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 辉 幽调如梦

Arts Circle - - CONTENTS - 文/尚 辉

从写生而转向写意的油画实践,在当下几乎成为油画本土化探索的主要路向。一方面,油画写生使画家面对审美对象而获得更真切也更丰富的审美感受与创作灵感;另一方面,写意性又使得这些写生能够跳越实写的局限而升华至个性化的风格追求与精神境界。但在当代油画这种写意精神的求索中,也普遍存在着写生性大于精神性的症结,致使许多具象写实作品难于提升到更高的艺术层面。任传文的凸显,正是在这种多如牛毛的具象写实油画 中,呈现出主观想象与意象再造的探索,并以他如梦似幻般的幽微色调来拨动潜藏于人们内心最深处的温软心曲。

任传文无疑是意象油画当代性探索的代表。和那些着重于笔意书写性探求的意象油画不同,他更注重从内心对于当代现实的反馈中获得超越现实的精神表达。显然,任传文的风景都不直接地截取于现实,而是以追忆的方式描摹那些并不清晰的场景、人物和事件。也因他的画面都具有时光回溯的意味,而使他的画面风

物常处于似实还虚、似真亦幻的境地。油画离不开光色的描绘,但任传文画面的光色并不特别地强调光感,而是强化调性,他特别喜爱朦胧的月色、瑰丽的黄昏、迷离的朝雾,即使描写阳光,那也一定褪去阳光直射的灿烂与绚丽,而被笼罩上一层清冷而忧伤的色调。那些风景里一定是潜藏着许多人生经历的沟坎或情感的波折的,惟其如此,那些景色才成为一种抹不去的记忆而跳闪地浮现。那些景里的人,往往像影子一样伫立在旷野或飘浮在树荫里,既有情侣也有似乎毫不相干的路人,但那一定是被这个曾经在场的瞬间而永久植入记忆的图像。画家总喜爱从人的精神情感的经历来描述那些乡村与旷野,那些曾矗立在田地里的原木线杆与电缆所扯向的无尽远方、以及由远而近又再度远行消失了的绿皮列车的机车轰鸣声,都无不具有一种心存高远的暗示。抑或,那场景本身就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独特社会生活所郁结的一代人的精神记忆。从这个角度讲,任传文的那些记忆的风景也便具有了历史与文化的意象。

正是来自于那个他成长时代的一种具有普遍性的酸楚的历史记忆,才使他真正脱离了对于事物的外部描绘,而不断从内在的精神深处生发他画面的阴郁意象。他不奢求漂亮的色块,也绝去那些所谓的洒脱而率性的笔线,总是力图压暗画面的色相,以一种冷冷的调性与现实保持着若干的距离。他的意象性首先来自于那些完全主观化的色调设计,所有的景色仿佛都通过他心灵滤色镜的过滤,而被重新罩染出一副远离尘世的镜像。那些色调都是惹人醉心的,具有意料之外的幻境与玄思,既像褪色的旧照,也似多层浸染的底片。他的意象性还来自于对那些现场真实色彩的修正与再造。因为调性的过滤,他总是追求整体色相的单纯化,从不显现明块、热烈、响亮的冷暖色彩对比,也不把色彩伸拉到最饱和浓稠的程度,而是以淡字为怀,寻求那些色彩与色相中淡远悠然的禅意,似乎那些至淡的色调里可以传递一种低沉而浑厚的颤音。作为一种非现实景物的描绘,他不必苛求一种坚实的塑造感,相反,随意与松动也是他意象油画用笔的重要特征。只不过,他不刻意去摆弄那些所谓的飘逸与洒脱,而是在灵活随意的笔触间体现笔性的意趣,在透薄的色层里呈现笔触书写的恣肆。其实,中国画笔墨的写意性也不在那些挥舞花哨的笔线,真正文人的写意是法度中的畅快、收敛里的洒脱。任传文的笔色深谙中国文人写意那种含蓄隽永的蕴藉。

意象油画的当代性探索显然不止于对中国画笔墨写意性趣味的转换,其更大的学术命题在于此种意象或写意,能否与当代现实情境构成某种更为宽广也更为深刻的内在联系。只有来自于对现实社会的那种精神触底,才能脱离单纯语言层面的趣味把玩而真正进入历史的意象、文化的意象和精神的意象。其实,任传文吸引我们的正是他作品不断传递出的一种意象的隐喻性,我们会不经意地被他画面里那些幽微的调性所戳痛所感伤。幽调如梦,却并非都是往昔时光。

任传文 / 梦归故里 65cm×90cm 2016年

↑ 任传文 / 浮生—瓷都的回忆 118cm×105cm 2015年↓ 任传文 / 浮生—高原 100cm×92cm 2015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