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立鹤 诗意的栖居

——读邵连的画

Arts Circle - - Contents - /

记得第一次看到邵连的画作,很是惊艳,漂亮的青绿山水本是常见,难得的是颜色却是不燥,清丽得紧,淡雅得紧,我也喜欢得紧。我很想知道,邵连是怎样的人,画出如此雅致的山水。我们杂志的编辑小左曾经专程赴南通拜访邵连老师,回来除了赞美便是赞美。邵连的青绿山水已经成为中国当代青绿山水画的一种样式,他的江南风景充满诗意,温暖而儒雅,清新而爽朗。江山代有风流,笔墨当随时代。生于金陵的邵连,勤奋耕耘,丹青不辍,渐修得道,打下了深厚扎实的笔墨功底。他多年潜心于名城南通,默默于山水画创作,在“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中流连忘返,在岁月经年里孕育灵感、锤炼笔墨,在直面江南秀色中思考,在心领神会中整合并重构着“青绿山水”意象世界。邵连的作品很是秀丽,很是高逸。在我这个典型的北方人看来,他的近作体现为“得于造化,归于心灵”的特点,特别是他生活于人杰地灵的古城南通,作品更添一股文气。比如在他的大作《春山仙居》这幅画里面,闲云慢慢飘过,溪山清雅,草木茏葱,花香鸟语。而在《闲读诗书》这幅画里,观者在画中安宁、清丽、明亮、坐卧随心的生活中舒展着自然的本性,感受着林泉的闲逸,呈现出和谐的永恒。他的作品注入了丰富的文化底蕴,因而体现出林泉丘壑气息和笔墨意趣之美。山水画家的造境,除了借此以实现寄畅情思的审美意义外。每个造境历程还包涵着最朴素的笔墨语言探索历程。中国画讲究内敛、平和、自然、生动,避免火气、浮躁、张狂。而邵连的一系列作品,都是内敛而悠远的。这些作品都是优雅的,这些青绿山水都笼罩着一层由于相对性所产生的无尽感和浑然苍茫的情思,他笔下的山水意象和形式表达暗含着内心情绪的节奏,他表现的时序流转、万物化育,无不折射着天地人的演进运行和互动共生的生命律动与节奏。南通,是一座著名的城市,以人杰地灵著称,古往今来,孕育了诸多的名士、豪杰,在这片丰富的沃土上,留下了先贤在文明史跋涉、求索与辛勤耕耘的足迹。不能不说,走上青绿山水之旅的邵连在这里获得了得天独厚的灵性和艺术滋养。在邵连的画中,青绿山水的一山一石、一草一木都饱含着一种浓郁的情感与精神,因此,在他笔下造化的神奇与自然的形态——远山素树、重峦迭嶂、烟雨空蒙、村舍小径……都浸透着江南乡情,弥漫着诗意。可以说,在笔墨与诗意之间流露的是不可竭止的艺术激情、创造灵感和生命情调。看他的画,有时会想起宋人晏殊那句:“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

相识燕归来。”清婉隽丽的意境,悼惜残春,感伤年华的飞逝,又暗寓怀人之意。在邵连貌似重复的作品中,我们绝对看不到寻常山水画那种过于僵化呆板、繁琐发腻的弊病,而呈现出一个逸气、轻松、清新、明丽、令人神清气爽的东方式大写意风骨和田园诗意象。细品之下,其作品中大到逶迄山岭田野杂树,小至民居读书郎,甚至局部的勾勒和点染,都是精心经营,但无一笔不是率意挥写而为,但其画面又朴实到简直感人的地步。而邵连的作品中的深厚人文内涵和充满南方风韵的乡情的温暖记忆,也是其能在中国画坛上独树一帜的重要原因。明人李日华有言:“绘事必以微茫惨淡为妙境,非性灵廓彻者,未易证入。所谓气韵必在生知,正此虚淡中含义多耳!”细看邵连之新作,较前已大不同,正在于其画面洋溢着一种微茫之气,笔墨的点、线形态方式与意象的“不似之似”的表现,都在枯涩与苍茫之间,连接着人的内在意蕴,有限的画面空间由此而导向若隐若现的无限“微茫”之中。无限的“微茫”必然生发出乡思、乡情与乡愁,继而转换为富有生命色彩的诗意情调。可以认为,在这种情调中,洋溢的是生命内在精神的坚韧与执着,是生命情调在特定时空中的必然呈现。下笔在物,落墨在人。以虚笔书写实情,以实笔铺设虚境,则表明邵连在认知层面上的提升和超越。尽管邵连博学好古,对传统文化的一往情深,却比古人视野宏阔,见识不凡,使他在新作之中,笔致摇曳多姿,墨韵朦朦胧胧,且在虚实与疏密之间,透出其不俗的风范。人文江南,渊深流长;思想与诗,相伴而行。邵连的画作一如悠远的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