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着自制房车战狗鱼

Angling - - 笔记丨 Notes - 撰文/摄影 吉林·孟祥麟

自从爱上路亚,我们就练就了一颗平常心,因为每一次钓行都颇具修行的意味,比如出钓时狂风大作大雨倾盆、迷雾重重看不清前路、车子困在沙地挖了三个小时沙子、船困在水里七个小时才脱困、浪涌两米害怕晕船不敢绑前导线、被鳜鱼刺伤,以及用控鱼器打窝、轮子打窝、电话打窝……

我很感谢这些状况给我带来的快乐与进步,但我更期待一次接近于完美的钓行,最好是能躺着去钓点、躺着回来。

6月8日,我约子明、蟹子一起去铁岭西丰县醒时水库路亚。我们三个人是20多年的老同学了,一起度过了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这两个人有个共同特点,就是性格非常倔强。钓友子明从2017年开始就跟着我征战了东北地区的各大水域,钓友蟹子则从来没有玩过路亚,但自从他2017年看过我发的朋友圈信息后,就想着跟我们一起去尝试路亚,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时间。约了近一年,这一次终于找到机会了。

蟹子是做清雪车工厂的,常年改造和制造清雪车,后来觉得房车有市场空间,就自己做了辆房车,销量还不错,所 以这一次出钓,我们就坐着蟹子生产的房车去钓鱼。凌晨4点,我们在高速路口集合,然后整理装备,上车出发。蟹子负责开车,子明负责在副驾驶上陪聊,我则脱掉鞋子,躺在床上悠闲地欣赏起这个移动的小家来。房车内,从电脑、电视、电磁炉、微波炉、排烟罩、卡拉OK、卫生间卫浴系统到床和天窗,一切应有尽有。床边有一个很小的窗户,对于凌晨3点起床想要积蓄体能去作钓的我来说,这个时候补上一个“全尺寸的睡眠”实在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这一次,我真正找到了正确去路亚的姿势。今天天气放晴,水面波平如镜,只是为了满足灌溉需求,现在的水库水位已经相较之前下降了3米,这就意味着水库中的鱼的密度非常高。而且就在半个月前,水库老板五哥为了丰富鱼种和路亚的可玩性,又投放了一批个体不小的鲈鱼,这一次空军是不可能的了,如何让钓行充满乐趣是我们需要着重考虑的事情。

新手最怕的是炒粉,蟹子没装备,我为他准备了一套性能非常稳定的水滴轮和枪柄竿组合,毕竟让蟹子成功入坑,是我和子明这一趟的核心使命。我先简单 地教授蟹子基本的抛投技巧,然后讲解了很多常用饵,最后给蟹子选择了米诺这款并不需要过多操作技巧的拟饵。

蟹子抛投第一竿就炸线了,但情况并不严重,我传授给他简单的解炒粉技法。通过几次练习,虽然蟹子抛投的距离很短,但是炸线的问题暂时解决了。

虽然醒时水库中的鲈鱼密度很高,也容易钓获,但并不是我此行的目标鱼种,此行我要钓获北方水域的魅力鱼种“狗鱼”,因此我选择了一个体型巨大的米诺进行搜索和作钓,子明则在大坝附近重障碍区尝试使用不同的拟饵进行抛投。

水库中的鲈鱼活性非常高,抛投不多竿我们三个人就都中鱼了。蟹子中鱼后非常开心,赶紧拍照记录下他的第一尾大嘴鲈鱼。为了好玩,我和子明开始尝试使用水面系作钓,尽管这里的气候温和、鱼儿活性很高,但水面系并没有获得鱼儿的认可。蟹子见我们的水面系很有趣,也心生快意要来试试。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各种爆钓,但路亚让人开心的并不只是钓获还有过程。我重新换回大米诺向着大坝方向搜索。湛蓝的天空飘着几朵白云,巨大的水鸟在水

面划过,远离喧嚣与纷扰的世界让我忆起了儿时的某天,这里是距离内心更近的地方。

一声炮竹般的炸水声打破了宁静,声音来自10 0多米外的网箱附近,炸水产生的波纹令网箱四周发生了晃动。这么巨大的炸水并非鲈鱼所为,极有可能是中国水域的王者——东北水域稀缺鱼种——鳡鱼的威力。我紧忙跑到岸边的另一侧,这里能够将拟饵抛投到网箱附近的位置,但在这个地方抛投拟饵并不能形成行程,因此并没有取得效果。又过了大概十分钟,依然在网箱附近再次惊现一声炸水。

划船的五哥带着我前往网箱处查看,但并没有发现鳡鱼的影子,我俩在网箱附近抛投。抛投间,我突发奇想朝着偌大的水面抛了一竿,结果收获了一个轻微的咬口,这尾鱼并没有咬正。我继续朝这个方向抛投,待拟饵被收到之前给口的位置时突然遭遇一记猛烈的顿口,我立刻扬竿刺鱼。在搏鱼的过程中,我发现这尾鱼的拉力明显强于鲈鱼,而且没有洗鳃的迹象,所以我断定中钩的并不是鲈鱼。那么,中钩的会是鳡鱼吗?又或者是狗鱼?

我手持M调硬度的竿子,直接暴力回鱼。待将鱼收到岸边一看,结果令我大失所望,中钩的竟是一尾个体还不错的鲇鱼,它并不是我的理想型对象鱼。我继续抛投,仍旧无果。我让五哥送我到岸边,这时蟹子已经能够熟练地抛投了,我建议他换个饵试试,并且不要像台钓一样总在一个钓点进行抛投,路亚一定要机动作钓才行。

我继续边走边抛,水位下降了3米,河头的位置变成了一片浅滩,看起来是很不错的标点。我继续前行,这里的地面是泥沙底非常软,走了一半鞋子就陷进泥沙中拔不出来了,我稍重心一偏另一只脚也跟着陷进去了,整个人坐了个大腚墩,最后只好穿着袜子拎着鞋狼狈地逃离这片区域。

午后,我们三人来到五哥的房间吃午饭,我趁着阳光不错,把陷进泥地的袜子和鞋都洗了一遍。经过交流,上午的作钓我们三人每人至少收获了15个咬口,除我钓获的一尾鲇鱼外,其它中钩的全部是鲈鱼,下午打算换换套路。除了要对付狗鱼,我还要玩玩飞蝇,但我的这根3号竿抛投饰带有点不便。经此一役,我决定购置一套6号竿。

我玩了一会儿飞蝇后,决定换回路亚

竿到河头浅滩处寻找机会。蟹子仍感觉玩不明白VIB,又换回了上午爆钓的米诺。子明在打丢了我的一堆饵之后,依旧任性地选择在大坝重障碍区作钓,这一次他选择的是软饵,至少丢起来能经济一些。

我来到距离陷鞋处不远的位置抛投VIB。拟饵刚落水我只轻轻一带,就出现了一记咬口,且拉力强劲,鱼儿一个劲儿地冲向深水处,莫非中钩的又是鲇鱼?鱼儿在距离我七八米远的水面上露出了真容,它通体雪白,并不是我熟悉的鱼种,从表面上看有点像鲤鱼、翘嘴和草鱼的结合体,我尝试用控鱼器控住鱼儿的下颚,但因鱼嘴太小了,只好先将其拉离水面。

通过询问五哥,我才了解到这种鱼叫做淡水银鳕鱼,学名大鳞鲃,属于杂食型路亚目标鱼种。我钓获的这尾鱼体型肥硕,拎起来有三斤半重。收获了这尾鱼后我非常开心,我的拟饵获得了其他鱼种的青睐,这说明距离我钓获狗鱼的时间已经不远了。

确定这个浅滩是个不错的标点后,我们三个人将此地变成了立定炮台。此处无风,水位较浅,尽管鲈鱼对水面系不感兴趣,但并不会影响我玩水面系的热情。我换上水面拖拉机开始搜索这一区域,大概三五竿之后,拟饵落水遭遇劫口,但是鱼并没有咬到钩子,而是精准地切断了我的12磅的碳线,我的高大上的拖拉机就这么灰飞烟灭了,能够有这种瞬间咬合力的鱼种恐怕只有狗鱼了。

于是,我换上米诺进行抛投。我们三个人在浅滩铧尖处抛投并不觉得拥挤,但因为蟹子是初学者,他的抛投让此处充满了变数,我决定换到另一个标点试试。子明和蟹子继续留守此处抛投,钓获了好多条鲈鱼。这时天气突变,顿时雷雨交加,昏暗得如同入夜前,雷雨天气仅持续了20分钟,之后雨过天晴。

不久,岸上传来蟹子的欢呼声,他的坚持有了成效,他的米诺中获了一尾狗鱼,这让久钓无果的我情何以堪。拎着鱼的蟹子笑得异常灿烂,这也表明他已成为路亚中人了。不到15分钟的时间里,蟹子再次钓获了另一条狗鱼。我和五哥一边吐槽没天理,一边过去给蟹子拍照。我用米诺继续搜索,子明也在同一标点钓获了一尾体型肥大的狗鱼,此时此刻就只有我没有钓到狗鱼了。

“没关系,今天天气完美,鱼情完美”,我一边安慰自己一边重燃斗志。终于,我等到了一尾拉力强劲的鱼口,将鱼拉到近处一瞧才发现咬钩的是狗鱼。我兴奋地大喊,但这尾鱼并没有咬正,经过几轮挣扎成功脱钩了。从天堂到地狱,我瞬间感受了个彻底,子明和蟹子倒是笑开了花。

“不要紧,不要紧,继续努力!”我连大鳞鲃都能钓到,就一定能钓获狗鱼。我继续搜索,在钓获了几尾鲈鱼后拟饵突然遭遇一个明显的咬口,钓线被迅速地左右拉动,这一次中钩的肯定是一尾狗鱼。我暴力搏鱼,迅速收线,凭借着浅滩的优势直接将鱼儿带离水面。果然,中钩的是一尾体格壮硕的狗鱼,我也打破了狗鱼的魔咒。收获这尾狗鱼已经是下午5点了,我的梦想得以实现,可以放下鱼竿休息一下了。

此行,我们共钓获了30尾鲈鱼及一尾体型不错的鲇鱼、一尾大鳞鲃、一尾狗鱼,是很圆满的钓行。夕阳格外美丽,水面上有小鱼在跳动,鲈鱼的窗口期就要到了。在我的建议下,子明换上水面拖拉机作钓,接连收获咬口。蟹子已经能够娴熟地作钓了,并要求我回去帮他购置一套顺手的装备。

夕阳西下,我们结束钓行乘车返回。在回去的路上,我们三个人都异常兴奋,聊得累了,我就躺在床上休息一会儿。开着房车钓鱼,就是让人舒坦,期待下一次的作钓计划!

岸边浅滩处成为我们最中意的标点

出发去钓鱼了!

装备已就绪,等待梦想实现

房车内设备齐全,应有尽有

风景优美的醒时水库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

此行的钓获成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