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洪丽贞 有感“四君子”

Arts Circle - - 宗其香作品 -

“四君子”梅兰竹菊,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题材,也是文人墨客都喜欢的题材,又是画花鸟画的人必须训练的基本功夫。历代文人墨客用以抒发胸臆、情怀,就必须有画内情思、画外意趣,如果没有文学,书法等多方面的学养、修养,要达到高境界,谈何容易!而作为基本功的训练,我们往往会画一段时间以后自以为画得差不多了,可实际上并不是那么简单,而是差得远呢!千百年来,画“四君子”名家辈出,而得其形者容易,得其神韵者寥寥可数也!我很喜欢“四君子”,喜欢画这个题材,它们是人格的象征。是我所追求的人生境界。也许有的人觉得不合时流,觉得这题材太陈旧,没新意,太传统了,可是我想,不管哪个时代,社会总是需要君子吧,君子应该是社会的主流,是文明的体现。当今,社会不是倡导构建和谐社会吗?那么,和谐就必须树立良好道德风尚,弘扬中华民族崇尚文雅的优良传统,需要更多的君子。让君子之风范更好地弘扬,让社会更加和谐,这不是很有积极意义吗?然而,我们要画好“君子”,要透过笔墨的提炼升华,更好地把君子的精神表现出来,可不是简单的事,可需要我们下苦功夫去研究,去深化。梅花的傲骨、刚劲、清高,是我所追求的。看潘天寿先生的“梅月图”,就不是一般的文人画了,他画的梅花,那种苍劲、刚健、奔溢的气势,那种憾人魂魄的雄伟气魄和人格力量会没有新意吗?再说兰花,生于深山野谷之中,具有素心高洁,不求闻达的高尚品质。孔子称之为“王者之香”。还有“芝兰生于深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为穷困而改节”。这难道不是我们当代人所要效法的吗?难道都过时了吗?还有竹子的刚正不阿,虚心劲节。菊花的傲雪凌霜,都是我所敬佩的。张立辰老师在一篇文章里说到花鸟画的创新问题,说花鸟画的创新不能依赖寻找新题材,而应当创造新的主题思想内容,产生新的意象精神。他确实说得很好,我想比如“四君子”,是旧题材,但只要你能创出新的内容,赋予新的笔墨结构,新的艺术表现手段,一定会有积极的意义和艺术的感染力。只不过我们做得不够,我们必须努力追求之,以达更高更美的艺术境界。梅兰竹菊“四君子”题材,不但不会过时,而且“四君子”之精神,更是我们人格修炼的楷模!

清香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