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B城印象”前面的文字

Arts Circle - - 现代水墨 - 文/樊杰颖

这是一个流动的时代,因为没有什么可以停下来,人们都在这个时代的鞭策下飞奔;这是一个看似繁华不断更新的时代,但在行进的过程中却偏偏缺少了能撩人心绪的东西。人们在五彩缤纷的环境中学会了涂脂抹粉,但却失去了最纯真朴素的表情,大概是让 太多的诱惑给蒙蔽了双眼。在这个时代,最深刻的变迁是人们正在迅速的失去内在价值的判断。作为对现实的回报,绘画艺术因价值危机而出现了种种畸变,但这个时代真正需求的是坚持内在价值的人以及具有对艺

术所持有崇敬感的人。我曾经由于某一份工作原因,每天皆需步行往返于西三环花园桥与紫竹桥之间,就这样来来往往穿梭了六年,在2200多个日日夜夜的穿行过程中,浮现在我眼前的景象是那样的相似甚至是那样的一致,那就是横七竖八的汽车与直插云间的高楼大厦,还有在你眼前匆匆掠过的一个个活生生的行人,只是很难准确地分辨出他(她)们的个性特征与时代气质,唯能看到的是他们拼命的穿越于过街天桥与车辆之间的夹缝中,带着一张张板着的陌生面孔与冷窘无神的目光瞬间消失。也许是因为刺激我脑神经的外在表象频频出现的原因,在不经意转换的过程中,人、车、房这些很具象的东西经过一定时间的堆积与变异,在我意识中慢慢形成了一幅幅很模糊的图象,使得自己内心的认知由花花绿绿的多色演变为单色的黑白灰,由表象延伸到其它,于是将这座城市中零碎的记忆串 联起来,浓缩为一幅幅黑黑的图画。从而生发出一组“B城印象”系列作品。在画这些作品时,我没有刻意去塑造房子细节,只是以密密麻麻,重重叠叠的高楼为借代体,通过打碎与缝合而建立起来一幅幅黑黑的画面空间,这些形象也许概念、也许刻板、但无所谓。因为我只想通过自己一点点主观构造,使若干高楼纳入我的画面,融入我的思绪并付诸于自己的笔墨而已,想当然的也没有过多的考虑笔墨是否传统,语言是否新颖,作品是否有当代性与学术性,画面是否符合当代人的审美情趣,只是凭着记忆,由着性子,将所见、所思、所感统统的从脑海里倒出来。借助绘画体会现实和人性,并留在纸上,权作一次对以往思绪的弥补与整合。当然,作品在揭开美丽表象的同时,也撕开了自己的内心,仅此而已。

樊杰颖 / 山系列之一 纸本水墨 180cm×220cm

樊杰颖 / 石窟系列之二 纸本水墨 135cm×97cm 2016年

樊杰颖 / 石刻造像 纸本水墨 96cm×54cm 2016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