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仇未报又添新恨

Angling - - 目录 - 文/图 吉林·笨钓

人总有不方便的时候,比如绑鱼钩对于一个平常人来说就是花上一点点时间的小事,可是对一个有牙疾的人来说,就是一件难事,好在现在的渔具店都给免费绑钩。

夏天到来后,鲤鱼的力量越来越大,2号子线就显得不堪重负了,本来打算加粗到2.5号足矣,可是到了渔具店后发现,他们提供的子线完全可以用破烂货来形容,2.5号子线的强度未必比我的2号子线好,又考虑到涨号的因素,绝不能太粗了。最后,我选了3号子线。怎么着线径在那摆着呢,拉力再不济也要比2号高出一截,上鱼的时候再加点小心应该够用了,哪知道第一次夜钓就出问题了。

钓鲤鱼其实挺矛盾的,以前小钩细线钓鲫鱼的时候也会时常碰到鲤鱼,因为习惯,刺鱼的动作都会很轻,鱼的反应不太剧烈,再加上配有足够长的失手绳,虽然过程会很惊险,但基本上都能上岸。但是,专门钓鲤鱼后,竿子也沉,线也粗,少了很多顾

虑,加之用7.2米以上的综合竿,谁都做不到手腕一抖就能刺鱼,所以刺鱼都比较用力,基本上一个人抬竿,方圆20米范围内的其他钓友都能听到鱼线那尖锐的切水声。就这一下子,被刺中的鲤鱼会瞬间受惊,爆发出异常强劲的力量拼命逃窜。我当夜遇到的第一条鱼就是这样,当时天还没完全黑透,鲤鱼第一次外窜,那声音简直销魂至极,鱼线嗞嗞的切水声不绝于耳,我费了好大的劲才勉勉强强把鱼竿抬了起来,接下来虽然场面平静了许多,但完全变成了力气活。浮标闷在水下死活不出水,僵持了一会儿浮标倒是能悬在空中了,但是鱼死活不露面,直到我累得双臂发酸,第一条鲤鱼才成功上岸,3斤半左右的样子,怪不得有人一夜之间断了N条大力马子线,这里的鲤鱼确实与众不同。有了一条鱼垫底,我心里也有底了,新绑的子线还是经得住考验的,我可以放手大干了。

哪知道,第二条鱼就给我兜头一瓢冷水。6.3米竿子的夜明标稳稳地一黑,我本能地抬手一抽鱼竿,手上有了感觉的刹那,鱼也惊了,拼命地往深水一扎,啪的一下,夜明标飞向空中,凭感觉判断,肯定是子线断了。果然,头灯的光圈中只剩下一枚孤零零的鱼钩。人在激动着急的时候,手都会哆嗦,我拿着子线瞪着眼珠子,哆哆嗦嗦地往8字环里面穿,穿了差不多十分钟才换完子线。之后,跑鱼模式正式开启。

钓了几十年鱼,我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密集的鲤鱼口,也从来没这么疯狂地跑过鱼。前半夜上钩的鲤鱼发脾气的时候,我仗着粗线大钩还和它硬拉一下,结果不用问,我赢少输多,鱼线的切水声基本都在“啪”的一声中结束。后半夜,我看见黑标手都不敢使劲了,鱼往外一挣就扔竿子,可是它突然甩头的那一下照样断线,那个时候,我无比后悔钩盒内没准备大力马子线,要知道我对大力马线是很排斥的。

就这样,我大概上一两条鱼就跑两三条,天亮前刚绑的两包鱼钩全军覆没,好在我有个习惯,换下的鱼钩从

不随手乱扔,我怕扎到别人,都放到废烟盒中,临走的时候埋起来。没办法,我只能用单钩,可是把旧子线拿出来的时候却发现问题了——清一色的都在打结处断的。按理说,打结处强度确实最低,但事实上,我以往断子线,在哪儿断的都有,没有这么整齐,这也是事实。也就是说,渔具店提供的鱼线肯定不是好线,也许是线的质量导致的。

用单钩钓到天亮,我就早早撤退了,用惯了双钩,突然用起了单钩总觉得别扭。收获不到30斤,跑的比钓的多,跑的鱼超过十条,这种损失前所未有,如果不跑鱼,那么总收获也许就创个人纪录了。

回家的路上,每根断了的子线都历 历在目,挥之不去。想着想着,我突然间茅塞顿开,线结没打实!因为不是自己亲手绑的鱼钩,所以我完全有理由怀疑这点,都知道虚系的线扣一拽就断,打实的线结拉力则不会明显下降。于是,再去渔具店绑钩时,我带了自己的子线,依然由渔具店帮忙绑好。回家后,我仔细地检查了一下,果然每个线结都是虚扣,这个叫人意想不到的细节无疑就是多次跑鱼的罪魁祸首。我用钳子挨个拽了一遍,这次保证万无一失了。下个周末就是复仇之日!

周末终于盼到了,晚上下班,我二话不说直奔水库。

真给面子,天还没黑就已经有两尾鲤鱼入护,都是同一把竿子上的。从18点30天黑直到21点,还是那把鱼竿,在哆哆嗦嗦的鲫鱼闹钩中又出现了一个稳稳的黑标,大鱼就是这样,鱼越大,标相越稳。一抽鱼竿,感觉大不相同,被刺中的鲤鱼根本没动,还没来得及体验一下,就听“嗖”的一声,夜明标带着鱼线的嘶鸣,一头向水库中间扎去。傻子才和它硬挺,我毫不犹豫地一松手,鱼竿箭打一样射了出

去,仅这一下,8米的失手绳就放了个干干净净。我打开头灯,看见荡荡悠悠的失手绳悬在空中被越拉越长,时而下垂一点,时而绷成一条直线,反复多次后,才渐渐被我收了回来,又经过多次拉锯,竿子被艰难地扬了起来,到了这一步,说明最危险的阶段已经过去了,主动权易于我手了,竿子扬起来顾忌也少了。于是,我手上开始加力,夜明标远远地悬在空中,下面的水面突然开锅一样,在轰隆一声炸水声中,我的钓组再次“嗖”的一下飞向夜空,线又断了!气得我想骂脏话!

审视我的钓组,两根子线全丢了。子线是我提供的,质量上绝没问题,线结都检查过,也没问题,竿子已经抬 起来了,鱼竿的弹性已经完全发挥出来了,应该是鱼线最安全的时候,咋还断了呢?这条鱼肯定不是一般的大。

懊恼中,我重新换了子线,重新期待能和大物再次相遇。大鱼这个东西,可遇不可求,总是出其不意地出现,又总是出人意料地和我失之交臂。期盼中,我又中了两条鱼,全是三四斤重的,这两条鱼加一起也赶不上我跑的那条的零头。后半夜换饵的时候,我一般不开头灯,那天我却无意间开了一次头灯,看到的却是弯曲打卷得不成样子的子线。本来心情就不大好,黑灯瞎火的换钩还费劲,我索性不理它,重新挂了两粒苞米粒,又懒洋洋地荡了出去,心里还在回味着那条大鱼上钩后的每个细节,那种势不可挡的气魄,气势汹汹的力道,还有那不可一世的霸气,直到最后成竹在胸 地一使劲,钓组射向空中。不对!刚才我看到我的子线打卷了,跑的那条鱼也是在中了两条鱼之后,子线很可能也带伤了!每上一条鱼,摘钩的时候鱼在抄网中都不停地翻滚扑腾,子线肯定是在这个时候出了问题。

机械加工行当有个专业术语,叫疲劳极限。金属尚且存在这样的属性,鱼线异常受力也一定会出现类似的情况。我气得想拍脑门,百密一疏啊!本以为已经做得万无一失了,没想到在这么一个细节上翻船了。我赶紧把钓组重新拽出水面,必须换新钩。这里给受视力问题困扰的老年钓友支个招:把废子线从钩柄处剪断,只需大约10厘米左右的一段即可,用这根线穿进子线的线结,然后对折,这样的话会比较方便地穿进8字环的小孔,再把子线带过去,这样换钩的速度会快不少。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未能把握住的机会,不会在相同的时间里再次出现,跑掉的大鱼,只能留在记忆中。后半夜的鱼口非常一般,天亮后本来还有一阵上鱼的时间,可是来了一伙人连说带笑吵吵嚷嚷,我信心满满的“复仇之战”就这样草草收场。

细节决定成败,旧仇未报又添新恨。几十年不遇的连续失利所造成的遗憾无疑是空前的,如果再有某个细节出现问题,也不保证这就是绝后的。世上没有后悔药,下周有下周的具体情况,还会有机会吗?答案是希望渺茫。

对于渔具店绑的子线,钓者有必要采取谨慎态度

不要认为竿粗、线粗、钩大,就可以暴力提竿,装备越强悍,越要谨慎提竿

细节决定成败,钓鱼也不例外

虚系的线扣一拽就断,打实的线结拉力则不会明显下降

钓大鱼的过程极易对子线造成难以察觉的损伤,钓者应及时检查并更换子线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