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战东海春晓油井,开启梦幻游钓之旅

Angling - - 笔记丨 Notes - 撰文/摄影 海伯集团·周增成

春晓油气田位于浙江省宁波市东南约350千米处,是东海在大陆架盆地西湖凹陷中开发出的一个大型油气田,该油气田主要由五座油井组成,分别为春晓、平湖、残雪、断桥和天外天,这五座井架对于我们海钓爱好者来说简直就是梦幻的天堂。

作为一名海钓发烧友,我已经钓遍了东海浙江区域内的各处钓点,对于海钓的各种钓法也都比较熟悉,春晓油井平台一直是我心中的一个梦想,之所以迟迟未能动身前往,完全是因为18个小时的船程,这么长的时间真是太熬人了。此次出钓共有13位勇士,整个航程不但不会枯燥,反倒令我充满期待,期待大家钓获满满,期待着自己能够钓获大鱼……

此行由我和台湾资深钓手担任导钓,我们带领着13位勇士向春晓油井平台钓点发起挑战。13日中午,大部队如约赶到集合地点,简短的寒暄过后我们迫不及待地登上“春晓号”出发。为了挑战大鱼,我们带足了装备,这些装备绝对称得上是专业级别的,船竿、铁板竿、工具箱、保温箱一应俱全,简直就是一个重火力小分队。

在钓友的欢声笑语中,18个小时的船程很快就结束了,令人欣喜的是在整个行船过程中,并没有人出现晕船的现象。此行的第一处作钓平台是天外天油井平台,我们得知钓场信息后就开始了作钓前的准备工作。待钓船在靠近井架处停稳后,我们一行人站成一排开始抛竿作钓。在天外天油井平台作钓的目标鱼种是黄鳍金枪鱼,钓法是铁板。

春晓油井不愧为钓友们的梦幻之地,抽钓不多竿钓友们就陆续开始中鱼了,一瞬间船上尽是忙碌的景象,钓友不停地中鱼,船工忙着捞鱼、为鱼做标记、放血、冰镇……早上正是鱼儿开口的旺季,在潮水合适的情况下,两个小时的作钓让我们收获颇丰。

我是第一次作钓金枪鱼,当收获第一尾鱼时我的心情真是兴奋到了极点,但为了不错过潮水和鱼口,我立刻平复心情继续抛竿。这样的作钓真有点战斗的意思,我们连续抽钓了两个多小时,之后潮水开始涨平。老钓手都清楚潮水涨平的深意,那就是鱼情开始变差,钓友们可以稍微放松一下了。不得不承认两个小时的抽钓消耗了大量的体力,鱼口慢了刚好可以休养生息一下,等待迎接下一波潮水上涨。

作钓时并不觉得有多疲累,当整个人静下来的时候才发觉肚子已经开始咕咕叫了,早饭都没来得及吃的我们急需要一顿丰盛的餐食。为了保证充足的餐食供给,此行有“专职保姆”与我们同行,她为我们精心准备好了热腾腾的稀饭和小菜。

趁着鱼情减缓,船老大当机立断决定更换钓点,转战到下一站春晓油井平台作钓。从天外天到春晓大概需要一个小时的船程,在这期间我们刚好可以休息一下,检查一下作钓装备。每到一处钓点都是要经历一番苦战的。

春晓油井平台上的目标鱼种除金枪鱼外,还有与金枪鱼共生的鲣鱼,我们在东海内港经常钓获鲣鱼,不过当时大家只追求搏鱼时的手感,而忽略了对鱼肉本身的兴趣。但在春晓油井钓获的鲣鱼情况与之前有所不同,这里的鲣鱼不仅个体较之前大上好多倍,品种上也有所不同。

我们此行的导钓阿玠是日料厨师出身,对鱼有着很精深的研究,他告诉我们这种品种的鲣鱼不同于内港的红肉鲣,它的肉色是白色的,是非常好的刺身鱼种,在我国台湾省非常受欢迎,他对于油井中有如此好的鱼类资源惊叹不已。

钓鱼人的时间永远是不够用的,在不知不觉中天色渐暗,我们不禁被夕阳染红的天空所吸引,暗涌的海面、待战的钓竿、绚丽的天空,构成了一副平和而又大气的自然画卷。能够在这样一处隔绝的环境中欣赏到这样一副画卷,我们倍感自豪。

船上的饭菜非常丰盛,在此要特别感谢船工阿姨。我们共在船上生活五天,阿姨为我们准备了一日四餐,并且提供宵夜,因为我们有夜钓。钓鱼属于高强度作业,可口的餐食对于钓友来说非常重要,而阿姨准备的饭菜每餐都非常可口,让我们的胃口大增,当我们夜钓时,阿姨又为我们准备了宵夜。野钓的目标鱼种不定,前半夜钓带鱼,凌晨到早上是章红的开口期,我们改钓章红。我们这一船人都是有经验的钓手,只要看到目标鱼种无需特殊指导,马上更换钓组和钓法,其过渡的顺畅程度让船老大惊讶不已。

夜钓带鱼时,我们根据钓法不同,分成两组进行作钓。一组采用拖钓钓组,挂鱼肉钓深水,这种钓法的优势在于钓获的带鱼个体普遍较大,适合在鱼口不好的情况下采用,但效率并不理想。第二组则采用串钩、铁板钓法,这种钓组的优势在于上鱼快、效率高,但是相比鱼的个体会比前者小一些。我个人选择了第二种钓法。

晚上,当聚鱼灯打开时,海面变成了另一番景象,钓船周围变成了绿色,给人一种平静的氛围。天空开始淅淅沥沥地下

起雨来,伴随着秋意的海风给人带来丝丝寒意。钓友们纷纷换上雨衣作钓,雨下个不停但并没有阻挡我们作钓的决心,我们继续作钓。

待天空中露出鱼肚白,我们开始准备作钓章红,钓船上又经历着一番装备大调整,装上大型电绞、大型钓钩、粗线、挂饵鱼,我们采用重铅沉底钓章红,一时间电绞的“吱吱”声让人精神振奋。仅抛竿了几分钟,就听到另外一边的钓友大喊上鱼了,大家纷纷聚拢过去期待大鱼出水的一刻,只见一尾体长1米多的巨型章红正在水面上挣扎。

因通宵钓鱼我们的双眼布满血丝,但我们对此时的海面充满更多期待。此时我的鱼运不错,抛竿没多久竿尖就开始抖动起来,我强忍着内心的喜悦,保持着不动的姿势,待几次吃口后,竿尖猛烈下沉,竿身大弯,这明显是中大鱼的信号呀。我听着轮子“吱吱”地尖叫,将钓线缓缓收回,收线的时候感觉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既期待又紧张。期待的是想知道中钩的鱼种、大小,紧张的是担心绕线、跑鱼等种种不可预料的状况。不过,此次收线非常顺利,鱼儿很快被我收上船,目测这尾鱼有八十多斤重,这打破了我在东海钓鱼的最大鱼获纪录。我们开始与大鱼合影,之后继续抛竿作钓。

我们在此处钓点奋战了两个小时,钓获都非常不错,不过我钓获的这尾大鱼 始终保持着全船单尾最大的纪录。早上七点,钓章红的时机已过,我们又开始换回铁板钓金枪鱼。一天一夜,钓法根据目标鱼种来回切换。今天是我们船钓的第三天,雨时停时下,衣服也是湿了又干,我们都做足了准备,带齐了替换的衣物,轮机舱是我们天然的烘干机,湿衣服放在下面几个小时就能烘干,船上24小时供应热水,钓友们都非常享受钓完后来一个痛快的热水澡的生活方式。

或许是前几天的作钓太辛苦了,加上海面上风浪增大,部分钓友开始出现晕船反应,大家开始放缓作钓节奏保持体力,不过我们的行程也随着体力的透支而接近尾声,此行我们玩得尽兴,既领略了海钓的魅力,也享受到了体贴的服务,再次代表“有质游海”感谢“春晓号”的所有工作人员,让我们度过了完美的5天船钓生活!

装备已上线,等待与大物的正面交锋

我们此行的重火力装备已严阵以待

此行钓友们均有所钓获 鱼获展示

为了玩得尽兴,我们分别用两种钓法来作钓带鱼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