比昨天强。

当我的身体恢复之后,傍晚时分,我早早来到码头迎接大家,等待队员们凯旋而归。然而,我迎接到的却是一张张失望的脸。因为当天的钓况比第一天还要差,仅仅有一条鬼头刀进账,这也让我很自责,怪自己身体不争气,没有和大家一起奋战。

迟到的幸福

在本次海钓行程的第三天,也是海钓环节的最后一天,我努力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因为我知道,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成败在此一举。如果我们当天仍然不能钓到旗鱼的话,这将成为我们所有队员的遗憾。当天的钓点是一处大型礁盘,位于深浅交接的海域。我们当天采用的钓法主要以Popping为主,大家交替到船头去抛饵,但是Popping钓法对于个人体力的要求比较高,队员们没有经验,在抛了一阵子饵以后便纷纷体力不支。这时我也没让大家闲着,而是让大家准备沉底 钓的钓组,准备搞一次“大生产”。随着沉底钓的钓组纷纷入水,各类石斑鱼纷纷出水,这也是为了我们的晚餐能更加丰盛。当然,我们的Popping作钓也一直没有间断,就在我给大家更换钓组的时候,突然船身侧面出现了一个炸水,出线声顺势而响,一条长长的身影从远处跃出海 面,是一条体长超过1米的大海狼!经过十几分钟的搏斗,这条海狼终于被我们降服并顺利请上船来。在安排好大家之后,我便和斯亮在船头继续用Popping钓法作钓,然而效果都不太理想,压力也接踵而至。因为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但是旗鱼依旧没有出现。这时我们便和船长沟通,准备开船去找鱼。我们的钓船追了几次海鸟,但是效果依旧不是很理想。这时斯亮提议,回到我们第一天作钓的无人岛附近去试一试。也正是因为这一决定,让我们有了一个完美的收官。

当钓船靠近无人岛时,我终于看到了自己所希望看到的景象——大量的鸟群盘旋在海面上。在船熄火的一瞬间,我便把拟饵抛到了海鸟所在的方向开始诱鱼,而且我一边诱鱼一边让船尾正在挂活饵的队员做好准备。就在我诱鱼期间,竿子突然传来了中鱼的信号,但是经验告诉我,我的饵不能以最稳妥的方式将鱼拿下,因为旗鱼的嘴部很硬,我所用的三本钩很难将旗鱼的嘴巴牢牢钩住,于是我并没有扬竿去刺鱼,而是继续引诱着旗鱼靠近船边。当我已经用肉眼看到那条旗鱼时,便大声通知船尾的队员向我指的方向抛下活饵。饵鱼刚一落水,便直接被那条旗鱼接住,伴随着渔轮的出线,船尾的队员扬竿刺鱼一气呵成,紧接着便迎来了

全船人的欢呼,因为这条旗鱼已经开始洗鳃了!只见它反复地跃出海面,刺激着每个人的神经。我们经历了反复的出线和收 线,经过接近20分钟的搏斗,这条旗鱼终于被我们成功请上船来。大家纷纷与这条旗鱼合影留念,之后将它放归大海。

10秒左右的等待之后,斯亮关上轮子的线杯并发力刺鱼,经这一刺,一条体长超过2.5米的旗鱼直接跃出了海面并开始了它的疯狂洗鳃表演。当斯亮将鱼控稳以后,蔡哥接过了钓竿,正式开始了与旗鱼的拉锯战。经这一接手,菜哥发现这条旗 鱼的拉力很大,不是他自己一个人能搞定的。最后,大家开始轮流遛鱼。全船的人你拉一会儿,我拉一会儿,大家齐上阵,经过接近半个小时的搏斗,终于将这条旗鱼拉到了船边,这时大家才近距离地看到了这条旗鱼究竟有多大。我本打算亲 自去抓鱼嘴起鱼,但尴尬的是我第一下居然没有拉动这条旗鱼,因为它实在是太大了……

当然,我对自己的经验还是非常有信心的,所以跑鱼是不可能的,最终这条大旗鱼还是被我成功拉上了船。在让大家合影

留念的时候,我看到了大家满意的笑容,对于他们而言,本次的行程已经圆满了。

在将这条大旗鱼成功放生以后,我们也顺利返航,回归到了现代社会,在吉隆坡游览了一天之后,大家踏上了回国的航班。

抵达北根之后,大家开始享用当天的第一顿晚餐

出发时,我们的钓船所经过的航道 主航道上有一座大桥

刚到北根,一顿海鲜大餐是必不可少的

大家休整了一晚之后,迎着初升的朝阳启航了

我们将钓具放在码头上准备登船

钓船开远之后,抬头仰望,会看到湛蓝如洗的天空 大家在第一处钓点作钓饵鱼 这是我们第一天钓获的一尾鹤鱵 李哥钓获了一尾鱿鱼,并表现出了迫不及待想要吃掉它的想法 虽然舢板跳不是我们的目标鱼,但是它那足够大的体型和持久的拉力还是让我们过足了手瘾

我们入住的酒店大堂之中摆放着很多马来西日落时分,我们向码头返航 亚的民族乐器

酒店门前的椰子树上结满了椰子

华灯初上,陆续有钓船向码头返航了

第一天钓鱼归来之后,我们的晚餐仍然少不了海鲜

大家在第二天出钓的时候钓获了很多鱼种 这种鱼虽然不大,但却是晚饭的顶级食材 荆哥钓获了很多鱿鱼 大家时不时就会拉起一尾小石斑鱼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