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咏白 李江峰的“田野交响乐”

Arts Circle - - Contents - 文/陶咏白

90年代,江峰的“干花”系列,至今还不时萦绕在我脑海,那样的高傲、从容、典雅,是花?非花?那是生命的尊严呵。之后又见她的瓶花,她画鲜花,要么简化为一个圆团,要么画出了带梭角的花,那花还真有性格。她画“土陶家族”,一个个土陶罐,高的、矮的;胖的、瘦的;歪的、扭的不说,又让“光”这位魔术师,在不平整的陶罐表面变幻出奇异的色彩图形来,它们各有个性,互相比着美,好一出出生动活泼而有生气的舞台戏。她画皖南水乡,并不在乎那小桥流水的娇美,只是想法子让画中的屋宇、街道水气迷离。她画土街道,或洋街区,并不管那房屋有多土、多洋,专爱画那阳光与影子所造成的怪异感觉。十多年后,偶见她的“大风景”,着实让我有所震惊,她好像把我推上了高山之巅,遥望那辽阔、苍茫、邈远的天地,如此宏阔、深远,好一个黄天厚土的家园!印象中这位画干花、画瓶罐的小女子——李江峰,她的画着眼点是有点怪,表现的手法也超凡脱俗,但何时有了这等吞吐山河的大气魄,又何以画出了这等大气势?李江峰,北方人氏。平时不乏女人的温柔细致,挺讲究生活的品位,但又不时露出一股子说不明的嘎劲。有时她很女人味,有时又有满不在乎的粗犷洒脱,这文与野相谐的个性特点,倒也处处流露在她的笔底。近写远雕的画面笔致:她的画,总以那洒脱生动的用笔让人感到了动人的气息,但又常被她那精工细做的画面肌理所透出的神韵而着迷。她常用特写,把要表现的主角推到你面前,用写意的笔法,向你诉说着“青葵”的羞涩、“葵花朵朵”成长的快乐,或向你展现葵披上“紫雾”的妖娆、“正午阳光”中的热烈,“收获”在即的骄傲,也有“冬雪”的严酷……她“写”得如此放松,自在,这是一种自由精神的放飞。就在那“写”之中蕴涵着自我与自然的统一,那种重神韵,重精神指向的形象,彰显着美与善的人格精神和“天人合一”的宇宙精神,让人感受到有限融入无限之中永不停息的生命精神。而她在画面的中、远景的处理中往往又似用刻刀精工雕琢出了层层梯田,块块丛林,勃勃生机,画出了人们赖以生存的大地温厚的质感,而不是一种飘渺虚无的幻觉。因而她的画给人一种豁达大度又精心设计的饱满感,透着一种自由舒畅又张弛有度的优雅的气质。视角的独特:她舍弃了写生的焦点透视,也似乎不完全用我们传统山水画的平远、高远、深远的散点透视,是一种由着她的性子喜好,搭配着画面的近景、远景去组合着一幅幅“有意味”的画面。有时她似乎用了一种“航空透视”从高处向下俯瞰,那宽银幕似的《桥下的风景》,从高处向下、向远处看,阡陌纵横,一望无际,这是多么广阔深远又生动和谐的田野交响乐。她不用硬边结构的桥梁跨画面,而用桥的影子倒卧在大地上。试想,如果用桥梁生硬地嵌入,会使画面割裂,空间变得狭窄,破坏了画面整体的和谐情调。改为桥所投射在大地上的影子,变立体为

平面,影子是软性的、虚的,随着大地的形和色与大地互为作用融为一体。这不能不说是她的别出新裁。画面因桥而有新气象,又因是桥的影子而新奇。那幅《天高地厚》,用俯瞰和平远的视角,让层层圆弧状的地形,在色彩深浅、明暗间隔的渐次变化中推展开去,使画面空间既宏阔又深远且浑厚。那大色块的色彩布阵,着实令人惊心动魄,近乎黑色的深褚与土黄、土绿组成的近景、中景以暖色为主调,而与远景的近乎黑色的深蓝,这么冷峻的色调相呼应,给人是冷热两重天的视觉冲击,产生一种凶险的心理反应。作者如此超常规的色彩布局,让观者置身于神秘的苍穹之中,陡然生出一种对自然的敬畏之心。运动的风景:一般的风景画大多是由近处平缓地推向远方,以平远景象为主。而她要么用倾斜的地平线,要么用起伏不平的地平线,甚而在画面中让山峦破了那平缓的地平线,形成纵横交织,迂回盘旋的运动旋律,那《大地早春》《大地晚秋》倾斜的地平线,和丛林、田地条条块块的节奏,你不觉得大地在行走吗?那《风》《草》中茅草动势和田野块面的动态的节奏,你不觉得这是多么美妙动人的生命的脉动?她以节奏的动势引起空间感觉,化空间为生命的境界,谱写出充满着生命活力的田野交响乐。我常纳闷她为什么能跳出那平凡而平庸的常 态的风景画图式,创造出如此勃勃生机的风景图像。我后来才悟出这是与她出生在河北承德丘陵地带有关,从小就到山岗、坡地、青纱帐、向日葵花中玩耍。这高低不平的坑坑洼洼的田野可是她童年的天堂,承载着她成长的记忆。丘陵地貌,是她的故乡情结,也成就了她风景画最主要的特色。她画中的丘陵地貌,既是实景又非真景,是她心中的风景,是生命精神的象征。李江峰的画,不管是风景,还是静物,似乎都基于写生,但又与客体相差甚远。她摆脱了学院派的束缚,在写生过程中注重感性经验的发挥,任自己的心性去抒怀,进行感发式的书写。她能把近景的葵花,画得那样的简约自在,那样的潇洒自如,那样的气象万千。此中带有东方式的神秘主义智慧的创造。她的田野风景画,分明在追求中国传统绘画“形神兼备”甚而“神似胜于形似”的审美境界。在她的画中看到了放飞的自由精神,然而也不难看出她在画面上运畴的周密和奇特,总会给人带来一种新奇的感觉。近年,她画了一批又一批的田野风景,从北方葵花、茅草到南方的油菜花,都以她特有的风姿而耐人寻味。艺术贵于独创,她以自己独特的生活感受,找到了自己独特的绘画语言,建立起了李江峰作品独特的审美价值。

李江峰 / 化象成境—硕 140cm×200cm 2018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