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次爆钓,我收获的不仅是鱼

Angling - - 目录 - 文/图 黑龙江·刘海洋

我的家乡是黑龙江省的一座小城市,那里不仅有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还有多如繁星的专业黑坑。作为一个钓鱼人,其实我最向往的是去自然水域野钓,那种迎着朝阳、踏着溪流、沐着轻风的感觉让人享受。只是我市虽有全省第二大市内水库资源,但是作为国家二级饮用水源地,那里是禁止垂钓的。所以,野钓对我来说是一种奢望。好在每年的5月份,为了灌溉水田,水库都会开闸放水,都会有一些野生鱼类倾泻而出,随波而下。水停后,一些水流平缓的河道就成了我们野钓的乐园。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我最快乐的时候。我不仅仅能体验到垂钓的乐趣,更能领悟放生的意义。

今年5月16日,我与好友阳仔驱车去水库下游进行垂钓。为了寻觅合适的钓点,我们足足开了一个小时的车,也算长途跋涉了。

最后,我们把钓位选在一个废弃的沙场旁。由于连续多日的流水冲刷,沙堆已被削成了陡峭的沙山。为了能有好的鱼获,我俩不惧流沙的风险,硬生生地挖出来两个钓位。

当天的目标鱼是野生小鲫鱼,我们简单开了一团鲫鱼饵料后,便挥竿开钓。也许是野生鱼觅食艰难的原因,做了几竿窝子之后,我就钓到一条1两左右、皮毛干净、体质健康的野生鲫鱼。再次抛竿入水,浮标还没等立稳,就

是一个加速下滑,有鱼截口!我果断扬竿,出水的是一尾小马口。马口可是很少见的,要是能钓二三十条就漂亮了。

当天的鱼情出奇地好,我们接连上鱼,没想到野钓也能有如此频率,不到两个小时就钓了五六斤小鲫鱼。就在我沉浸在连竿的喜悦中时,浮标突然有力地黑了下去。我果断扬竿,中鱼了,手上的感觉却不同此前,一股略强的反力拉着鱼钩往水中央逃窜。“啪”的一声, 0.3号的子线被切断了,铅坠带着剩余的一只钩子弹回到手中。

难道是鲤鱼?看来是时候改改套路、换换招式了。我收了3.6米鲫鱼竿,换上了4.5米鲤鱼竿,开了一份鲤鱼商品饵和一份老窖粮窝,主攻鲤鱼。

用商品饵钓了十几分钟,没什么效果,估计是野生鲤鱼没吃过商品饵,对它抵触,于是我果断改用玉米粒挂钩,情况很快有了改观,一条七八两重的鲤拐子被我擒上岸来。虽说这野生鲤鱼的个头跟黑坑养殖的鲤鱼比起来相差甚远,但是力道却毫不逊色。接下来,擒鲤模式开启了,我一共斩获七尾鲤鱼。

收获已经很可观了,是时候返回了。在临走前,我要做一件比垂钓更快乐、更有意义的事,那就是放流,让它们重新回到大自然的怀抱,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第一尾小鲫鱼出水

我们的钓位

一尾小鲤鱼出水 鲤鱼商品饵和老窖粮窝,用来主攻鲤鱼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