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钓巴拿马运河

□ 霞客行

Angling - - 目录 - 文/图 辽宁·刘少才

钓鱼人如果不是走麦城,谁会不喜欢多钓鱼?可是我下边讲的这个经历却反其道而行之,海里的鱼数不尽,可钓者却提不起精神,钓不长时间就打了退堂鼓,个个收拾钓具走人。可是,你越不想要鱼,偏偏有人找上门来主动送你很多鱼,你说这事怪不怪?

曾经的铁杆钓友小徐——现在早已升任轮机长老徐,给我发来消息,告诉我他的船又要去巴拿马运河了。我听后欣喜若狂,25年前他在船上当机工,我们曾三次同船同钓,尽管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此情此景我仍历历在目。那时还没有数码相机,所以并没有留下几张关于巴拿马运河的风光照片,更别说是钓鱼的照片了。

得知他要过巴拿马运河,我高兴至极,二话不说即刻拜托他多拍些钓鱼的照片来,他却不假思索地拒绝说: “老刘啊,现在都是散装船,船的装卸速度快得叫人喘不过气来,现在的船员别说手中没钓具,年轻船员连鱼 都没钓过。”是的,以前我们公司的货船是杂货船,现在改成散货船了,装卸全是机械化作业,5万吨粮食或矿砂, 10个小时就能完成装卸。我听了他的话后有些失望。小徐安慰我说:“我这里还存有2007年去巴拿马运河的几张风景照。”我听后脸色马上阴转睛,有几张巴拿马运河的风光照片垫底,我这篇回忆性的钓鱼文章就有底气写下去了。

25年前,船员们随着货船在茫茫的太平洋上颠簸了近一个月后终于看到了南美陆地,可以进入巴拿马运河河口锚地了。河口处风平浪静,我们的船被告知第二天一早过河。运河河口锚地并不是很宽,里边锚泊着十多艘等待过运河的各国船舶。晚饭过后,紧张了一个月的船员们到甲板上散步,远处绿树倒映水中,翠绿欲滴,大家的心情格外舒爽。

由于我是初来乍到,并不清楚这里是否可以钓鱼。拉美国家对于钓鱼 有许多规定,若是盲目乱钓很可能遭受罚款。不过,放眼望去在一艘国外的船上有人在钓鱼,我也就大着胆子回房间取出钓具。可是,我们几个钓鱼爱好者一碰面就都傻眼了——没有鱼饵。船员在海上钓鱼,大多是先用肉作饵,待钓获了鱼后再用鱼作饵。

小徐自告奋勇要去找大厨要肉,结果到处找也没有找到大厨。他又想在厨房后的甲板门口处找个菜叶凑合着用,却不想这个大厨平时极爱干净,门口什么可用的菜叶都没有。没办法,小徐想起我们在意大利热纳亚港钓蝴蝶鱼时,船长用口香糖作饵收获颇丰的事。小徐回到房间,拿了几片口香糖放进嘴里,还带上一包快速面,他的想法是让别人嚼快速面作饵,死马当活马医呗。

快速面不具有黏性,即使挂在钩上下水后也迅速地漂散了。无奈之下,小徐将嚼好的快速面包裹在口香糖外围,然后利用口香糖的黏性包住钓钩,

之后将这个简易诱饵小心翼翼地顺着船舷放入海里。

诱饵虽然简单,但这一招很是灵验,很快就将一条半斤多重的鱼儿拉上 甲板,有人说这是一条鲈鱼,我对鱼的名称全无概念,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有了这条鱼就等于有了珍贵的诱饵。

我们用这条鱼作饵钓了一个小时 左右,钓获杂七杂八的鱼装满一个塑料桶。由于晚上8点小徐要去接班工作,7点40分他就收拾钓具走人了,我也没有兴趣再钓下去。我与小徐共计同船三次,每次都共同作钓。钓到鱼后,他负责炖鱼汤,我负责炸鱼。因为我们这条船是新船,又有一名水手中午躺在沙发上吸烟差点酿成大祸,所以船长一气之下加强防火,收缴了所有房间私藏的电炉子,一旦发现私用电炉子,坚决重罚,绝不手软。所以从那以后,在船上钓鱼就纯粹是一项休闲活动了,钓上来的鱼再也不能偷着吃了,要么放掉,要么交给厨房。

第二天早起,我们的货船要按照顺序通过运河。这时,船上来了几名工人,他们是这里的带缆工,要一直送我们出运河才会离船。一名工人手里提着个编织袋,编织袋底下还在淌水。他走到船尾说了几句话,起初我们都没有听懂,后来二副用英语仔细询问了一下,才得知他要把这半编织袋的鱼送给我们。起初我们以为

他要用鱼换东西,这是在埃及苏伊士运河经常碰到的事。二副直接告诉他不换,那个工人却接连摇头:“NO, NO,NO!”原来是我们误会了他,他要将这半编织袋的鱼白送给我们。这些鱼都是他没事儿的时候在运河里钓 获的,他还要跟船工作,留着这么多的鱼也没有用处。二副听明白后有点不好意思,两人握手言欢,弄得船上笑声一片。

过巴拿马运河与过苏伊士运河不一样,过苏伊士运河引水员只管指挥船 向前行即可,北上南下都是畅通无阻的。而过巴拿马运河,在我看来具有三大特点:

第一大特点是火车拉船跑得快。火车与船虽然都是交通工具,但一个是以铁轨为伍,一个是以海洋为家,互不牵连,不是一条道上跑的车。要说有关联,也是进出口火车机车时用船装载。可是过巴拿马运河,让我见证了火车与船舶的紧密关系。原来船舶过巴拿马运河是靠火车在岸上拉着向前行驶的。

第二大特点是船舶上山不奇怪。船在水中航行一点都不奇怪,但若是船能上山就让人不可思议了。船经过巴拿马运河时,不上山就无法顺利通行。由于运河有38公里河段在海拔26米高的加通湖中,湖与两端的水道之间建有船闸,以便航船从低水位上升到高水位,远远望去如同轮船在爬山一般。“爬”上加通湖后,船只通过一条长约2千米的水道,在米拉弗洛雷斯湖经两级水闸降低至海平面。

第三大特点是船闸挡水多豪迈。船从海平面向高水位自然航行,肯定是越行深度越不够,要想完成从水平面到高水位再到水平面这样的航行,就得借助船闸提升或降低水位。巴拿马运河的船闸依靠加通湖、阿拉胡埃拉湖和米拉弗洛雷斯湖等各湖的重力水流 运作,这些湖的湖水是由查格雷斯河及其他几条河流注入的。由于运河河道窄,加上工作繁忙,船只在运河航行的整个过程中是禁止钓鱼的。

最后,读者要想看看船是怎么过巴拿马运河的,仔细看本文的图片就能基本了解。

船在太平洋行驶,海浪涌上甲板

船进入运河锚地

运河船闸

船上的当地工人

岸上的小火车拉着船前进

小火车在爬高

船过后船闸关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