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钓鱼时发生的事儿

Angling - - 目录 -

@马头琴

上周我约狗子钓鱼,被告知他要加班,于是我跟他定下周。后来我没忍住,自己又去钓了,结果发现这小子跟我妹妹在河边的骑行路上骑共享单车,满脸堆笑,极尽献媚献殷勤之能。我一声断喝,他一看是我,吓了好几跳,连忙立住车跑到我跟前。“跑河边加班来了?”我问他。“……嗯嗯……嗯,是啊!一个女同事,一起出来做问卷调查。” “你知道她是谁不?” “是我同事呀!” “她是我妹妹,我咋不知道在你们单位高就了?”

狗子回头看一眼我妹,她正捂嘴笑,冲我招手。

之后的剧情就简单了——狗子说未来一年的钓鱼票钱他都包了。

@欺下媚上

那天去练竿池钓鱼,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位新钓友,他叫方满堂,大家都称他堂哥。后来去水库,我发现大伙都改叫他酷哥。我不解。其中一个大哥说:方满堂不是他真名,他真名叫李品茂。老李方鱼,只要有他在,全塘鱼口都不好,所以都叫他方

满塘。如今这丧门星转战水库了……

@牙哥

那天下午,我和二亮、寅涛收拾装备准备去夜钓,车行至我市最大的商业街时,哥儿俩想起我欠他们竿费没给,非让我请客撸顿串,吃完再奔钓场。那是一家本市比较有名的苍蝇馆子,虽然埋汰,但门庭若市。急头白脸吃完后,刚要上车出发,哥儿俩就捂肚子了,然后强忍着不适,钻进了该商业街最大的商场的卫生间,我坐在厕所门口盯着他们反反复复出来进去直到天黑。终于,他们成功走出了商场。夜钓由此泡汤了。当晚,二亮发了条朋友圈:“好汉架不住三泡稀”。寅涛在下边留言: “不是谁的饭都能吃。”

我心满意足地笑了。

@泸二

“上周你钓到鱼了?” “我没钓到,我右手边的老头用3.6米竿子连竿上鲫鱼,老头右手边的胖子用3.9米竿子也差不多。我跟我朋友用4.5米竿子干瞪眼。”

“那你俩也用短竿呗!”

“没带!”

“那用4.5米往后坐呗!” “不行,往后坐抛竿上树,水里有草,头上有树。挂底一发力,钓组弹飞必上树!” “斜着抛啊!” “斜着左抛挂我朋友,右抛挂老头。” “让你朋友也斜着抛啊!” “他斜着抛挂草……”

“晕……” “天黑了,老头和胖子走了,善意地让我们钓他俩的位置,他俩头顶没树,可惜天黑了。”

“天黑了就夜钓啊!” “没有夜光标,也没有发光棒!总之各种憋屈,各种不尽人意。”

“你们不会把竿子缩回一节?不会去掉一段线?” “我懒,非得为4.5米竿子讨个说法。” “你知道牛咋死的不?”

“不知道。”

“犟死的。”

@格子铺

那天朱哥带我去一个传说有鳖出没的小湖钓小鲫鱼,我想搂草打兔子,顺道弄只鳖回来,于是欣然前往。到水边,刚把竿子从竿桶里取出,朱哥就说有鳖。我顺着他手指的位置一看,一根浮在岸边浅水处的枯树枝下边果然有个盘子大小的绿乎乎的东西。由于没带抄网,我便撅着屁股徒手去抓,不想这东西在水下拼了老命挣逃,背甲又滑,于是按住了又挣脱,挣脱了又按住,反反复复几个来回,水被我搅和得浑浊不堪,结果一不小心被岸边的稀泥滑倒,坐了一屁股泥,湿了鞋,跑了鳖,最让我懊恼的是坐碎了我的一支功臣鱼竿……好几百块人民币呢!钓鱼心情全无。回到小区,楼下损友像惯常一样笑问:呦!今儿是钓到偏口了还是黄花了?

我完全好气儿,说:跟王八干了一架,输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