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中国画桂林山水写生

Arts Circle - - Contents -

中国山水画写生是山水画创作过程中一个极其重要的环节。写生是画家到生活中去积累素材,采撷山川万物灵气和生机的必由之路。画家通过写生不仅可以获得美好的形象意境,锤炼自己的绘画语言还可以拓展视野,培养自己新鲜、敏锐的艺术感受力。山水画写生,是感受自然美的最好方式,大自然的美将激发艺术家无穷的表现欲,自然的启示是艺术家永远不能停步的动力。写生既是写自然的灵性,也是写作者的心境和性情。写生,在中国画中,一般是通过临摹掌握了基本技法、技巧后,而深入大自然吸收绘画创作营养的一个重要环节,也是画家培养审美情趣的关键所在。山水画创作要有所创新,形成自己的个性则必须向造化学习,向大自然学习。如唐代画家张璪所言“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说的就是画家应以大自然为师,经过内心的感悟,方可创作出好的作品。而写生就是外师造化的最有效的途径,是获得真知灼见的最有效的办法。面对真山真水常怀林泉之心,才能澄怀观道。坚持写生,走进自然,感悟自然造化的秀美与神奇,才能用手中的画笔书写心中逸气。把自然造化的“形”与“神”与画家的感受相结合,才能创作出接地气、有灵气、有生命的艺术作品。用中国画艺术形式表现桂林山水,想要创作出具有生命力的艺术作品,就必然要深入到桂林的山水之中,向大自然学习,在不断地对景写生中摸索出表现桂林山水的笔墨语言,把甲天下的桂林山水完美地表现出来。这是前辈画家黄宾虹、李可染、白雪石等所走过的路,也是当代画家表现桂林山水的必由之路。 桂林山水写生是原桂林画院院长徐家珏老师研究的一个重要课题。近代一些画家曾说桂林山水难画,甚至认为桂林山水不入画。徐家珏老师则认为不然。徐老师曾说:“作为生于斯,长于斯的桂林人,我要用毕生的精力画桂林,表现桂林。桂林山水秀甲天下,风光绮丽,不是不入画而是很入画。”他还说“桂林山水写生不要局限于漓江两岸,走进桂林十二县的乡村山寨大有文章可做”。近十年来,每年的“五一”“国庆”黄金周,笔者都跟随徐老师走进桂林十二县的一些乡村山寨对景写生。吃住在老乡家里,与大自然零距离接触,每天与大自然对话,感受大自然的美。石涛曾说:“搜尽奇峰打草稿。”黄宾虹先生说:“作画当以大自然为师,若胸有丘壑,用笔便自然畅达矣。”宋人李澄叟《画山水诀》中说:“画山水者,需要遍历、广观,然后方知笔墨去处。”故此在进行桂林山水写生前,必须对桂林山水的地形地貌和各种民族民居有所了解。桂林山水具有典型的喀斯特地貌特点。山奇、水秀、洞美,自古就有“桂林山水甲天下”的美称。广义的桂林山水不仅仅是漓江两岸,更包括大桂林市十二县的秀美河山。漓江两岸以丘陵地貌为主,植被丰富,民居星罗棋布,而桂林北部有五岭之一的越城岭山脉,这一带山高林密,层层的梯田高接云天,居住着侗、瑶、壮、苗等民族,民风淳朴,民居主要以吊脚木楼为主。写生动笔之前应先想好构图,谢赫六法中的“经营位置”指的就是绘画的构图。经营原意是营造、建筑,《诗·大雅·灵台》:“经始灵台,经之营之。”经是度量、筹划,营是谋画。谢赫借来比喻画家作画之初的布置构图。“位置”作名词 讲,指人或物所处的地位,即所画对象的空间感(前后、上下、左右);作动词,指安排或布置。谢赫说“至于经营位置,则画之总要”,把安排构图看作绘画的提纲统领。我们在构图时经常用甲、由、则、须等汉字形体和S型C型等构图法则,强调整幅构图的大开大合,来制造不同的势感。构图要运用对立统一规律,要体现宾与主、远与近、虚与实、疏与密、聚与散、开与合、藏与露、黑与白、大与小等关系。对立是变化的,统一是均衡的。只有把这些对立关系统一在画面中,才可称得上是好的构图。我们在万象纷纭、变化万千的复杂事物中找到头绪、理出脉络、分清主次,经过对景物的挪动取舍,从而使画面主题鲜明、内容突出,有节奏感和韵律感。面对秀美、复杂的桂林山水,我们就要懂得给景物搬家,即经营位置。比如说我们画灵川九屋的江头古民居,走进江头古民居,首先进入我们眼帘的是具有历史意义的爱莲祠,然后是那一座座留下历史痕迹的老屋。这些老屋似乎在讲述一个个故事,这些老屋打动了我们,那么我们的立意就是表现房子。如何刻画这些房子,首先在整体的构图上让这些房子有一走势,而且要突显它的奇和险,让我们的构图与众不同,同时注意房子的错落、穿插,大小、黑白、虚实、疏密、浓淡、干湿的对比,线与面的结合,以及各种形的组合。注意古树和小桥流水穿插摆放,使之气韵生动、气势连贯。应用恰当的笔墨语言表现写生对象,这是把“自然丘壑”转化为“心中丘壑”。 黄宾虹主张“六法通八法’,即以书法入画,并在前人笔墨的基础上提出了“平、圆、留、重、变”的著名“五

笔法”。他在实践中提出了“浓、破、泼、淡、焦、积、宿”七墨法,着重在用墨上追求层次的变化, “以表现山川的浑厚之气,达求法备气至、元气淋漓的境界”。比如说我们画阳朔相公山那一带的景,那里的山重重叠叠,植被丰富,山坡和山脚都种满了果树、蔬菜密密麻麻,如何表现好这一带的山水呢?这一带的山以石头为主,中间夹杂着土,植被丰富,我们可以用折带皴和披麻皴结合,点、线、面结合,浓破淡,淡破浓,色破墨,墨破色,互衬互破,使之丰富多变又浑然一体。干了之后我们又用积墨法将一部分地方积厚,使之浑厚华滋。徐家珏老师曾说过“写生其实就是写你自己”。面对大自然你不可能照搬,一定要融入自己的情感,懂得取舍,懂摆脱大自然表象的束缚,从而升华到新的艺术境界,通过景物的神以表达作者的精神状态。我们在对景写生时,面对形态不一的桂林山水,不要局限于眼前的景,在用线和皴法上要灵活运用,要注意山、树、田园、民居的组合美,色彩的互衬美,特别是奇峰与奇峰组合在一起的整体组合美,“大小、高低、起伏、尖、平、直、横”姿态万千、造型独特。雨中的漓江更是美不胜收,变幻莫测。如何才能更好地表现那人间仙境般的烟雨漓江呢?我们可以尝试用米芾的“米点皴”或湿画法。用喷壶将部分宣纸喷湿,根据画面需要勾线或干擦,云雾留白或用淡墨渲染,露出的山可用“米点皴”反复皴,最后上色,可用浅绛方法上色,淡彩薄施,反复点染使之气韵生动,又厚重耐看。将变幻莫测的烟雨漓江,表现得惟妙惟肖,温润而厚重。桂林山石属于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山峰裸露着大大小小形状不一的石块,具体描绘山石结构时,要以中锋为主,中侧锋并用写出山石结构,多用大小斧劈皴或折带皴,勾皴擦点染同时进行,使山石块面浑然一体,有骨有肉。若是表现土坡土岭我们可用披麻皴或解索皴,根据不同的描绘对象应用不同的皴法也可兼用。中国山水画写生色彩的表现也至关重要,桂林山水丰富多彩,我们可以通过色彩的变化表现春、夏、秋、冬,风、雪、雨、晴,以及早晨和傍晚。谢赫六法之一的“随类赋彩”指的就是色彩的应用了,根据不同的描绘对象、时间、地点,施用不同的色彩。比如说想表现初春的早晨,用墨用色尽量淡,色彩最好用复合色:藤黄、花青和赭石调或藤黄、硃磦、头绿调些墨。根据画面的需要调,淡彩薄施,可以反复几次,使之朦胧淡雅。如表现夏天夕阳时的景色,我们可以用暖色调为主,色彩可热烈些。一幅画一定要统一色调,才显得整,浑然一体。桂林山水秀美、静怡,奇峰倒影,我们要想 和别人画的不一样,就要在构图立意上有所创新,往险、奇上面思考。构图的法则概括起来就是一句话:“变化统一,在变化中求统一,在统一中求变化。”只有在变化统一完美结合时,画面才会主次分明,清新不俗。作画的过程是逐步通过用构图、笔墨来组织塑造具体形象,达到创造艺术境界,表达作者之意的过程。从“立意”开始,根据事物给人的感受,通过“意匠经营”的手段,对画面的艺术形象进行艰苦的构思、组织、概括和提炼。在作画过程中,运用构图的规律,随时按画面上显现出来的艺术效果表现心中的朦胧“意象”,使之具体化,直至画面效果的完成。掌握了构图的规律,我们就能在作画时处于能动的地位。历代名家喜欢来桂林写生,他们笔下的桂林山水各有千秋,在中国绘画史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画桂林山水不仅要画漓江两岸和阳朔风光,更要走进漓江的源头猫儿山越城岭山区、龙胜、资源的乡村山寨,把漓江风光与越城岭风光结合起来,移山挪水,表现整个桂林山水的全貌和气韵。徐家珏老师笔下的桂林山水就是这样,他的画朴素浑厚却不失清爽宁静。徐家珏老师所画的漓江与一般人画漓江不同,他不是画眼中的漓江,而是画心中的漓江。自然中的漓江小、巧、秀、美,把握不好就会滑媚流俗,而徐家珏吸纳融会了桂北山区的都庞岭、越城岭等五岭雄风,章法上大开大合、大起大落,重峦叠嶂密林幽谷的大量组合,形成了雄起浑厚的宏大气象。徐家珏老师喜欢到桂林的近郊写生,田园、农舍融注了一种挥之不去的乡土感情,他所画的桂林山水远看有气势,近看有故事。桂林山水秀美,我们要在桂北的气势磅礴崇山峻岭中,注入自己的情感,重构心中的桂林山水。跨越两道“门槛”,一个是“自然丘壑”,另一个则为“笔墨丘壑”,从而描绘出“心中丘壑”。何加林说,山水写生要把握“度”的问题,就是要在“若即若离”中,把握山水真谛。写生的“若即若离”,其实就是指写生状态的“若即若离”,以及写生作品的“若即若离”。写生状态的“若即若离”,就是希望我们在写生的时候,不要随随便便选个地点就开始画,而是首先要用心感受写生地点的山水面貌,从宇宙、乾坤的视角,审视我们所处的山水环境,由心观之,感受真实山水的韵律,把握住我们所处的山水的“气口”,再投身于山水写生之中。写生作品的“若即若离”,主要是从作品的创作角度而言。其中,我们会遇到两个“门槛”,一个是“自然丘壑”,另一个则为“笔墨丘壑”,只有跨越这两个“门槛”,我们才能创作好的写生作品。第一道“门槛”:“自然丘壑”,就是“若即若离”中所谓的“若即”的问题。山水写生,首先 要做到基本的形似,将眼前山水描绘成画中山水。第二道“门槛”:“笔墨丘壑”,就是“若即若离”中所谓的“若离”的问题,是一种对写生客体的“离”。山水写生中,我们需要用笔墨来传达客体的形态和精神。这涉及到对笔墨的理解。我们要提高自己笔墨的质量,使笔墨形成“平” “圆”“重”“变”的质感,才能真正从山水写生中创作出具有自己独特品格的山水画作。我们画桂林山水,不要随随便便选个地点就开始画,我们不仅仅是在漓江两岸走来走去,我们更要深入到乡村山寨,去挖掘那里的美。比如说我们画阳朔相公山那一带的景,要想表现好这一带的山水,我们就要跨越两道“门槛”, “自然丘壑”和“笔墨丘壑”,从而画出“心中丘壑”。画阳朔的朗梓,那里的古建筑群错落有致;画灵川大境九块田,那里有巍峨的山,富有乡土气息的泥砖瓦房、木楼;画龙胜层层的梯田及极具特色的吊脚木楼……看到这些景使我们心潮澎湃,这时候我们就要坐下来静静地思考,哪些是让你最感动的东西,抓住一点无限扩大。同时我们要考虑表现方法和笔墨语言,比如画植被丰富的山,我们要想着它是有结构的,先勾结构线,再皴擦。注意点、线、面的结合、各种形的组合;注意虚实、黑白、浓淡、干湿、大小的对比。一幅画一定要有主题,比如说你想表现民居,那就以画房子为主,高低错落、穿插有致,结合各种皴法虚虚实实。不管我们画的主题是什么,画面一定要整,浑然一体,要通过不断地皴、擦、点、染达到我们想要的效果。总之,我们在写生中要把握好“度”,在“若即若离”中,把握山水真谛,创作出具有自己独特品格的山水画作。“为祖国河山立传”这是中国山水画家李可染提出的山水画写生创作口号。画好桂林山水也是在为祖国河山立传。桂林山水甲天下,把美轮美奂的桂林用中国画的艺术形式表现,通过不断地写生,创作出高水准的作品呈现给世人,这是我们的责任,对于宣传桂林,保护桂林这一世间绝无仅有的人间仙境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总而言之,我们要画好桂林山水,就要多深入桂林的乡村山寨,对景写生、对景创作,在大自然中提炼笔墨语言,扎扎实实将我们的艺术技巧、艺术修养提升到更高的层次,在更广阔的视野里重构心中的桂林山水。

[1] . .

[M]. : 2016.

[2] . [M]. :

现 2006.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