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1 (传 南宋)梁 楷 / 亲蚕图

Arts Circle - - 现代水墨 -

载并不多见,元代绘画史专著《图绘宝鉴》对于梁楷有如下的记载:“梁楷,东平相义之后,善画人物、山水、道释、鬼神,师贾师古,描写飘逸,青过于蓝。嘉泰年间画院待诏,赐金带,楷不受,挂于院中而去嗜酒。字号曰梁风子,院人见其精妙之笔,无不敬伏。但传世者皆草草,谓之减笔。”从这样的描述中,我们至少可以得出以下①的信息。1.梁楷的绘画题材主要包括:人物、山水、道释、鬼神。2.其师承的贾师古。3.其性格直爽,不受画院牵制。4.其绘画的风格主要有“精妙之笔”与“草草减笔”两种。所以对于《亲蚕图》的认识就作品而言,至少可以从题材以及作品风格两个方面入手。从题材来看,确定是梁楷真迹的作品基本涵盖了画史中对于梁楷的记录,如人物画的《李白行吟图》、山水画的《雪景山水图》、道释画的 制目的并不是为了去欣赏,而是出于劝农劝桑的目的。换句话说,《耕织图》是指导农业生产的指导书,由朝廷刊布,再由各府道州县刻板刊印。而指导农业生产的部门在宋代隶属户部,画院是不是有可能参与粉本的创作呢?要弄清楚这个问题,首先应该认识到《耕织图》是教科书性质的绘图,从题材上来看并不属于画院的创作范畴,且与宋代画院专业从事绘画创作的职能难以匹配,所以画院不可能独自创作。况且从历史的记载上来看,早在楼璹任临安县令的时候《耕织图》就已经完成了绘制,属于国家机关的画院显然不会参与其中。那有没有可能在其呈现给宋高宗,宋高宗再令画院重新绘制呢?其可能性也是比较小的,正如《跋扬州伯父“耕织图”》中所述:“农桑之务,曲尽情形,虽四方习俗兼有不同,其大略不外于此。”《亲蚕图》 类题材可能性较小,从留存至今的作品上来,也大多属于释道人物、高人逸士类。而《亲蚕图》的内容与农业生产的实际操作并无二致,与梁楷所擅长的领域相差甚远,从作品的内容上来看也可以看出作者对于养蚕、缫丝等具体生产过程是非常了解的,这与梁楷的生活轨迹有较大出入,虽然不能完全排除其自己创作的可能,但可能性极小。再从风格角度来看,楼璹所作的《耕织图》应该是在全国范围内广泛流通的一个本子,梁楷看到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虽然楼璹的《耕织图》已不存世,但有赖于元代程棨的临摹(图2,藏于美国福利尔美术馆),我们仍可一窥原作的端倪。从《耕织图》亲蚕部分的布局来看,总体和传梁楷之作的《亲蚕图》有着明显的差距,程棨的摹本其构图采用的是单一视角,每一间屋子即为一个养蚕缫丝的步骤,其教科书味道十分浓郁。而传梁楷的《亲蚕图》(图3)则明显不是这种线性构图,其中的场景大小有别、视角错落有致,间有花草树木,其整体构图相较于线性排列的教科书而言则显得灵动活泼不少。虽然似乎从构图风格上能够看到梁楷不

图2 (元代)程 棨 / 耕织图(局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