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雪连天探路醒时水库历尽艰辛终获白斑狗鱼

Angling - - Contents - 撰文/摄影 吉林·孟祥麟

此行最终斩获一尾狗鱼,还是让我满心欢喜,我希望自己能够一直保持这种状态,去面对以后任何时候都可能出现的艰难钓况。

的搜索。我首先沿着大坝搜索,到了大坝中间,一记清晰的咬口发生了。我用的是L硬度的竿子,但仍感觉到拉力较弱。轻松回鱼之后,我发现中钩的是一尾体型很小的鲈鱼,便马上将它放流了。这个时候还有些小鲈鱼并未成功摄取到足够的食物来捱过寒冬,但是大鲈鱼已经过了深秋疯狂捕食的阶段。所以在这个时间段你能钓获的鲈鱼体型,大致都差不多。

我继续进行高频率的搜索,一路向着大坝的另一边转移,在转角处我再次钓获了一尾小鲈鱼。看了看挨着山体的坡路,我觉得自己应该从这个方向彻底地高密度 搜索一番,于是我只带上了一支竿子和一枚拟饵,再带上一个控鱼器,轻装前行。

我沿着山体的坡路一路搜索过去,并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走着走着,逐渐搜索到了入水口的方向。这个位置在夏天是走不过去的,我曾经尝试步行穿越这片湿地草区,但是身子都陷入了泥中。到了冬天,这个位置变得坚硬,可以轻松地下脚步行。我开始着重搜索了这个范围,时间来到了下午3点半,再有不到一个小时,天就该黑了。我给自己确定了一个最后的时限,钓到4点,如果没有收获,那么是时候该返程了。

我路过了三处入水口的溪流,惊吓到了某种鱼,水面翻起了较大的水花,但在这三处入水口我仍旧没有收获。我依旧保持着较高的搜索频率,其实在这一天我也尝试着把节奏放慢下来,用软饵去进行尝试,但是并没有取得进展。我手中仅有一款小饵,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自己的钓法充满了信心,尽管此时距离我要离开的时间仅剩下10分钟。

我绕过了入水口,来到了水库的一角,抛投了两竿之后,一个清晰的咬口发生了!因为我当时用的是碳线,顿口传递得比较清晰,所以我第一时间便扬竿刺鱼。考虑到中钩的鱼儿可能是鳟鱼,而鳟鱼的嘴巴很硬,所以我通常会迅速补刺。

这条鱼的拉力很大,而我前面就有一处轻障碍区,我便试图将它带离这个区域。好在这尾鱼并没有跃起洗鳃,我当时心想这种拉力可能是鲇鱼的概率会更大一些。

8磅的碳线,L硬度的竿子,微物BFS的轮子,前方的障碍,都让我的搏鱼动作越发小心翼翼。我开始步行修正方向,一点一点地将鱼带离障碍区域,然后继续收放了几个来回。大约在5分钟之后,这尾鱼终于被我带到了岸边,是一尾体型肥硕的白斑狗鱼。我仔细看了一下钩子挂的位置,很稳,而且我的前方已经没有了障碍,我拉着线将鱼带出了水面,带到了缓滩上面。

我用控鱼器夹住鱼嘴之后,压抑已久的情绪再也不必抑制,飙升的肾上腺素仿佛灌满了全身。一天作钓无果仍有信心地进行抛投,在斩获这一尾鱼之后,我可以尽情地宣泄!我喊了出来,喊得痛快,喊声在山谷里伴随着回响,一声声不停!就好像是篮球运动员投进了压哨的三分球,为自己的球队夺取了胜利那样!

我兴奋地拎起鱼拍了照,这尾狗鱼我没有放流,因为它是我送给辉嫂的一份礼物。我给子明和辉哥去了电话,他们已经在屋子里烤火取暖了,听到我这个消息,感觉窗口期来临了。子明划船来找我,辉哥也开始了抛投。我们打算在天黑前最后的20分钟里再拼一次。

幸运不会一直眷顾,尤其在你最心满意足的时候。在东北下午4点半的时候,夜幕降临下来,我们一行人开始返程长春。这一次作钓谈不上是一次高质量的钓行,但却使我懂得了只要满怀信心去抛投,便有收获的希望和可能。此行最终斩获一尾狗鱼,还是让我满心欢喜,我希望自己能够一直保持这种状态,去面对以后任何时候都可能出现的艰难钓况。

雪后的坝堤有些湿滑,我们走在上面都要小心翼翼

此时的水温已经非常低,不知道我们期待钓获的那些对象鱼种能否开口就饵

北方的冬季显得有些肃杀

水边的石块并不好落脚,稍不留神就可能一脚踩进水里

因为雪后路面湿滑,行动不便,所以我选择轻装简行 辉哥朝着更远的标点行进 经过一路兜兜转转,我来到了一处夏天几乎走不到的钓点

在如此寒冷的天气里,我那控制水滴轮线杯的拇指已经冻得有些麻木

一些水位极浅的小水坑已经结上了一层薄冰

当天开口的基本都是这种个体的小鲈鱼

面对茫茫大水面,我们不知道对象鱼能藏在哪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